Archive

「你又開什麼玩笑?」如同之前一樣,夏文樺一聽就以為宮玉在忽悠他,一個人哪能活兩世?

宮玉聳聳肩,「算了,說了你也不信,明天你還得忙,快睡吧!」 夏文樺猶豫了一會才上床去。 宮玉看他磨磨蹭蹭的,「噗嗤」一笑,「你是怕什麼呀!怕我把你給強了嗎?」 夏文樺汗了一把,上床的動作都僵硬了。 「你這女人說話真是……」一點都不知道羞恥。 「真是什麼呀?」宮玉用腳踢他一下,直接把他踢倒下去。 夏文樺躺下后,傻眼地瞪著屋頂,他的媳婦剽悍啊! 「睡吧睡吧!」宮玉殷勤地拉被褥給他蓋著。 「那你睡哪?」夏文樺還在考慮這個問題。 ...

「王上,您沒事吧?太好了,太好了!」

一張蒼老的臉出現在他面前,滿面淚痕,像是哭得很慘。 其餘人都圍了過來,跪在地上,泣不成聲。 「你們是什麼人?」秦楓看到這幾人身着奇裝異服,一臉錯愕之色,「你們是在演戲嗎?」 話剛說完,他腦海嗡得一下,記憶如潮水般湧來。 「我是秦楓,南江大學延畢的學生?」 「不對,我是秦楓,南域雲靈州梁國之主!」 很快,兩段截然不同的人生經歷如同放電影一樣,在秦楓腦海中迅速劃過。 轟! 半晌之後,秦楓感覺一股熱氣衝上頭頂:我穿越了! ...

在那人群中央則是有着一株巨大古藤,枝幹極粗,宛如水缸,藤蔓一株株垂下,數以百計,彷彿蓋上了罩子,藤蔓之間有着一朵朵花苞,卻是有着七、八百朵。

據說,這株古藤已經存活數萬年,每五千年開一次花,每次都能引來諸多強者爭奪。 那七、八百朵花苞不會全部綻放,據說只有不到十分之一能夠成功綻放,其餘的都會成為那綻放花朵的養料,在它們綻放之際而枯萎。 綻放的花朵會散發出花粉,若能將之吸入體內,可以滋養身體,甚至可以增強自身對於元素的親和力,能夠加強吸收元素的速度,也就是修鍊速度。 而每朵奇花的花瓣則擁有着濃濃的能量,堪比中級靈尊,每朵都有着四五瓣花瓣,合起來堪比六重天巔峰靈尊了。 這奇花對於秦楓本身已是作用不大,但對其控獸有益,而且對於另外三女,特別是剛突破到靈尊的王璐瑤而言,是不可多得的至寶。 四人沒有太靠前,在外圍尋到一處人少之地休息,並仔細打量著四周。 「看,是倪混與倪沌。」王璐瑤發現了倪沌兩姐妹,對秦楓三人輕聲說道。 秦楓朝那望了眼,只見倪沌二女待在人群前方,沒有收斂氣息,都是高級靈尊,這等實力在這裏算是極強了,四周空處一圈,時不時有目光落向她們,帶着忌憚、帶着驚艷、帶着猜疑,而她們卻是渾然不覺。 距離奇花綻放還有兩日多的時間,秦楓等人一邊修鍊一邊探聽消息,同時也隨時關注著四周的變化。 ...

太后覺得,這番話如果是對別的皇子說,對方一個是要跪下來磕頭,感恩戴德的。

錢林墨卻一下子就明白了太后的意思,他呵呵一笑,說道:「父皇是你親生的么?」 聽到這句話太后一怔,立刻回答道:「當然。」 銅鏡將當初葉湛私下開啟它,卻看到離傾成婚的一幕完完整整說給了什麼都不知曉的當事人說了。 離傾盯着蓮池中散著白霧繚繞的冬日寒蓮,心臟猛縮,半晌沒有反應。 銅鏡還在小聲地想將自己從這隱瞞中將自己摘出去,「這是葉湛逼我做的,我不是成心欺瞞主人你的。」 一直看熱鬧的小白,給銅鏡使了個眼色,銅鏡才反應過來住嘴。 但離傾卻沉浸在巨大的震驚之中,眉心蹙得死緊,雙眸中迷惘顯而易見。 當初,玄鏡打開,葉湛看見她與其他男子成婚,這種匪夷所思的事,哪怕不是今日知曉,她都覺得是破鏡子真的壞了。 但如今,她真的要成婚了。 ...

現在想想,真是太對了!

我突然懷念起無憂無慮的學生時代,坐在芒果樹下,看著那個扎著長長馬尾的女孩,娉婷遠去…… 想著想著,腳隨心轉,昏昏沉沉間,竟是來到了離小區和越王山都不太遠的母校。 哦,說起來,在這裡,我還是有點兒光輝事迹的。 大學時我曾加入校報記者團,在那裡遇到了對我影響甚深的恩師謝老師。 畢業之後,我曾以雜誌編輯、新聞記者還有創業者等等身份被她邀請回校,辦了幾次座談會。 只不過這兩年太忙,實在抽不出時間回來。 與恩師的聯繫,也就疏落起來。 正值暑假,校園裡只有知了的聲音糾纏不休,我遊盪在教學樓間,享受刻意營造的片刻安寧。 雖然已經畢業五年,不過保養得很好,依舊是一副青春無敵的模樣。 ...

賀蘭瓷定定想了一會,然後擡起頭道:“那好,我去接應你。”

——陸無憂到時候肯定是要有人接應的。 他也沉默了一會。 恰在此時,一直沒說話的慕凌開口道:“值得這麼拼麼?其實就算最後城破了,也怪不得你。” 陸無憂道:“你都留在這裡了,怎麼還在問我這種話?” 慕凌道:“大雍對你實在算不上好。” 連中六元,一心爲民,卻被貶謫到了這樣的地方,辛辛苦苦奔波勞累,卻又被知府搶功,如今遇難了還要他來承擔,任誰都該心懷憤懣。 原鄉城真的破了,第一個被下罪的也一定是那位率先逃之夭夭的嚴知府,輪不到他這個推官。 倘若城真的守住了,說不準嚴知府還要大搖大擺地回來邀功。 陸無憂道:“但城中百姓是無辜的,他們多多少少都還叫過我一句‘陸大人’,我可以意氣用事一走了之,可人命沒了就回不來了。” ...

一個人犯錯並不可怕,只要能改,就註定是能成大事的人!

更何況這次拍賣會,他可算是幫了張玄一個大忙。張玄可都記著呢! 「哈哈,也是時機湊巧而已!我其實也沒做什麼!張神醫,這次你要是看上了什麼藥材,儘管說。錢的事你不必擔心!」歐少辰笑著說道。 「我先謝謝歐總的好意,不過錢的方便應該沒什麼大問題!對了,歐總你也就別神醫,神醫的叫了。你叫我張玄或者小玄都行!」 張玄總覺得讓他這樣一位大老闆叫自己神醫不太妥當。而且今天來這裡的大人物這麼多,要是傳出去的話,那估計他以後會麻煩不斷了。 「行,那我就託大叫你一聲小玄吧,你也別叫我歐總了,怪生分的。叫我歐少辰或者歐大哥吧!」 「你們兩個,這就叫大哥老弟了?要不幹脆就拜個把子義結金蘭算了!」郭曉笑著打趣道。 「只要小玄沒問題,我沒意見!」歐少辰十分豪邁的說道,哪裡有幾十億身價的架子? 「行啊。只要歐大哥不嫌棄我是來自農村的孩子就成!」 「小玄你何必妄自菲薄呢,出身根本不能說明什麼,只要有本事,總有一天會闖出屬於自己的天地的不是!那就說好了啊,我們以後就兄弟相稱!」歐少辰爽朗的笑了起來。 ...

一聽這話卿戊壬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從桌上拿起一串葡萄親手剝著遞給她才道:「是寡人不好,又惹了婉兒生氣,來,吃顆番邦來的葡萄,甜得很呢!」

婉貴妃只對着葡萄啐了一口:「呸!誰稀罕似的。虧我還處處為了皇上着想,沒想到您絲毫不顧着我反倒自己尋樂子來了!我要早知道,就不白費心思了!」 。 「這些傢伙為了力量已經不惜一切了!」 山治一個惡魔風腳,將邁上萬里陽光號的海賊一個個送落大海。嘴裏叼著煙,他臉上充滿著不耐煩和怒意。 這種瘋狂的景象他在很小時候就見過,那個可惡的男人給士兵洗腦時候的情景一模一樣。 為了一個虛無的目標,一句話就掀起一場戰爭。這種事情他從小就厭惡的不行。 「快想想辦法啊!」 烏索普上跳下竄,拿着狙擊彈弓不斷的對敵人進行射擊,然而他的速度再快,也比不上這些來襲的海賊。 不算紅土大陸上的諸多人口,單單大海上人口綜述已經多達二十億,這裏面的海賊足有數千萬。 ...

第六魂技:虎眸!(萬獸之王的凝視!可令人肝膽俱裂,魂飛魄散!精神攻擊,殺傷力驚人!)

一眼! 金剛暴熊只看到一隻滿身浴血兇惡猙獰的巨大白虎朝自己狠狠撲來,張開血盆大口,而自己彷彿成了待宰的小白兔。一時間整個腦袋裏嗡嗡炸響! 女子這時候已經來到了金剛暴熊的胸前,沒有絲毫猶豫,藉助著飛撲而來的恐怖氣勢,手中虎爪狠狠朝前一揮! 「嘶!」 鋒利的虎爪輕易的撕開以防禦變態著稱的金剛暴熊的胸膛,整個人直接穿胸而過! 戰鬥結束。 「哼,不堪一擊!」 女子穿透金剛爆熊的身體后,整個人輕飄飄的落在地上。渾身上下由於有第四魂技虎皮的保護,那層無形的屏障幫她隔絕了所有血液。也因此身上沒有沾染絲毫鮮血與污穢。 「安陸山已死!」 ...

「不急不急,我還要繼續去溜達呢,改天再來看哈。」

趙青葵說着把一盒特產留下來,又往外繼續巡街了。 下一站走到的傢具店,彼時竹筐叔正要出門,一看到趙青葵「啊」的一聲跳回了店裏。 「?」趙青葵風中凌亂:「為什麼這種反應??」 「不……不是,你什麼時候回來了?」竹筐叔由驚轉喜,連忙把她迎進店裏。「我正想去工廠呢。」 「哦喲?你都蓋工廠拉?」趙青葵一臉驚訝。 「嘿嘿,就在你隔壁也買了一塊地方。」竹筐叔有些不好意思。 趙青葵大感意外,強烈要求要去看一看,竹筐叔也不扭捏,帶着她一道兒出門了。 兩人倒也沒走金街主幹道,而是直接穿金街小巷通過美食街去了酒店。 這條路早就由荒涼變得熱鬧,就連白天也是人來人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