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Author page: admin

澄澈的金光在空中一閃而逝,沒有被任何人發覺。

被那一聲壯膽用的大吼吸引了注意力,搶匪頭目立刻轉過頭,一點猶豫都沒有的開了一.槍。 然而,如此近距離的、按理說白痴也能擊中的一槍,卻奇怪的擦著男人的臉頰飛過,只堪堪給他留下了一道血痕,便冒着青煙嵌入了對面的牆壁中。 但這也足以讓所有的客人再次尖叫起來,恐慌的情緒再度蔓延。 搶匪頭目愣了愣,遲疑的舉起手.槍看了眼,便不在意的對捂著臉瑟瑟發抖的男人冷笑道: 「看見了嗎?再敢反抗,下一槍瞄準的就是你的腦袋!不想吃苦頭的話就給我乖乖坐好!」 這次的鎮壓起到了很好的效果,所有的客人都抱着頭,開始往銀行大廳中央集合,再不敢有絲毫異動。 空氣寂靜了一秒。 「什麼?……這次的交接臨時交給我?」 …

「神話系的天賦【A-022-羅剎女】?」

蘇倫目光一滯,會想到了在典籍中看到過這個稀有天賦的介紹。 「不對,哪怕是A級天賦,也絕對不可能這麼強!」 他記得典籍中描述這個天賦,也就是說能大幅度增強肉身,還從來沒聽過天賦還能異像外顯。 而且,整箇舊靈敦外城中,A級天賦的大都是些大名鼎鼎的人物,也沒聽說過誰覺醒了這種神話系天賦的。 咦...難道是丹尼那種天賦二次覺醒? 這人會是誰? 蘇倫來不及思索。 因為這個時候戰鬥已經結束了。 …

高空中。

顧雲墨看向宇文護都,「今天你被幻象宗欺負了,要不要找回場子?」 宇文護都:「找!一定要找!」 如今他也是有靠山的人了,絕不退縮。 於是乎,兩人駕著鳳皇直飛小靈界。 正守候在小靈界入口的各方人士,喝酒的喝酒,打坐的打坐,聊天的聊天,發獃的發獃。 「哎,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到家族去?天天守在這山腳旮沓里,也不是個頭啊。」 「別想那些了。你以為就你一個人這麼想的?你看看——守在這裡的人哪一個不委屈?大家都想離開,可誰敢走?」 「哎……算了,不想那些了,喝酒!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來明日愁。」 …

赫特,炎天正、田建、蔡和依次坐於客位之上。

「我們聯軍共有六十六萬名士卒,如此之多的士卒不可能一次性鋪開進攻函谷關,所以本大都護決定以車輪戰的方法壓垮關內漢軍。」 加爾木說完過後,便用其陰沉的雙眼不斷的在田、炎、蔡三人身上打轉。 「大都護,我同意你的提議,但誰先去碰漢國這個硬釘子那?」 對於漢軍戰鬥力有一個大致了解的齊左將軍田建沉聲詢問。 車輪戰是當前聯軍唯一可行的戰法,因為聯軍太臃腫,太龐大了,六十多萬人的龐大軍隊根本不可能一次性展開投入戰鬥。 車輪戰中,最先出戰的那一支隊伍毫無疑問會受到對手的強烈反擊,而後手參戰的隊伍所受到的反擊相對先手隊伍來說肯定弱的多,這是毋庸置疑的。 所以在場的人族諸國將軍都想當後手,沒有誰會傻乎乎跳出來給別人當槍用。 話音入耳,加爾木並沒有第一時間做出回答,而是看向了赫特。 …

【虛榮同人文】第十七章:奧達基(四)

【虛榮同人文】第十七章:奧達基(四) 奧達基(四) 奧達基仰望星空。百萬年前,曾有人問過同樣的問題。再往前推近百萬年,他把經歷的一切告訴瞭臨到生命盡頭的老科學傢。這一世的他也免不掉。 渴望毀滅女神力量的法師。他記下。 “我想說十幾個,但我縹緲的遠古記憶告訴我遠遠不止。當我第一次從蒼天古樹中蘇醒時,世界還很溫暖。那時的人類有修長的大耳朵和溫柔的情感,且長生不老。第一世在隕石的撞擊中毀滅,那並非他們的錯,但如果齊心協力,文明還是能全部保存的。 “那之後,是漫長的冬夜。今日娜迦族的祖先在溫暖的熱帶群島被我啟迪心智,創造瞭輝煌的成就。然而他們沉溺於享樂中,忽視瞭洋流變化的威脅。河水將堆積的鹽分從陸地沖進海洋,日復一日,終於將上古娜迦賴以生存的暖流阻塞。在殘破的笛音中,他們一個接一個死去。 “氣候漸漸回暖,從隕石撞擊中幸存的哺乳動物開始繁衍。其中有一支在遼闊的森林探索月相變化的奧秘,從我們今天仍仰望的星空中獲得廣袤宇宙的智慧。他們是值得尊敬的種族,對一切充滿好奇。當好奇心戰勝敬畏心後,他們便挑戰神靈。戰爭持續瞭很久,橫跨整片大陸的密林一片火海。我祈求至高,不要將這樣有進取心的生靈消滅。他動搖瞭,可這時一顆火球擊中浮島,我的傢人朋友全部煙消雲散,我自己在悲憤中讓寒潮吞噬人間。 “那一擊消耗瞭我的大部分神力。我在寒冬中昏睡,直到又一支神奇的種族誕生。他們在無邊無際的大草原上逐水而居,渴望更豐茂的草場和溪流。我的善意驅使我拋棄執念,繼續幫助人類。我告訴他們氣候如何變化,為什麼太陽東升西落。我成為瞭他們的神,被刻在法院大廳的墻上,從極北荒漠到南方雨林,我的塑像無處不在。” “你說的我知道,那些雕刻在南方群島出土過,德拉科很喜歡研究它們,我覺得熟悉,想不到刻的竟然是你的臉。” “是的,你也看到瞭,他們也沒有幸存。我說過,人類總是在犯同樣的錯。當他們的科學傢得知物質結構的奧秘後,曾經的信仰成瞭謊言。我不曾欺騙任何人,我隻是選擇性地告知真相。可人類明白嗎?不。這個文明在過去和未來間徘徊,最終止步不前。當能夠上傳意識的機器出現後,曾經馳騁草原的剽悍騎手們通通成瞭躺在床上做白日夢的植物人。百年後,設備無從維護,我也不願維持這虛幻的美好,讓自然的力量吞沒荒蕪的城市。” “聽起來像魁北克人會做的事。” “再往後,多少代文明來來去去。有的毀於戰火,有的沉溺在縱情歡樂中。上一代文明我印象最深,也許是時間的緣故。他們和你們像極瞭,都有遍佈全球的魔法和科技城邦。兩種發展形態的沖突愈演愈烈,戰爭爆發,他們互相傾拋毀天滅地的炮彈。魔法和科技炮彈在本質上是相同的偷穿高跟鞋,都靠引爆基本粒子內的能量摧毀物質。在那之後,這顆星球的奧術能量衰微得無以復加。” 奧達基說到這兒,停瞭一下。薩繆爾若有所思,黑暗法師端詳自己的魔杖,似自言自語地問:“但我不明白,天使。如果說今天的奧術能量已經如此微弱,為何還有魔法存在?” “因為我給的補償。” “補償?” 奧達基收起翅膀,在他身旁坐下,像同輩人一樣。“我前面說過,為瞭懲罰殺死我親朋好友的文明,我引發瞭席卷全球的寒流。那是能量的傾泄,隻是過程很短,很激烈。而這一次沒有什麼不同。我同樣是犧牲自己的力量,但用的是一種更慢、更柔和的方式。使大氣與海洋能充分吸收。其中一小部分,我將它們封印在貫穿南北半球的神樹裡,那棵樹自創世之初就在那兒瞭。今天的海西安之井,就是樹枝幹末尾的小小分岔。” “果然如此。”薩繆爾恍然大悟。“毀滅女神所言不假,果真有樹的存在!” “我不否認你的信仰,黑暗法師。事實上,毀滅女神不過是個代號而已。她有許許多多個名字,從使徒到真神,再到雷鳴王和自然大祭司。她甚至存在於我的身體裡,隻是我從不正眼看她。” “你自稱是神。” “早已不是瞭。”奧達基搖頭。“我的能量消耗太多,和有天賦的大法師沒什麼區別。事實上毀滅女神迦梨,有一點我沒說清楚。第一世的種族並沒有完全毀滅毀滅女神迦梨,世界初始時的遠祖智慧生靈正在第幾十世的後輩坐在一塊,仰望神秘的星辰。” 薩繆爾的呼吸逐漸急促。 “你不過也是……” “我也是人類。” “可你……” “經歷瞭幾十代輪回,目睹世間善良和邪惡的人類。我們本質上是一樣的,都為未來迷茫,都為過去惋惜,都試圖把握今日。同樣地,她在你的血液中低語,也存在於我的筋骨間。相比毀滅女神這個稱呼,她有個更通俗易懂的名字——” 奧達基閉上眼睛,幾千萬年的歲月匆匆淌過。 “——人性。” 說罷,他便離開瞭,讓年輕的法師自行參悟。沙丘上,伊德瑞也吹完瞭曲子,和阿蘭竊竊私語著。神明想起年輕時的景象,無奈地笑笑。 這是個美好的繁星之夜,人間依然混沌,毀滅女神在親吻凡人,賜予毀滅他們的咒語。而人們欣然收下,就像前幾十代那樣。 無休無止。

「我說夏夏,你這是怎麼回事?怎麼好端端的會來醫院呢?還弄成了這樣?」俞笙一驚一乍的,讓盛夏有些無語。

慕白扯了一下俞笙,在一邊坐下道:「沒看見夏夏頭上還包紮着么?動作輕一點。」說完就扭頭看向了盛夏問道:「醫生怎麼說?嚴重嗎?」 盛夏搖搖頭笑了笑,不想讓他們擔心,開口道:「沒什麼大事,在醫院裏休養幾天就好了,你們怎麼知道我在醫院?」 俞笙嘆了一口氣道:「你的事情都已經上了新聞了,我們怎麼可能不知道?」 「上新聞?」盛夏很驚訝,她怎麼不知道自己已經上新聞了? 盛夏打開手機看了幾眼,的確在頭條上看見了關於自己的新聞。 新聞上說的是自己遭遇綁架,然後被言景祗救回來這一系列的過程。盛夏仔細看了幾眼,這篇幅還不短呢,其中一大部分都是盛夏被關押時的消息。 盛夏很無語,明明她才是那個被綁架的人,她所經歷的這些事情怎麼到了別人的嘴裏就不一樣了?這些記者也實在是太能說了些。 最關鍵的是,文章上還貼出了言景祗抱着自己離開時的照片,雖然只是背影,但依舊能認得出來到底是誰。 …

柯母不能強求,她接着問起了另一件事,「我聽你的朋友說,你摔倒不是意外對嗎?到底是什麼人想害你,你不用顧忌,說出來,我們柯家絕對不讓那人好過!」

「不是意外?」柯震辛瞬間拔高了音調。 。 【治癒大師張全義】 張全義應該算是亂世泥淖中的一股清流,他的個性相當鮮明,在整個殘唐五代時期獨樹一幟。 他不好聲色犬馬,不追求驕奢淫逸,也不貪戀權力,更不喜好殺戮攻伐,一切一切那個時代的流行標籤都不曾出現在他的身上。 他唯一關心的,就是「三農問題」。他最擅長的就是勸課農桑、恢復生產,引導人民休養生息。 他是一個純粹的人,一個有道德的人,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向張全義同志學習。 接管洛陽的張全義,手下只有一百多人,而他們卻肩負著守衛城池、維護治安、恢復生產的重任。 …

蘭巧想也沒有想就點頭了,「他就是我一生所愛的人。姐姐如此阻撓,難道是不願意看到我擁有幸福?」

最後那句話她完全是脫口而出,她眼睜睜的看著柏輕音眼中浮現的失望。 蘭巧不再裝乖巧,乾脆破罐子破摔,「我有了喜歡的人,不會再纏著韋大哥,姐姐不是應該高興嗎?」 柏輕音滿臉不可置信,抓起手裡的東西狠狠的摔到她身上,「既然你是這麼想的,那我也不用狗拿耗子,多管閑事。」 「姐姐,我會和你一樣幸福的。」蘭巧近乎偏執說,她心中那顆羨慕的種子並未枯萎,還在不斷成長。 呵呵! 柏輕音毫不客氣冷笑,指著房門說,「以後除了交每個月的賬本,其它時候不必再來。」 「好。」蘭巧答應的十分乾脆,轉身就和柏宿並肩走了。 「是我發現的太晚。」柏輕音有些自責,如果她能早點知道柏宿勾搭了蘭巧,定會設法阻止的。 …

陳奕天和胡歌什麼關系 創作歌曲為何被批口水歌引粉絲圍觀

陳奕天和胡歌什麼關系 創作歌曲為何被批口水歌引粉絲圍觀 陳奕天和胡歌什麼關系 創作歌曲為何被批口水歌引粉絲圍觀。又逢每周二陳奕天時間,因為他的魔術和演戲的執著,就此瘋狂圈粉無數粉絲的芳心。雖然已坐擁微博359萬粉絲,估計也沒幾個真愛粉知道,他心中的男神是誰?小編也是耗費瞭很多氣力,找遍瞭所有資料和新聞胡歌和白冰合唱,才發現竟然是他。 去年男神胡歌復出新劇獵場,掀起瞭一陣子追劇熱潮,就此引發瞭巨高的收視率。而不少圈中好友也是紛紛以自己的方式胡歌和白冰合唱,為好友打氣。雖然陳奕天本身是個有些低調的人,但是他卻突然發微博公然想胡歌“示愛”,發文寫到@胡歌我太愛你瞭,雖然以前從不看你的戲,但自從瑯琊榜後我就愛上你瞭,現在的獵場,真的演的太好瞭,我要去腦部你的每一部戲等感慨。 此外還配上瞭,他和胡歌一起走紅毯被粉絲抓拍的圖片,可謂是掀起瞭一股子小熱議。其實陳奕天拋開是魔術師身份之外,還是個演員。他曾坦言自己非常喜歡看老一輩演員演戲,而對於胡歌之前的武俠大劇等都沒怎麼追劇過。不過直到瑯琊榜上映,他就此迷上瞭胡歌。那麼,他和胡歌什麼關系呢?應該是胡歌的小迷弟吧。下面來扯扯陳奕天的創作才華吧。據說,他曾花瞭20萬打造瞭一臺18分鐘的集唱歌、近景魔術、舞臺魔術、手彩魔術、情景劇於一身的魔術大秀獲得稱贊。 除此之外,他也是發展瞭自己的音樂事業,創作瞭一首王者榮耀歌曲,可謂是引爆瞭無數粉絲的尖叫。當然除此之外,他還唱過沸騰和幸福的感覺等歌曲。小編覺得他無論從任何角度來看,都是非常值得粉絲和外人學習的人。因為娛樂圈本身就是個大染缸,若沒有幾把刷子和淡定的心,很難面對風雲變化和自我詮釋面。對瞭這樣的陳奕天完美假期第二季,你們喜歡嗎?

闄冲澶╁拰鑳℃瓕浠€楹奸棞绯?鍓典綔姝屾洸鐐轰綍琚壒鍙f按姝屽紩绮夌挡鍦嶈

闄冲澶╁拰鑳℃瓕浠€楹奸棞绯?鍓典綔姝屾洸鐐轰綍琚壒鍙f按姝屽紩绮夌挡鍦嶈 鍘诲勾鐢风鑳℃瓕寰╁嚭鏂板妵鐛靛牬锛屾巰璧风灜涓€闄e瓙杩藉妵鐔辨疆锛屽氨姝ゅ紩鐧肩灜宸ㄩ珮鐨勬敹瑕栫巼銆傝€屼笉灏戝湀涓ソ鍙嬩篃鏄礇绱涗互鑷繁鐨勬柟寮?strong>鑳℃瓕鍜岀櫧鍐板悎鍞?/strong>锛岀偤濂藉弸鎵撴埃銆傞洊鐒堕櫝濂曞ぉ鏈韩鏄€嬫湁浜涗綆瑾跨殑浜猴紝浣嗘槸浠栧嵒绐佺劧鐧煎井鍗氬叕鐒舵兂鑳℃瓕鈥滅ず鎰涒€濓紝鐧兼枃瀵埌@鑳℃瓕鎴戝お鎰涗綘鐬紝闆栫劧浠ュ墠寰炰笉鐪嬩綘鐨勬埐锛屼絾鑷緸鐟悐姒滃緦鎴戝氨鎰涗笂浣犵灜锛岀従鍦ㄧ殑鐛靛牬锛岀湡鐨勬紨鐨勫お濂界灜锛屾垜瑕佸幓鑵﹂儴浣犵殑姣忎竴閮ㄦ埐绛夋劅鎱ㄣ€?/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