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蘇文他們,來到了一座城池,此時城門,大敞四開。

看不到衛卒,城門前,還橫七豎八的躺著一些屍首!

從身材便可以看到…都是人類!

蘇文等人沖入城中。

剛一進城,便看到了一個蠻人,正抓著一個女子,那女子不斷的哭嚎掙扎。

卻被強大的力量按在地上不可動彈!

蠻族那龐大的身軀聳動,讓人看著噁心。

「噗呲!」

他頭顱被砍掉!

蘇文一個閃身將衣服蓋在那女子身上。

他心中隱隱有著怒火!

不過他知道,他沒有更多的時間!

這些蠻族有些聰明的,已經加速逃跑了,像是這種,就是屬於劫後餘生,就想著自己先發泄一下的王八蛋!

蘇文等人沖入城中,分成小隊,不斷清理城中蠻族餘孽!

最可恨的是,蘇文在這其中,竟然還發現了一些人類渾水摸魚。

乘機劫掠,姦淫!

只能說生物的劣根性,不管是蠻族還是人類都一樣。

總有那麼些敗類。

凡屬被蘇文等人發現之人,盡數斬殺!

一座城池清理完畢,留下一些人手,又急忙像下一座城池趕去。

連續數天!

在吳困虎和蘇文等人的努力下,終於,奪回了全部失地。

但是這不代表事情結束,吳困虎當即指揮眾人,加固防禦工事,同時整軍備戰,到了這時候,他又像周帝申請賑災。

南疆百姓的東西,大多都被蠻族人搶跑了。

在這些天,眾人皆忙碌不休。

火蠻族族地!

冀羅浮和塔木川二人,躬身站在一個老者身前。

這是火蠻族的大祭司。

這一戰,兩人導致近半數蠻族戰士戰死。

火蠻族可謂是損失慘重。

至於許家父子,更是身無半點兵卒,但是為了活命,也只能跟著回了火蠻族駐地。

火蠻族駐地,倒也不是一個人類都沒有,在這裡,大部分人類都是火蠻的奴隸!

大祭司坐在椅子上,他滿臉的褶皺,看上去已經蒼老無比,高大的身軀變得乾瘦異常。

他喃喃說道:「我已經收到了消息…你們說…那小子身懷金烏聖炎…此事可真?」

「千真萬確!」

在大祭司身旁,躬身站著當今的火蠻王穆固。

他還是很年輕的,看樣子也就四十歲左右。

他躬身道:「祭祀大人,咱們現在該如何?」

大祭司沉聲道:「這個人,得想辦法帶回來!我們火蠻族,已經數百年無人覺醒金烏血脈,無人能夠掌控金烏聖炎,無人能夠成就天位!把他帶回來,將其鮮血抽出,注入爾等身體之中,看看能不能讓你們的血脈覺醒。」

「如果不能,便將此人圈養起來,挑選女子與其交合,誕下子嗣,看能不能覺醒血脈…」

聽了他的話,穆固眉頭微皺,說道:「大祭司,只怕是不容易啊,這一戰,我們火蠻族損失慘重,那個吳困虎戰力強悍,周帝又派了大軍鎮守邊關,只怕是不太好惹啊!而且根據那個蘇文所說,他是大周宰相蘇長青的兒子,咱們若是動了他…」

「哼!蘇長青那個王八蛋!」提起蘇長青,大祭司似乎回憶起了什麼不好的事情,忍不住罵了一句。

大祭司沉聲說道:「不管如何,一定要將此人帶回,既然不能派大軍前往,便想個辦法…哪怕付出一些代價也在所不惜,不是有兩個投降的將領嗎?把他們帶過來!我要問話!」

不多時,許家父子被帶了過來。

大祭司笑道:「歡迎兩位加入我們火蠻族,從今以後,大家就是一家人了。」

此時的許喬,戰力強橫,對火蠻族還是很有用處的。

不管心裡怎麼想,大祭司面上還是給了許家父子足夠的尊重。

火蠻王穆固也是笑道:「以後許兄弟在我火蠻族,有什麼不明白的地方,儘管來找本王。」

尊重大大滴,一時間,讓許喬有些感動。

趕緊客套了一陣。

隨即大祭司笑道:「這次找你們來呢,主要是想打聽一下那個蘇文,到底是怎麼回事,他竟然能夠催動我們火蠻族的金烏聖炎,這對我們火蠻族極為重要。還請兩位把你們所知蘇文的情況告訴我們。」

許喬二話不說,當即把他知道蘇文的情況,說了個清清楚楚。

聽完許喬的敘述,大祭司皺眉道:「這個蘇文,按你這般說,本來就是一個紈絝子弟,自從被賜婚之後,才開始崛起,而且之前從未見他催動那金烏聖炎?」

許喬沉聲說道:「沒錯!那蘇文與小兒曾在大周帝都蓬萊閣大戰一個多時辰,小兒最終落敗,後來吾兒龍城說起此事,只說他用的是陽系功法,但是當時蘇文並未催動金烏聖炎!」

穆固疑惑道:「這般說來,或許那蘇文並非天生就能催動金烏聖炎啊。」

一聽這話,塔木川不幹了。

這可是他特意「留個心眼」探聽出來的情報!

戰敗都戰敗了,這點功勞都沒了?

可他不敢駁斥穆固,便看著許喬說道:「那也未必,畢竟不是生死相搏,那日蘇文一開始與九極真交戰之時,也沒用聖炎,說不定你那兒子本來就不是人家對手,人家就是戲耍你兒子玩呢?」

這話吧,實際上就是在說他探聽的情報也不一定是錯的。

可是許喬一聽這話,那是真來氣啊!

想想許龍城,便是那日被蘇文一尿泚的滿臉,從此開啟了許家與蘇家爭鬥的伊始!

不!是許家被蘇家謀害的伊始!

現在還要被人鄙視。

許喬臉色鐵青道:「我那三子,乃是天縱之才,便是那蘇文能贏已經不容易了,何談戲耍?」

塔木川撇撇嘴,把目光看向他身後的許龍則,說道:「我看你這兒子也一般!」

許龍則大怒,說道:「我三弟天賦遠勝於我!」

眼看塔木川還要開口,大祭司冷聲道:「夠了!」

所有人都閉上了嘴巴,許喬暗暗看了塔木川一眼,他倆之前就多次交過手,堪稱五五!只是此時,許喬對他愈加不爽。

大祭司沉聲道:「是天生能用也好,後天掌握也罷,不論如何,他如今能催動金烏聖炎,便是只這一條,也得想辦法把其弄回咱們火蠻!」

「根據現在已知情報,那傢伙好色,揮金如土,護短,戰力也堪稱強悍。」大祭司揉了揉眉頭,他說完之後都感覺到了頭疼。

特別是蠻族要想進入大周內部,那不是一般的困難,畢竟身材就在那裡,走到哪裡都引人注意。

雖然不是毫無辦法,但是以火蠻族的能力來說,是肯定做不到的。

那就得要付出代價!

「你們都好好想想,到底該怎麼辦。過幾日商議個辦法出來!」

眾人散去,許喬一聲嘆息。

說到底,到了這滿是蠻人的地界,人家也不一定能打心眼裡瞧得上他。

只是事已至此,再無迴轉的餘地。

蘇文還不知道,因為他的聖炎,他已經被火蠻族給惦記上了。

他開始進行抽獎。

「叮咚,恭喜宿主,獲得秘法,將氣築體!」

「將氣築體,為將一方者,可引士卒之氣運,凝聚將氣,環於己身,強化修鍊速度。」

蘇文眉頭一挑!

這東西,好東西啊。

特別是自己目前身邊人,顏落盈,吳烈都是將軍,還有自己那個不成器的大哥,抄錄一下,一人一份豈不是美滋滋?

自己…算了,暫時沒有當將軍的打算,而且也不知道這東西效果怎麼樣。

而且蘇文對自己的修為提升速度還是很滿意的。

「叮咚,恭喜宿主,獲得秘法,龍氣灌體!」

「當修習者為一國之君,或者皇室子弟,以及一族統領之時,可獲得萬民之氣運,國力越強,氣運越強,將其轉化為龍氣,環於己身,可強化修鍊速度。」

看著手裡這個東西,蘇文表情有些扭曲。

這東西…除非自己要造反,否則的話,近乎是用不到了啊。

至於獻給皇家?

呵呵,不在考慮的範疇。

鬼知道這東西效果什麼樣,萬一效果極佳,說不定皇帝老兒回手給自己一刀滅口了,豈不是虧死?

抽到了兩門秘法。

雖然說都是無品階之物,也不知道效果如何,但是蘇文還是很滿意的。

想了想,蘇文又從把陷陣的軍陣拿了出來。

上次抽到之後,蘇文連這軍陣的效果看都沒看就扔那了。

這次經過吳困虎的軍陣之後,他打算看看這東西什麼效果,畢竟顏落盈也入了軍中,說不定能用的上呢。

陷陣:陷陣之志,有死無生。

人數限制:八百。

固定效果:主將聲威增強,率領陷陣士卒訓練,體魄成長速度+30%,真氣成長速度+15%,陷陣士卒固有效果:死忠。死忠,士卒對主官忠心大幅度提高,追隨主官時間越長,對主官愈加忠心,直至願為主官效死命。

沖陣效果:口中呼喝軍號!所有陷陣營兵士獲得一往無前效果,漠視自身生死,破敵為先,死戰不退。真氣強度增幅25%,力量速度增幅20%,持續三個時辰。

看完之後,蘇文摸了摸下巴。

這東西好像是有點一般啊。

畢竟感受過吳困虎的軍陣,蘇文覺得這個陷陣的軍陣,最起碼從衝鋒效果來看。

不利於持久作戰,雖然說對戰力增幅更加強悍,還有個悍不畏死的效果。

但是人太少了啊。

在蘇文看來,這東西最大的短板便是人數太少。

如果蘇文沒記錯,吳困虎率軍衝鋒之時,那軍陣可是籠罩全軍!

而陷陣只有八百!

不過蘇文略一思考,便明白了,這陷陣最大的優點,便是固定效果!

一旦死忠效果形成,那八百人便是會對主將言聽計從。

說白了,就算是現在的吳困虎,或者是當初的許喬。

即便是登高一呼,造反謀逆,士卒也會攝於他們的聲威,做些不願意做的事情。

可是心底怎麼想就兩說了。

許喬部卒為何崩潰的那麼快?

其實歸根結底,很多人跟著許喬,也是被迫的,只是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便跟著許喬了。

一旦有機會,逃跑,投降,都是隨時可能做出來的。

但是如果是死忠效果形成,那麼即便是砍了他們的腦袋,這些人也不會皺一下眉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