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主任可不是這樣想的,畢竟他做為一個科的主任,就如同一個家的家長,需要考慮得更周全的方方面面。.他可不希望讓王珊妮鬧出人命來再後悔,到時候那可就真的是後悔莫及,畢竟人在情緒失控的時候確實會做出一些讓人驚訝及意想不到的事都是有可能的。所以他還是硬著心腸堅定地說:不行,你要是沒什麼特殊的事,現在就到護理部去吧,最好讓她明天就到新的科室去報到。

護士長還想要說什麼,農主任只是擇了揮手不打算再聽,護士長見主任態度如此堅決只好止住嘴。

因為早上鬧了這樣一出事來,手負傷的殷離自然是沒有辦法繼續上班,等司南獻楓好不容易幫她把傷口清理乾淨后回家去了。突然間少了個得力幹將,屬於殷離的手術就分攤到農主任與司南獻楓的頭上來,於是一天都是忙忙碌碌充實地在手術中,連喝口水及上廁所的時間都是神速般完成的,中午午休時間也被無情佔用。

一直到將近下午五點半才稍稍有空閑時間,他才能到辦公室稍事休息一會兒,正準備閉會兒眼時卻抬頭看到護士長走進來,農主任知道她是來告訴自己早上關於王珊妮的去向,也不客套什麼就問:怎麼樣。

護士長其實不是很願意讓王珊妮走的,畢竟在自己手下做了三年多,工作能力是有的,平時工作手腳麻利並且人也勤快,就是性格衝動了一些,嘴巴輕易不僥人。在護士長看來王珊妮這人孩子的本性應該還是好的,現在出現這樣的事被迫轉科,指不定會遭到新科室其他同事的排斥,這樣必定會影響到她以後的工作及發展。當然還是希望可以把王珊妮留下來,然後再努力做做她的思想工作讓她改變一下。當然也希望農主任也願意讓王珊妮留下,畢竟最後的決定權在科主任,於是想著再替王珊妮一下努力:你確實一定要讓她走嗎?

農主任點點頭很肯定的說:是,一定要走,明天就讓她走。

護士長還想再為王珊妮努力爭取一下:就不能再給她一次機會,畢竟年輕人是會有犯錯誤的時

候,要是她真不能改變再讓她走也不遲吧。

農主任:我何償不象你一樣的想法,可我更怕到時候真的出事亡羊補牢已經太遲了,所以不敢冒風險,她是特別偏激並且做事不計後果的王珊妮而不是其他人,要是其他人我肯定是會和你一樣的考慮。

護士長知道農主任主意已定,再多說也無法讓他改變主意,只能同意:既然如此那就讓她走吧,不過明早還是由你來宣布決定吧。

這個壞人農主任還是願意做的,畢業他是一科之主還是有責任心的男人,總不能把護士長一個女人推出來做自己的擋箭牌,一口答應:好,我來說,護理部是打算讓她轉到哪個科呢?

好事不出門,幹事傳千里。是放在四海之內皆準的法則,有關係王珊妮大鬧心胸外科的事已經被添枝加葉的在醫院裡傳得沸沸揚揚的。護士長替王珊妮惋惜更有些打抱不平:平時大家在一起聊天兒的時候老喊人手不足,可現呢估計大家都有一些了解王珊妮是不容易訓服,並且大概也聽說了一些不利於那孩子的傳聞,所以其他科的領導都找借口推託人員說滿了不需要,只有產一科的雷鳴主任願意接收。

農主任:所以我才讓你早點去辦就是這個意思,要是都沒有科室願意接收就只能留下來,照目前的態勢她還真的可能會有更加過激的行為也是說不定的,放到雷鳴主任那裡我放心,對於雷鳴大家都是知道的,沒有誰敢輕易地地雷鳴底下搞小動作,估計她在雷鳴手下再不敢弄出什麼妖

蛾出來。辛苦你啦,明早我會親自與王珊妮說的。不過今天你不要和任何人說起王珊妮要走的事,免得不小心走漏風聲再次引起不必要的風波。

護士長點點頭,農主任知道護士長一直對下屬都是關愛有加,更知道她捨不得王珊妮走,其實自己何償不是這樣,讓自己的下屬在這樣的情況下離開科室,確實是有些於心不忍,只是情非得已才出此下策。.從目前來說讓王珊妮繼續對面司南猷楓與殷離,那才是更殘忍的折磨與傷害,不如讓她眼不見為凈,也許過不了多久她就能把對司南猷楓的感情淡化甚至於忘記了最好:晚上有約嗎?要是沒有就一起喝一杯吧。

接兩連三出現這樣的事,護士長也覺得特別的心累、心煩,決定把所有事情放一放,晚上好好放鬆放鬆「好吧,今天心情特別的壓抑,正想要找個地兒宣洩一番呢。」

※※※※※※※※※※※※※※※※※※※※

怎麼啦,這個點好想睡覺了

。 鎮政府會議室。

隨着會議的時間漸漸逼近,鎮上十里八村的村長或者支書都已經陸續到了會議室。

要說這些人里最得意的人是誰,那無疑屬石陽村的村長石大海無疑了。

石陽村的枇杷收購商聯合村裏的叛徒石鐵牛可以打壓枇杷的價格,讓他苦不堪言。

他上次來鎮上開會的時候,這些同志還在冷嘲熱諷著說今年石陽村的業績要墊底等云云之類的話語。

原本石陽村有章老這尊大佛在,他創造的神奇養料讓枇杷這種時令水果變成了春秋雙熟的水果。於是他們村的業績年年都是鎮上第一。

可今年他才剛剛接手,就遭遇了這樣的挫折。

那陣子的他都快抬不起頭來了。

回去之後他東奔西跑去找門路,卻屢屢受挫。

就在他以為全村的枇杷都要爛掉,他們石陽村要成為隔壁鎮笑柄的時候,張玄出現了。

全民將村裏的枇杷全部收購走,不僅解決了他的燃眉之急,還讓村裏的營收又提高了一個大的台階。

這事在十里八村早就已經傳開了,現在這些村長支書每個人見到他都是笑臉相迎啊。

看着他們的表情,石大海的心裏樂開了花。

這種逆風翻盤的感覺是真的爽。

隨着會議時間到來,鎮長王洛跟他的助理一起進入了會議室。

「很好,十分感謝各位村長支書能在百忙之中來參加這個月的總結大會。」

「臨近秋季,各村的莊稼農作物也日漸成熟。各村提供的財政報表數字也比玩年同時有了明顯的增長。!」

那些村支書村長都拍起手來。

「在這,我要特別表揚兩個村子。石陽村今年的業績有着明顯的提升,比起去年營收出現了百分之二百五的增長。」

雖然還沒到年末,不過氣候即將入冬,對於以農業種植業為生的隔壁鎮來說,冬季基本上是沒什麼營收項目了。

所以這時候的財政報表就已經很有代表性了。

「嘩!」此話一出,整個會議室都炸開了鍋。

2.5倍的營收增長,這是一個多麼恐怖的數字?

要知道這是農作物,不是什麼奢侈品。就算隨着經濟膨脹,一般能有一百二到一百五的增長就已經十分逆天了。

而他們直接就翻了2.5倍!這怎麼能不讓人震驚。

「石村長今年是剛剛上任的對吧?年紀輕輕就能有如此成就,可喜可賀。石村長你來說兩句吧!」王洛說道。

「謝謝鎮長!石陽村的業績能有如此驚人的鎮長,一來是少不了國家政策以及鎮長對我們石陽村農業的扶持,二來是因為得到了貴人相助!」

石大海這話在大家聽起來好像有些官方了。

他前面的那些話是官方,最後那句話才是關鍵所在。

石大海自己清楚,石陽村這次能夠如此奪目少不了張玄跟全民的支持。

枇杷是他們石陽村的主要收入,往年一斤枇杷只有兩塊五到三塊左右的價格。而全民給的收購價則是9.5元。

這其中自然也扣掉了一些損耗。還有春季的那一批枇杷也是兩塊五收的。

如果都是跟全民合作的話,今年的增長至少是三倍以上的。

隨着各村的村長跟支書一陣客套的恭喜之後,王洛又繼續說道:

「石陽村今年的業績確實驚人,但是今天我要着重表揚一下另外一個村子。花果村!」

「花果村大家應該都知道,往年他們的業績一直都是墊底王。然而在今年他們的業績卻是力壓石陽村,成為了今年鎮上業績最好的一個村落。他們的業績增長更是達到了666%這個恐怖卻又吉利的數字。」

「這,怎麼可能?」

「往年最差今年卻成為了最好?這怎麼都有些天方夜譚了吧?」

就連往年業績最好的石陽村也只有2.5倍的增長,而墊底王的花果村今年卻出現了6.66倍的增長。這大家怎麼可能會相信?

「鎮長,該不會是花果村作假了吧?」

「呵呵,財政報表作假?你們一個個這麼有經驗,難道你們做過假嗎?」石大海冷笑一聲,道。

「各位,財政是直接從民生上反應的。基本沒有作假的可能!」王洛回答道。

其他人這才慢慢的安靜下來。

「下面有請花果村的代表講兩句。」王洛看了掃了一下會議室。

卻沒有一個人站出來。

王洛看了一下手中的名單,問道:

「花果村的支書凌雅好像沒到場,村長張玄他也沒來嗎?」王洛問道。

凌雅來開過幾次會,王洛認識的。張玄的名字他自然聽過,可真人還沒見過呢!

「鎮長,張村長好像也沒來!」

這兩人石大海都認識,他掃了一圈都沒見到這兩人。

「哼,鎮長,這兩人也太不給你面子了吧!」

「就是說,這才剛剛拿了一個第一,就直接不來參加月結大會!這要是以後多拿幾次,那尾巴豈不是要翹到天上去?」

「鎮長,我看啊,也是時候應該敲打敲打了!」

其他幾個村子的代表在此時都站在了統一戰線。

「鎮長,這兩位我都熟,絕不是那種居功自傲的人。我想他們肯定是遇到什麼事被耽擱了!」石大海連忙說道。

「有什麼事比月結大會更重要?」

「哪怕真的有事打個電話請假一下總可以吧?這分明就是不把鎮長放在眼裏。」

「鎮長,要不我打個電話問一下情況?」石大海詢問道。

王洛點了點頭。

石大海連忙拿出手機到了會議室外。

他先是給凌雅打了個電話,可那邊提示電話不在服務區!連着打了好幾個電話都打不通。

於是他又給張玄打了個電話。

此時的張玄正跟工程隊的工頭探討新房的設計方案呢。

電話響起,他看都沒看就接了起來。

「張玄,我是石大海啊。」

「石村長,你有事嗎?」

「你還問我有沒事?今天是鎮上的月結大會你不知道嗎?」石大海問道。

「月結大會?什麼東西?」

「對了,凌雅說今天要去鎮上開會。難道就是這個什麼月結大會?她還沒出現嗎?」

「就是沒出現,我才打電話給你啊!這種會議,每個村至少都是要拍一個代表去的。無論是村長或者村支書都行,你們兩個都沒來,我才打電話給你啊。」

「你知不知道鎮長的臉色可是非常難看呢?什麼都不要管,立刻放下手中的事來鎮上。哪怕只是露個臉也好。」

石大海為了張玄他們也是操碎了心!

。 終於能和娘子團聚,許宣興奮小半天才平靜下來。

也多虧他近幾年修身影響,心志堅定不少。若像之前一樣,怕不得直接暈厥。

三天之後便是吉日,許宣滿心歡喜的想要在金山寺里再等三天,然後去雷峰塔下接娘子回家。

「許宣,你莫不是忘了,從鎮江到杭州也需要時間的。」白澤深看他高興到智商明顯下降,不由得提醒一句。

「啊!這……這可如何是好?」許宣聞言,立刻懵了。

「哎,我帶你先回去布置一番吧。」他無奈道。

送佛送到西,趕快結束。

「法海,你三日能趕到吧~」白澤深轉頭問。

心想著若是法海去不了,這吉時是否得延後。

「靈慧師兄放心,老衲三日內定然趕到。」

兩邊說定。白澤深拽著許宣一陣妖風到達他杭州的家門口。

許宣只是稍微鍛煉幾年身體,那比得上白澤深千百年的修為,在門口站定好一會兒才說出話來:「多謝澤深小兄弟。」

「你與白素貞久別重逢,這幾日好好置辦一下,做些準備。」

「正是正是,感謝澤深小兄弟提醒!」

……

還有兩天時間,白澤深乾脆找個地方貓著,順便進自己空間里看看小青怎麼樣了。

先前得到這個空間后他只進去過一次,為把小青挪進去,他已經把其他東西都轉到其他地方。隨身空間里什麼都沒有。

希望小青能冷靜下來。

青禹抱著自己的腿坐在正中間。頭髮披散著,老大的個子團成個球。

「小青。」白澤深輕聲喚他。

青禹飛快抬頭,驚惶的看向他,幾滴眼淚從他眼角滑落滴在空間一面,匯成一小灘水跡。

白澤深登時覺得自己頭開始疼起來。不等小青說話,一招手把他從中間挪到自己旁邊來。

「怎麼哭了?」他用手抹去小青臉上的淚花,無奈的問。

「這什麼都沒有,我以為你要把我關在這許多年……像對姐姐那樣,這比雷峰塔可怕多了。」小青被白澤深的動作弄得先是一驚,接著一張臉微微紅起來。

「這是我的空間,一切由我支配,只是小了些,我只是讓你在這冷靜冷靜,沒有關你許久的意思。」

小青先是點點頭,接著又連忙問,「我已經冷靜下來,現在能放出去嗎?」

「還要一會兒時間,青禹,我想問問你究竟對白素貞前輩有何想法,你是妖精,若是對白素貞前輩有想法說出來也無妨。」

「我不知道。」

青禹真的不知道。

「你該知道許宣和白素貞前輩都心地善良,慣為他人著想,怎麼會心裡嫌棄你?若是如此……」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