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想想,真是太對了!

我突然懷念起無憂無慮的學生時代,坐在芒果樹下,看著那個扎著長長馬尾的女孩,娉婷遠去……

想著想著,腳隨心轉,昏昏沉沉間,竟是來到了離小區和越王山都不太遠的母校。

哦,說起來,在這裡,我還是有點兒光輝事迹的。

大學時我曾加入校報記者團,在那裡遇到了對我影響甚深的恩師謝老師。

畢業之後,我曾以雜誌編輯、新聞記者還有創業者等等身份被她邀請回校,辦了幾次座談會。

只不過這兩年太忙,實在抽不出時間回來。

與恩師的聯繫,也就疏落起來。

正值暑假,校園裡只有知了的聲音糾纏不休,我遊盪在教學樓間,享受刻意營造的片刻安寧。

雖然已經畢業五年,不過保養得很好,依舊是一副青春無敵的模樣。

巡校的保安見了我,也都以為是暑期留校的學生。

尋了一處樹蔭坐下,百無聊賴之際,抬起頭,看一樹隨風蕩漾的芒果,口中喃喃:芒果啊芒果,掉吧快掉吧,砸我一個頓悟!

「哎呦!誰!」

恍恍惚惚間,後腦勺一疼,我連忙跳將起來,轉過身去。

只見一個十二三歲、已經長發及腰劉海齊眉的清秀小女孩,一雙大大的眼睛就像琉璃一樣乾淨明亮,粉雕玉琢的,煞是可人。她手裡還攥著顆雞蛋大小的芒果,很好意思地朝我揮手。

我:……

「見到本師姐,還不快快過來請安!」小女孩丟了芒果,雙手叉腰沖我喊。

「謝謝?」我試問。

小女孩點點頭,一副算你有眼力見的傲嬌神情。

原來是這個小丫頭片子,兩年不見,真的長成可愛的小蘿莉了。

她正是我所說的恩師謝老師的女兒,大名吳謝,本地話就是「不用謝」的意思。

按照謝老師她老人家的邏輯,謝謝出生即入門,故而我要喊她一聲「師姐」。

「你怎麼在這裡,不用上學?」

我走到她的面前,話剛開口,就自己傻眼。

都放暑假了。

給我了一個「你知道自己蠢就好」的眼神,她伸過手,在我衣服上抹了抹,將被芒果沾到的油脂擦乾淨。

我則趁機去揉她腦袋,小丫頭片子毫不示弱,一腳踩在我的鞋上。

「走,跟本師姐回家,請你吃面。」打鬧一陣,她拉起我的手,往教師樓方向走去。

我的母校在這座大城市裡並不顯眼,不過,有著市府支持,教師福利不錯,能夠用成本價購買學校產權的教師樓。

謝老師謝蒽的先生吳迪(一家子名都很霸氣)是市醫院的主任醫生,同時也是本校的兼職教授,因而他的名下也有一套房,就在同一樓層。

一梯兩戶,整個三樓都是他們家的。

我畢業那年找工作那段時間,曾經在空著那套房裡住過幾個月。

對於這一家子,我是非常感恩的。

想到這兩年忙於工作,沒有來探望他們,心裡有些過意不去。

鬼靈精怪的謝謝大師姐心如明鏡,將我的神情看在了眼裡,說著:「別緊張,就是負荊請罪,今天也不是時候。」

「呃,謝老師不在家?」我恍然。

謝謝點點頭,然後當先上樓。

我跟了上去,進屋后將門關上,裡面除了剛回來的謝謝之外,並無他人。

看來吳醫生還在醫院當值。

謝謝打開電視,光著腳丫坐在沙發上,指揮我說:「師弟,煮麵去。」

我:……

你不是請我吃面嗎?怎麼還要我下廚。

不過想想也是,一個十來歲的小孩子,最多也只會泡杯麵。

「師姐稍等,師弟去去就來。」我笑著說,然後換了拖鞋,就進去廚房。

廚房裡乾淨明亮,看起來已經有許久未開火了,踩開垃圾桶一看,都是吃完的杯麵。

這是怎麼回事?難不成都是小丫頭吃的?

我心裡忽然一動,隱隱生起一絲不安。

不過並未莽撞去問,從櫥櫃里取出兩包面,然後打開冰箱,看到還有番茄和雞蛋,於是做起本少拿手的番茄雞蛋面來。

番茄切片,大蒜切丁,熱油下蛋,然後再放番茄,關氏秘傳之一:記住,番茄炒蛋,不要加水……

不多時,香飄滿屋。

謝謝聞香而來,打起肚鼓。

咕,咕……

沒有吃早餐的我,同樣以鼓聲應之。

一大一小,瞪眼對視,哈哈大笑起來。

笑著笑著,小丫頭片子就哭了。

我放下鍋鏟,洗凈手,過去將她抱了抱,輕聲問她怎麼了。

「媽、媽媽病了,院長爺爺說,治、治不好了……」小姑娘抽泣著,斷斷續續地說,「我偷、偷聽他和爸爸說的,爸爸不、不知道我知道,我、我也不敢讓、讓他知道……」

我聞之如晴天霹靂。

低頭去看淚眼汪汪的小女孩,心揪住般痛了起來。

抑鬱多年,心如空洞,前不久尚欲訣別人世,我還不知道,原來自己仍會感到心痛。

這是病情轉好的現象么?

通過這樣突如其來的、劇烈的方式……

我忽然又想起了瑰夏,想起她手上的那張塔羅牌:大阿卡那,VIII,死神(正位)。

。 所以沈虞臣都不知道自己的老婆到底飛去了哪裡,而霍曲深什麼都知道?

小棲臨走的時候還跟霍曲深打了一個電話?

沈虞臣現在可沒有什麼心情聽求婚的點子了,問道:「小棲還跟你說了什麼?」

莫衍書作為多年的好友,看這情況就知道霍曲深要作死了,不過剛剛,可被鹹魚狠狠地批評了一頓,那他這一次就什麼都不說。

可不,霍曲深忽然就想起自己的cp大總裁給硬生生拆開的痛苦,憋了一肚子氣,突然就忍不住了。

霍曲深當即就開口:「小棲我是特別好的朋友,她當然什麼都跟我說了喲,她給我打了個電話,電影的事該宣傳的都宣傳完了,也沒有留下來的必要了,況且在帝京還有一個讓她傷心的男人,她留下來沒有任何的意義。」

「傷心的男人」五個字,霍曲深還咬牙切齒,故意加重的語氣,生怕自己的映射某位大總裁,聽不懂事的。

霍曲深繼續道:「我的好朋友又給我發了很多和簡向緋獨家的照片,讓我發到所向披靡cp的超話裡面,讓所有的粉起一起吃糖!」

沈虞臣:「……」

霍曲深非常痛心地感慨道:「我的好朋友一定是受了特別特別嚴重的傷害,才會把一顆心寄託到另外一個男人身上,我當時聽了,我都心碎了呀,我真的特別想為我的好朋友做點什麼,於是我就把她和簡向緋的照片全部都發出去了,讓她開心開心。」

霍曲深一個人都說嗨了,「而某些欺負我朋友的人,卻坐在這裡無動於衷,甚至還想求婚,哎喲,人都哄不好還求什麼婚呀,一定會求婚失敗的!」

沈虞臣:「莫衍書,捂住他的嘴。」

「哼,居然還不想讓我說話……唔,唔,唔……」

不過霍曲深在這裡亂說了一通,聽得大家都是一愣一愣的,沈虞臣還是很有必要出來解釋一番:「我和小棲之間的情況並沒有多嚴重,不過這是第一次吵架,哄人我會哄的,求婚我也會求,繼續吧。」

沈虞臣表明了自己會負擔起責任的,當然兩人之間的私事他也不會具體地說出來,大家不需要去打聽了。

而現在就是一起想辦法,想出一個特別驚喜的求婚方式,讓小棲印象深刻。

溫知寒忽然開腔了:「沈總,我有一個特別好的點子。」

聽這語氣,甚至還有一點點火藥味。

其實溫知寒也不是針對某位大總裁,可能就是看不慣把人氣跑,居然還這麼淡定的樣子。

其實誤會了,大總裁裝的,表面淡定,內心已經慌的一匹了。

要是再不想出一個好辦法,自己的老婆去丈母娘那裡不知道會說什麼話,他這個當女婿的可能連自己的老婆的面都見不到,畢竟在英國,丈母娘可是龍頭老大。

更何況,就一大總裁的性格,要是真的不慌,還會請這麼多人一起來商量對策,自己沒有處理好的事情,說給大家聽嗎?

肯定不會的。

沈虞臣只能忍著:「好,你說。」

「我本來就是搞創意的,我腦海中有很多很多個想法,但要滿足哄人順帶求婚,有一個特別的適合。」溫知寒道:「還能讓老師印象深刻,甚至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求婚現場,那就非它莫屬了。」

溫知寒是天才,在自己擅長的領域,就從來沒有虛過,一直都特別的驕傲,也對自己特別的有信心。

是此刻說的話太過篤定,以至於所有人都看著溫知寒,包括大總裁,也非常的期待。

於是,溫知寒就開口了:「其實很簡單,沈總,你就男扮女裝吧。」

。 只要是仙庭之境的人都知道,外面還有更為寬廣的世界。

只是因為當年無妄仙人的兒子將混沌之力以及五行之力帶走,以至於仙庭之境的人再也無法離開這裏。

現在,混沌之力竟然回來了,他們自然又可以去往其他位面了。

「這件事情就只有我們秦家知道,絕不可以傳了出去。」秦家家主以命令的口吻說道。

這當然不是一件小事,混沌之力乃是八大神力之一,又有誰人不想得到?

因為神族在萬年前被鎮壓過,他們的實力已經遠遠不如仙庭之境的仙族之人。

所以說,仙族的人離開了這裏去往其他位面,那都是數一數二的存在。

成為那一個位面的統治者都不在話下。

「我們現在想要對他們動手只怕會打草驚蛇,而且秦雯也在他們手中。」秦家家主的面色顯得格外的沉重。

最主要的是這個假吳石虎背後有白雲洞天和蕭山蕭家撐腰,秦家家主真要想對付他也很難。

秦風似乎想到了個不錯的主意,他對父親說道,「既然這小子抓了我妹妹,那我何嘗不可以抓他親人來威脅他!」

此話一出,秦家的幾位長老紛紛點頭。

「這是個不錯的主意!我們有了人質,小姐就相對安全了。」

秦家家主也點了點頭,「這個辦法我看行。我已經派人調查清楚了,那小子是來自一個叫做華國雲城的地方,他的親人應該就在那裏。不過你得切記,關於混沌之力的事情一個字都不能泄露了出去。」

作為能夠打開空間通道的混沌之力,秦家家主自然也想得到。

就這樣秦風離開了仙庭之境,並且成功找到了林天成隱藏的空間通道,直奔華國而去。

話說林天成和雪凌離開了白雲洞天之後本打算去金雲洞天的。

可他們還沒有飛出一半的距離,就被兩個從懸崖之上飛落的女子攔住了去路。

這兩個女子頗有幾分姿色,年紀輕輕的,身上所透露出來的氣息卻一點都不弱。

林天成眉頭一皺,他已然察覺到這兩個人的實力竟然都達到了准聖境界,而且還一副來勢洶洶的樣子。

林天成上前拱了拱手,「敢問兩位是?為何攔住了我們的屈辱?」

雪凌的神色卻顯得有些恐慌,抓住林天成的手腕就想逃。

「快走,她們可不是什麼好人!」

雪凌知道,這兩個衣着怪異的女子是來自紫雲洞天的。

每年到了洞天大會的時候,紫雲洞天的女弟子便會出山四處抓捕其它洞天的弟子。

這些弟子一旦被抓走了,是沒有一個男弟子能夠活着出來,而女弟子就算活着出來了,也有很多選擇自殺的。

其他洞天的洞主對於此事也是敢怒而不敢言。

只因為紫雲洞天的洞主是太一宗宗主的妹妹。

太一宗宗主無妄仙人也是對他這個妹妹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其他的洞主就更加不敢再多說什麼。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