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手指滑動,不多時在他的手機頁面上也出現了方明治的名字。

「我幫你打,如何?」

「什麼?」任壽頓時神情一凝,趙信笑着開口,「我說,我幫你打!你不是沒打通么,我來替你打。」 正常人都知道,特工是通過偽裝滲透的方式,深入敵人的腹地,稍有不慎,暴露身份的話,分分鐘會出事。

但是,特種兵不同,有任務就上戰場,加上都是團隊作戰,局面不會那麼被動。

陳凌很清楚,那些特工由於身份暴露犧牲的不在少數。

就像溫總那些特工手下,十個有八個死在了目標人物那裡,甚至對方的兒子也是由於偽裝不過關被殺了。

想到這裡,陳凌眉頭微微一皺。

此刻,陳松看到陳凌,更加吃驚,詫異道:「我去!怎麼是你這小子?」

他真的太意外了,沒想到在這裡遇到陳凌。

陳松想了想,發現自己很久沒有見過陳凌了,好像就是在上次的新兵選拔賽之後,自己與對方再也沒有見過面。

說到選拔賽,陳松頓時感慨萬千,心底非常感激陳凌。

當時,自己揣著夢想,參加新兵選拔,想要成為特種兵,但是,沒想到,對方竟然知道自己有強制性脊柱炎,愣是絕情地將自己淘汰掉。

在夢想破滅那一瞬間,自己是奔潰的,加上這個病情擺在那裡,自己差點想一死了之。

好在後面,自己接受了治療,身體徹底康復,然後,自己再次回到部隊,參加了一些特殊的培訓與考核,才有了現在的身份。

此刻的陳松能感覺得出來,帶自己過來的這個軍人對陳凌非常尊重的,看起來陳凌就是對方的頭。

頓時,陳松的好奇心被勾起了起來,之前這個小子已經是集訓的總教官,這麼長時間過去了,應該混得更不錯了吧。

心底閃過這些念頭,陳松看著陳凌,正想開口詢問。

就在此刻,陳凌已經對著通訊設備,下令道:「全部單位注意,目標人員已經找到,下面,將那些大餐全部給我清除掉,別手軟,就是那些王八蛋打死了4個幽靈部隊的人。」

那些混蛋?

聽到這話,所有地獄火的隊員眼底寒光四射,臉上殺氣洶湧,齊齊低吼道:「明白。」

可以說,來到這裡,除了營救情報人員之外,他們最大的目的就是替幽靈部隊的人報仇。

開玩笑,傷害了他們徒弟的人,還想逍遙法外?

門都沒有!

剎那間,地獄火突擊隊所有人都抓起槍械,殺氣騰騰,朝著前方撲過去。

每個人都憋著一口氣,恨不得立刻將對方全滅殆盡。

林笑也不例外,在陳凌下令的瞬間,立刻朝著對方打了一個手勢,接著,雙腿蹬地,拔腿狂奔起來,身形閃爍了幾下,就跟上了小隊人的腳步。

但是,陳松反應就不一樣了,聽到陳凌讓人攻擊,臉色劇變,急聲道:「慢著,陳凌,你別衝動,那些人都是魔鬼,實力非常強悍,比我見過的任何一個龍牙人都要強悍,你的人就這樣衝上去,肯定會凶多吉少。」

為什麼這麼說?

因為在這之前,國家就派了兩支特種兵保護自己,但是,他們都被打敗了,還犧牲了好幾個人。

這兩支特種兵的實力並不弱,可以說,他們是自己見過實力數一數二的特種兵,但是,他們竟然都打不過對方。

這說明什麼?說明對方的實力很可怕。

不僅如此,對方的人數眾多,武器又精良,戰鬥力不亞於一支中型的部隊。

如果陳凌的人就這樣過去攻擊,絕對討不到任何好處。

陳松想起之前的戰鬥情況,心理都有陰影,下意識地拉住陳凌,嚴肅道:「你們一定要小心,那些人非常強悍,還有強大的狙擊手,槍法非常精準。」

一般來說,一個突擊隊就一個狙擊手,而對方竟然有七八個經驗非常豐富的狙擊手。

這就是陳松最擔心的問題。

一旦這些狙擊手提前埋伏好,佔據天時地利,絕對可以所向披靡,殺人快若閃電。

就算陳凌的人再多,或者實力再好,也沒轍,分分鐘會被爆頭。

陳凌咧嘴一笑,淡淡道:「陳松,你放心吧,我對我的部隊,非常有信心,你在旁邊看著就好,不怕實話告訴你,我們的人比他們還魔鬼,真的。」

陳松愣了一下,道:「你沒開玩笑吧?別怪我沒提醒你,要是你的人像上次那兩支突擊隊那樣出事,你哪裡哭去?」

聽到這句話,陳凌差點想說,幽靈部隊就是他們這些人培養出來的,不過,幽靈部隊的身份也比較特殊,地獄火突擊隊更是五星絕密,他不可能向對方說明情況。

陳凌搖頭,不以為意道:「沒事,你放心,如果真的出事,我自己會承擔後果。」

說到這裡,陳凌還將握槍的手鬆開,拍著對方的肩膀,笑起來,轉移話題道:「怎麼樣?如果你身體沒問題了,就別干情報了,跟著我干,怎麼樣?」

說實話,陳凌很想拉一下陳松。

對方是一個漢子。

要知道,強制性脊柱炎的痛苦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但是,對方在病情很嚴重的情況下,還忍著痛,毅然決然走上特種兵考核的戰場,還偽裝地很好,旁邊的人都沒發現任何的異常。

至於後面的治療過程,對方必須要承受非人的折磨,做了手術之後,還要進行各種復健。

陳凌有中醫以及西醫精通技能,非常清楚那個過程。

說真的,這個滋味很不好受。

陳凌掃了陳松一眼,暗暗點頭。

現在看起來,對方恢復得很好,甚至可以說沒有任何的後遺症。

這與對方堅強的意志力絕對分不開。

不過,以陳凌對陳松的了解,這個傢伙絕對不跟著自己干,因為對方有自己的原則。

果然,下一刻,陳松立刻推開陳凌的手,沒好氣道:「你小子想什麼呢?我現在搞特工,身份比你高多了,國家情報局知道嗎?不是地方情報局那種,屬於最上級的,還有,我肯定比你在特種部隊地位高,我們能調動你們作戰。」

這話一出,陳凌的嘴角直接抽搐起來。

特么,地位比自己的高?

7017k 武城上下打量著趙廷,確定他的衣服整齊,不像是匆忙床上的,屋子裏也沒有奇怪的味道,心裏大定。

「我來接人。」

趙廷沒有讓武城進門,只是開口,「稍等。」

趙廷轉身去看鄭圓圓,見她還睡的香甜,又洗了毛巾,給她輕柔的擦臉擦手,感覺到手上和臉上的濕潤,鄭圓圓才醒了過來。

睜眼的那一瞬間還有點發懵,等看清楚趙廷,伸手就要抱抱。

趙廷也順勢將人抱了起來。

「我怎麼就睡著了。」她懊惱的拍拍自己的臉。

「你累了,起來吧,有人在門口等你。」

鄭圓圓看了一眼窗外,竟然已經天亮了,她下意識的看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完好如初。

趙廷失笑,這個傻丫頭,他要是想做什麼,她就是親自把自己送進大灰狼嘴巴里的小白兔。

鄭圓圓起來,武城才被容許放了進來。

「姐讓我告訴你,今天小耀到北市,讓你準備一下,和她一起去接人。」

鄭圓圓瞪眼,「小耀要來?我怎麼不知道?」

武城只想吐槽,因為你的腦子全部放在趙廷的身上,還聽得到其他的事情才怪。

等整理好,鄭圓圓就要和武城離開,她在出門的那一瞬間,卻一把將趙廷的胳膊攥住。

「你今天沒事,是吧。」

趙廷點頭。

鄭圓圓笑起來,「那正好,帶你去見我弟弟。」

然後歡天喜地的帶着人出門。

於是,等幾人見面的時候,發現一輛車,根本坐不下。

但是,既然說好一起去,就沒有半途而廢的。

蕭言乾脆又開了一輛車,兩輛車朝着機場出發。

機場內。

鄭耀一身淺色牛仔褲,白色帆布鞋,上身穿着白色襯衫,身上還背着一個女式包,梳着這個時候最流行的二八分頭,再加上五官立體,膚質白皙,那模樣,和現在最流行的港城小生別無二致。

甚至有來往的人開始竊竊私語,是不是哪個大明星。

但現在的手機沒有拍照功能,就是想要拍下來確定一下,都很有困難。

而跟在他身旁的,是一個拿着照相機時不時拍兩下的少女。

少女穿着黃色連衣裙,上身套著一個牛仔色的短款外套,倒是和少年褲子的顏色正好。

頭髮燙成大波浪,這種略顯成熟的髮型,在她的身上,卻更顯的嬌小。

她墨鏡別在頭髮里,腳上踩的是細跟涼鞋,都是現在最時尚的配置。

「港城人吧。」

「真好看。」

「郎才女貌。」

這個少女不是別人,正是楚沫笙。

楚沫笙快步走在前,鄭耀推著行李箱在後面,但是一雙眼睛,卻是直勾勾的盯着楚沫笙,見她一個勁的拍照,沒有看路,無奈提醒。

「看路了,你這樣很容易撞到人的。」

楚沫笙不以為意,「不會的,我耳通六路,眼觀八方的,不可能……」

她嘴裏說着,一輛推車,或許是因為沒有放好,從推車堆里『逃』了出來,朝着兩人撞了過去。

「小心。」

鄭耀大駭,手裏的行禮也顧不得,快跑兩步,將楚沫笙狠狠一拽,那推車也剛好擦了過去。

另外一隻手控制住推車,徹底避免了一場慘案。

「抱歉抱歉,旅客您沒事吧。」機場人員急忙跑過來。

鄭耀冷著一張臉,「這種情況太危險了。」

「是的是的,您放心,我們一定加強安全。」說完,機場人員就推著推車離開。

楚沫笙緩了過來,才發現自己還被鄭耀半攬在懷裏,兩人身上的體溫都能傳遞給對方,這個姿勢,要多曖昧就有多曖昧。

她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拉開了和鄭耀的距離。

鄭耀卻彷彿絲毫沒有感覺一般。

楚沫笙嘿嘿一笑,想要將這件事情糊弄過去,卻遭到了鄭耀的冷臉。

「我不是故意的,真的是不小心。」說着摸了摸鼻子,這鄭耀自從擋了自己的老師,越來越大的脾氣了,一個不順心就給自己擺臉色,慣的他。

「你要是注意看路,就沒有這種危險發生。」

「行行行,你說的都對,我下次一定聽你的。」

乾脆認錯,至於改不改,那得看以後了。

鄭耀對楚沫笙一點脾氣都沒有,只能嘆氣,鬆開手,去拉行李。

好在楚沫笙也接受到了教訓,再也不敢東張西望,好好走路。

沒走出去多久,就見到鄭樂樂和鄭圓圓。

楚沫笙和鄭圓圓以及鄭樂樂都是好友,現在三人見面,先是一個擁抱。

而鄭耀身高也已經有一米八幾,在趙廷和蕭言面前也一點都不落下風。

「姐夫。」和蕭言打完招呼,他的目光落到了趙廷的身上。

鄭圓圓蹦躂過來,「這是我對象,小耀,你叫姐夫就好。」

鄭樂樂差點都要氣死,這麼不矜持的玩意,絕對不是他們家的。

趙廷卻是主動開口,「你叫我趙哥就好。」

鄭耀這才開口,「趙哥。」

鄭樂樂問楚沫笙,「這次過來是有工作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