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的嬴季昌已經足夠強大了,但是他清楚,在方外之中,有人比他強,他感受過呂東源的劍,那把劍不簡單。

他撕裂了九鼎結界,不光是讓中原大地之上的天地靈氣復甦,諸人的修為暴增,同樣也讓方外得到了好處。

九鼎結界被破開,將絕天地通帶來的效果進一步的削減,以至於讓方面的實力一下子暴增。

可以說,這些麻煩都是嬴季昌自己找的。

感受到了呂東源等人的強大,嬴季昌心中的壓力更大了,他本以為自己突破天仙已經是一種命運的釋然,他必然是天下第一人。

畢竟連道家祖師都沒有突破。

但是這一刻,他心中更是多了一個懷疑,連曾經向道家祖師請教的孔夫子都實力不下於他,更何況道家祖師。

要知道道家祖師的真身可是那位高高在上的太上,縱然是九鼎結界壓制,但是九鼎結界壓制的了別人,又如何能夠壓制那位存在。

那可是號稱太上的人。

越想到這裡,嬴季昌就覺得自己有些莽撞了,所幸西遊量劫還很遙遠,自己還有時間猥瑣發育,而自己擁有長生系統,要不然,光是天庭的那位都會一指頭碾壓他。

心中念頭閃爍,這一刻的嬴季昌更加的察覺到了時間對於他的重要性。

九百多年。

他不知道自己在九百多年,能夠成長到哪一步,但是他更清楚,只要是西遊量劫開啟,他就必須要面對漫天仙佛以及在天庭當值的那位太上老君。

可以說,那個時候,也就是決定嬴季昌生死之時。

除非,在這九百多年裡面,嬴季昌修為暴增,能夠讓太上老君無法奈何自己,否則這等鎮壓之仇,必然是不死不休。

作為高高在上的聖人,豈能失了麵皮。

因為他們活的只剩下了自己的麵皮,還能夠讓他們在乎一下,其餘的恩怨情仇都在漫長的歲月之中消散了。

。 眾女心震。

如果真像蘇御說的這樣,武衡成為了第一個被宗師境後期武者擊敗的大宗師,的確可以揚名立萬,在武道界的歷史上,留下濃厚的一筆。

但這個名聲,也未必如蘇御說的那樣,與光輝搭上關係吧?

不過話又說回來,宗師境後期巔峰的修為,又怎麼可能擊敗大宗師呢?

所以說,蘇御說的這話,根本就不可能實現。

當然,蘇御現在是她們百花宗的核心人物,也是她們百花宗未來發展的最大靠山之一。

她們是不可能在這個時候,打擊蘇御的信心的。

「那明日,就試試看吧。」百花仙子道。

事到如今,看蘇御這架勢,顯然是打算一條道走路到黑了,

既然如此,她們也只有全力支持了。

至於明日的結果嘛。

也只能希望蘇御遭遇到巨大的挫折后,能夠及時的調整好心態吧。

就這樣。

一天時間轉瞬而逝。

這一天,各大勢力的掌舵人,帶着彼此重視的後裔或者子弟,前往大夏商盟所在的區域之一。

大夏廣場。

這是大夏商盟,最重要的區域之一,在以往,有很多重要的交易,都在這裏進行,但今日不同往日,今日沒有交易,有的,只是新崛起的金池郡王者蘇御,要以宗師境後期巔峰的修為,挑戰大宗師武衡。

各大勢力的人,懷揣著激動的心情,紛紛來到了這裏,就是為了觀看一場視覺上的盛宴。

此刻,這裏人山人海,放眼看去,足足有十幾萬人。

能在這裏,佔據一席之地的,都是在金池郡,或多或少,有些名氣的大族掌舵人,或者是年輕一代的傑出人物。

「今日來的人,太多了,這些人,幾乎我都有些印象,都是我們金池郡稍微有些背景有實力的人啊。他們竟然都來了,看來蘇公子這次挑戰大宗師,引起了所有人的關注啊。」

「那是自然,蘇公子如今,別說是金池郡了,自從上次擊敗龍年輕一代的至尊之一的龍傲天後,就已經隱約之間有了年輕一代王者的架勢,在斬殺龍氏一族的老一輩的天之驕子龍一劍后,名氣更是擴散到了整個贏國,事到如今,更是以一己之力,撼動了懸在我們金池郡頭頂上的那一柄利劍,蘇公子之實力與潛能,以及超絕的戰力,放眼贏國,誰敢忽視他,誰又能忽視他?」

「是啊,蘇公子簡直就是我們贏國新一代的傳奇人物,不比其父蘇戰差了。」

「蘇戰的確不錯,但當年發生了很多意外,導致現在修為遠遠落後於很多當時的天之驕子,那些人,可都走出了贏國,去往了更加遼闊的天地修行,如果要我說,應該拿蘇公子與我們贏國歷史上最年輕的武道神話王帝比。」

「是啊,王帝今年才二十歲,就已經是聖尊了,太了不起了。當年在我們贏國,也是一步步強大起來的,所創造的戰績,就如如今的蘇公子一樣,我在蘇公子的身上,已經看到了又一個王帝。」

「蘇公子的潛能,的確太可怕了,堪稱史無前例,足以比肩武道神話王帝了,就是不知道,這一次他是否還能再次創造更加輝煌的戰績呢?」

「這次肯定不行了,畢竟他面對的,可是一尊大宗師啊,要是蘇公子的修為更進一步,抵達了宗師境巔峰,那麼有一定的希望,擊敗大宗師武衡。」

「也是,蘇公子現在的修為相對於大宗師武衡來說,還是相差大了點,畢竟,自古以來,能在半步宗師境領域,擊敗大宗師的,都算是天才之中的天才了,能在宗師境巔峰領域,擊敗大宗師境的,那更是如鳳毛麟角般的妖孽,能在宗師境後期巔峰與大宗師交手數招的,也不是沒有,但那些人,在我們贏國的歷史上,也只有那麼寥寥幾人,至於以宗師境後期巔峰的修為擊敗大宗師?那根本就是無稽之談了。所以,這一次蘇公子的挑戰,結果已經註定了。」

「聽說武衡那老傢伙無比震怒,這次邀請我們來,肯定是不會輕而易舉的放過蘇公子,是要當着我們的面,羞辱蘇公子啊。」

「這老傢伙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吧,真要當着我們的面羞辱了蘇御,蘇戰能善罷甘休嗎?蘇戰現在,可是半步大宗師了,如果對他出手,他肯定不是對手的。」

「先不說蘇戰了,如果羞辱了蘇公子,以蘇公子恩怨分明的行事作風來看,誰能保證,他未來踏入大宗師領域后,不會記恨?回來報復?」

早到這裏的人,已經眾說紛紜了。

聊到的話題,都是圍繞着蘇御與大宗師武衡來的。

「你們快看,大夏商盟的主事人與黑龍會的會長來了。」

就在大夏廣場上,聊的熱火朝天的時候,遠處夏一鳴與黑龍會的會長,並肩走來,在他們身後,跟着大夏商盟與黑龍會的一眾高層。

「哈哈,夏主事,黑龍會會長,武衡大宗師人呢?」有金池郡的大佬主動走了上去,看了看四周,卻並沒有看到武衡的身影,不由好奇的詢問道。

此刻,廣場上的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紛紛看着夏一鳴,眼裏帶着好奇。

看到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紛紛看着他,夏一鳴苦笑道:「武衡大宗師還有點私人的事要處理,稍微晚一點,會出來的。」

「私人的事?」眾人皺眉,彼此看了一眼,然後非常理解的笑着點了點頭。

私人的事,恐怕是沒有。

只是託大,不想提前出來罷了。

不過他們也能理解。

大宗師嘛,多少都有點自己的脾氣。

大家看破不說破。

「哈哈,我剛上任,就看看到如此盛況,真是讓人興奮啊。」就在此時,一道爽朗的大笑聲傳來,如雷鳴,在眾人的耳畔響起。

頓時,所有人色變,此人好深厚的真氣,他們這裏足有十幾萬人啊,聚集在一起,聲勢浩大,但還是被此人的真氣壓制了下來,並且他們感受到體內的真氣,此刻也無法運轉了。

彷彿被一座大山壓制住了一樣。

大宗師!

也只有大宗師,僅靠聲音,就能壓制的他們體內的真氣無法動彈一下。

。 但是看着帝暘,重新恢復清明的黑瞳,林涵若總算是鬆了一口氣,只是她現在的表情,有些猙獰,幾乎是咬牙切齒的瞪着他……「茶茶!你是什麼人?放開茶茶!」黑氣不見了,後院的景象,就暴露了出來,在原地沒動的陸羽和魍魎,一眼就瞧見了林涵若和帝暘。

陸羽一個箭步,就躍了過去,手中的劍,對着帝暘砍了過去。

帝暘將手裏的林涵若,換了一邊,只是輕輕的一揮手,陸羽就被拍飛了。

林涵若身上,沾染了很多黑氣,整個人看起來很不好。她在帝暘手中掙扎著,發出嗚嗚類似於野獸的聲音。

帝暘皺着眉頭,看着手裏的林涵若,然後在眾目睽睽之下,居然……「放開茶茶!」陸羽看到這危險的男人,抱着自家小妹,居然還在輕薄她。他直接炸了,從地上爬起來,又要衝上去,完全沒有考慮,能不能打過這件事情。

魍魎一把抓住陸羽,他發現林涵若身上的黑氣有古怪,帝暘不是輕薄林涵若,是將林涵若身上的黑氣吞噬了,他在救她!

黑氣從林涵若的嘴中,被帝暘吸了出來。

林涵若的臉色,恢復了正常,帝暘黑色的眸子暗了暗,看着林涵若的柔軟的紅唇,連忙放開了她。

「你是她什麼人?」帝暘一隻手,抱着林涵若,抬眼看着陸羽。

「我是她哥哥,你是什麼人?想對我家茶茶做什麼!」陸羽雖然不知道帝暘是誰,但他能夠感覺到,帝暘很危險,是個非常危險的人。

「哥哥?親哥哥?」帝暘薄唇微啟,問道。

「當然是親哥哥!把茶茶還給我!」帝暘的眼神好冷啊,陸羽覺得,自己的體溫都下降了,但是他還是要把林涵若帶回來。

林涵若似乎睡著了,靜靜的躺在帝暘的懷裏。

「給你。」帝暘一個掌風推過去,林涵若就飄了過去,落在了陸羽的面前。

陸羽趕緊接住林涵若,發現林涵若只是昏過去了。

帝暘看了一眼地上掙扎的段暄,又是一揮手,段暄那沒有知覺,像是凍住了的雙腿,就有了感覺。

段暄立即爬了起來,三個人站在一起,與帝暘對峙著,氣氛有點尶尬。

「請問,您是鬼界來的鬼修?」最後還是魍魎開口了,他看出來了,帝暘對林涵若沒有惡意。

「她告訴你的?」帝暘看着林涵若的眼神,有種說不出來的溫柔。沒想到在他壽元將盡之前,還能再見她一面。

魍魎點了點頭,看來林涵若說的沒錯,這個男人是鬼修:「不知您是鬼界的哪位大人?」

帝暘這氣息不同尋常,揮揮手都能秒殺一片,就算是放在神界,也是個高手啊!魍魎猜測,帝暘的身份在鬼界,一定不一般。

「鬼王,帝暘。」帝暘多打量了一眼魍魎,他覺得有點眼熟,「你是不是有個弟弟?」

鬼王?

鬼王!

我的天哪,這傢伙來頭這麼大?

魍魎立即搖了搖頭,對於帝暘的問題,他已經第二次聽到了。

上次林涵若,也問過。

「你們來這裏,是做什麼的?」帝暘對玲瓏城還算熟悉,這個地方是相當的偏僻。

帝暘活了這麼多年,很少這麼有耐心,他看着陸羽抱着的林涵若,想要多停留一會兒。

陸羽和段暄對帝暘的警惕性太大,倒是魍魎能和帝暘說幾句:「我們來買店鋪,這個店鋪又大又便宜,茶茶要開店,賣丹藥。不過這裏太偏了,我們還是再看看別的吧!」

先別說這家店鋪,被帝暘搞得跟凶宅一樣,就是剛才的經歷,陸羽和段暄肯定也不願意呆在這裏了。

「不用看了,就買它!你們三個修為太低,缺個高手坐鎮!」帝暘對陸羽招了招手,說道,「茶茶需要休息,帶她進來。」

說着,帝暘就像是在自己家一樣,推開了後院裏的某個房間。

他什麼意思?

魍魎和陸羽對視了一眼,有點沒聽懂帝暘的意思。

「鬼王的意思是,他給我們坐鎮店鋪?」段暄在得知,帝暘是鬼界鬼王的時候,整個人都安分了。難怪能這麼厲害,竟是傳說中的那位鬼王。

只是堂堂鬼王,多大的高手啊,屈尊給他們當丹藥鋪的伙護衛?

「好像是的。」魍魎點了點頭,他覺得也是這個意思。

「不行!這個鬼王看起來好危險,他對茶茶肯定另有圖謀!」陸羽皺着眉頭,他們怎麼能和鬼修為伍,鬼界的鬼王,聽起來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看起來不像,有圖謀的樣子啊……」段暄有些遲疑,他分明聽見,林涵若叫着帝暘的名字,或許他們認識?「要不,等茶茶醒過來,我們商量一下。」

「還不進來!」帝暘的聲音,從房間里傳出來,後院的溫度,降了。

林涵若覺得自己沉沉的睡了好久,連夢都沒有做,她睜開眼睛,就看到乾淨的床幔飄動着。好半天,她都沒有想起來,自己在哪兒。

「帝暘!」林涵若猛的想起來,自己是找到帝暘了,她連忙坐了起來,氣血沖頭,有點頭暈。

陸茶茶的體質,真的太差了!

吱呀一聲,房門開了,一襲黑衫的帝暘,從外面走了進來,和林涵若四目相對。

「你醒了?」帝暘的手裏,端著剛燒好的熱水。

「帝暘,你沒事了吧!你怎麼在這兒啊?」林涵若穿上鞋子,從床上下來,走到帝暘的面前,抬頭看着帝暘。她上次不是把帝暘體內的黑氣治好了么,怎麼黑氣又冒出來了?

帝暘低頭注視着林涵若,伸出大手放在林涵若的頭上,他微微彎下腰,與林涵若平視着,眼中儘是喜愛。他輕輕勾著薄唇,問道:「小傢伙,你認識我?」

恩?

林涵若一頭問號,帝暘說的這是什麼話?

「你不認識我?」林涵若用手指著自己的鼻子,一臉蒙圈。

帝暘只是看着林涵若,看他的眼神,並不是陌生的眼神,但他卻說道:「不認識。」

不是吧!

林涵若的表情都垮了,帝暘回到七百萬年前,到底變成誰了?林涵若一直都懷疑,段暄就是老段,所以老段在七百萬年前,是段暄。那麼現在帝暘,也是這個情況?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