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巨錘落地,輕顫搖晃。

端坐在一側的李元霸,秦用,裴元慶,岳雲四人瞬息目露精芒,他們皆是使錘高手,一眼就能看出不動昊天錘絕非凡品。

龍豐城一役,李元霸,典韋,羅世信,羊侃四將就敗在這兩柄巨錘下,如此神器,不管任何一人擁有,戰力都更上一層。

「不動昊天錘!」

「一柄不錯的神器!」

楚帝心下自語著,李元霸四將的神情他盡收眼中,這兩柄巨錘到底歸於何人,他已經心有定計。

「這兩柄巨錘乃是不可多得的神器,大帳之內,元霸,秦用,元慶,岳雲都是使錘高手。」

「朕知道眾愛卿都中意此物,為了公平起見,誰能駕馭此錘,誰就是他新的主人。」

楚帝雄渾之聲傳開,四將皆是躍躍欲試,想要上前一探究竟。

可他心裡非常清楚,不動昊天錘中李無忌的印記尚未消散,系統給出的結論是李無忌還活著。

有他的印記在其中,這柄巨錘很難重新認主,除非有人的血脈之力強於李無忌,可以先打破他的印記,之後再重新認主。

不動昊天錘擁有印記,重量高達千斤,即便是李元霸手中擂鼓瓮金錘也要遜色一籌。

四人能不能將它舉起,尚且還是未知之數。

「本王先試一試!」

李元霸率先跳了出來,移步上前,雙手緊握錘柄,怒吼一聲,將兩柄巨錘高舉而起。

「果然是兩柄神錘,本王要是擁有它,三錘可擊敗李無忌!」

李元霸對不動昊天錘非常滿意,虎虎生風的揮舞了下,放在地面上退後,示意秦用上前試一試。

接下來。

秦用,裴元慶,岳雲三人相繼嘗試,卻都未曾將巨錘移動,三人面露失望之色,可瞬息就消失了。

「此錘和趙王有緣,寶刀配英雄,趙王可駕馭其征戰沙場,實乃吾楚之幸也。」

岳飛面色無波,淡聲說道。

「既然此錘只有趙王可以駕馭,那朕就助你一臂之力,讓你徹底擁有此錘!」

楚帝屈指一彈,指尖上神火將不動昊天錘包裹,巨錘懸浮於空,轟鳴聲好似悶雷。

片刻之後。

巨錘落地,楚帝示意李元霸上前,「此錘現在乃無主之物,元霸可徹底將它收服。」

「擁有如此神器,你手中擂鼓瓮金錘就交給岳雲如何?」

「一切就依陛下之言!」

李元霸上前緊握雙錘,愛不釋手,兩頰上騰起濃郁的喜色。

聞聲。

岳飛轉身向岳雲看去,「雲兒,趙王勇冠千軍,掌中雙錘更是天下無敵,今日趙王忍痛割愛,將朝夕相伴的神器賞給你,實乃我兒之福。」

「陛下,以微臣之意,今日正好藉此機會,讓吾兒拜師趙王,微臣擅於長槍,錘法造詣只懂皮毛,可讓趙王好好栽培雲兒,為吾楚再調教出一位趙王。」

楚帝聽聞岳飛之言,輕輕頷首,覺得他言之有理。

「趙王,岳帥之子天賦不錯,以後你就教授與他,不要辜負了岳帥對你的信任。」

「哈哈~」

「陛下,岳帥,你們大可放心將雲兒交給我,一定傾囊相授,日後他一定會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李元霸對岳雲還是非常滿意。

「徒兒岳雲,拜見師父!」

「快快請起,以後莫要如此,這些繁文縟節你我師徒之間,不存在。」

李元霸上前將岳雲扶起,抬手將兩柄擂鼓瓮金錘遞給岳雲。

不動昊天錘有了新歸屬,一切塵埃落定,楚帝示意諸將落座,「李無忌生死未卜,時下龍月城內龍唐敵軍以李勣為首,一晃快一個月時間過去,朕決定冒雨進攻龍月城,提前結束龍唐之戰。」

「不知眾愛卿有何良策?」

楚帝詢問聲乍起,大帳外傳來斥候的稟報聲,眾人循聲看去,一名斥候進入大帳,跪地施禮道:

「稟陛下,龍月城北城下發現三路龍唐兵馬,人數在二十萬眾。」

「李世民增兵了,龍豐城一役后,還能增兵二十萬眾,龍唐帝國不愧是老牌一品帝國,底蘊豐厚。」

楚帝喃喃自語,揮手示意斥候退下,「龍唐援軍到來,統帥何人尚且不知,眾卿以為此戰當如何!」

「陛下,龍唐再次增兵,只有二十萬眾,足見李世民已經窮途末路,以微臣愚見,可放棄龍月城。」

白起突然開口,一語驚天,眾人視線匯聚在他身上,好奇他又有什麼奇思妙想。 劍殿。

三層。

楚帝站在玉羅剎身邊,目光戒備的看着明王,這一刻,系統開始掃描明王的信息。

人物:不動明王。

來自:光明族。

修為:封神九重。

神通:光明耀天,光明之刃,光明之界。

神兵:光明印,光明盾,光明槍。

功法:明神功,破天決。

看着眼前信息,楚帝臉色微微一變,封神九重的強者,實力比玉羅剎還要高出兩個境界。

兩人一戰,玉羅剎真的有勝算?

這時。

明王沉聲道:「你們就算聯手,也不可能阻擋我一擊,何必落得形神俱滅?」

玉羅剎道:「封神九重而已,真以為自己無敵?」

隨着聲音落下。

她主動出擊,朝着明王進攻過去,掌中出現一把血紅色彎刀,紅光閃過,空間轟然崩塌喊。

就在這時。

明王身影突然消失了,玉羅剎一刀斬空,戒備的看向四周,「你們小心點,明王的光明隱非常的詭譎,我們很難發現他的存在。」

很厲害?

楚帝嘴角掀起一抹笑意,沉聲道:「姐,左手邊一百米處,攻擊。」

嗤。

一刀斬落,空間傳開一陣激蕩。

「姐,右手三百米處,攻擊。」

隨着楚帝一道道聲音落下,玉羅剎瘋狂攻擊著,每一刀斬落都毫不保留。

明王隱藏在暗處,本想不費吹灰之力擊殺三人,沒想到自己的天賦神通,在楚帝面前竟形同虛設,完全沒有任何作用。

所以他放棄襲殺,身影從空間內走了出來,手握光明槍,向前一挺,迎上玉羅剎的攻擊。

轟。

巨響回蕩在空間內,玉羅剎身影向後倒飛出去,腳下地面出現龜裂的痕迹,宛若蜘蛛網狀。

明王目光落在楚帝身上,「你竟能看透本王的光明隱,不簡單啊,看來你身上還有其他秘密。」

楚帝道:「誰還沒有點秘密?」

明王又道:「你身上因果實在太複雜了,本王不想與你為敵,可你身上的寶物,讓人心動不已。」

說到這,他頓了下,繼續道:「要不這樣吧,我們做個交易,本王不殺你,你交出身上的一切。」

楚帝搖搖頭,笑道:「你說這話自己相信?朕看起來很蠢?交出至寶給你,你真的會放過朕?」

人心不足蛇吞象。

貪婪是原罪。

楚帝根本不相信不動明王會放過他們,因為只有死人才是最安全的,不管什麼時候都是。

明王面色一沉,冷聲道:「既然你找死,那就休怪本王了。」

光明槍瞬間金光萬丈,直指在楚帝身上,看到這一幕,他掌中天神杵出現,帝魔九劫催動,身影上氣息瘋狂飆升。

玉羅剎見楚帝準備阻擋面前一擊,縱聲道:「退後,讓我來!」

她心裏很清楚,楚帝和明王的修為相差太遠了,就算強行把修為提升到最巔峰,也不可能阻擋明王一擊。

轟。

轟。

爆炸聲傳開,兩道人影向後倒飛出去,正是楚帝和玉羅剎,兩人同時迎上明王的攻擊,但卻絲毫沒有撼動明王。

噗。

一口鮮血從楚帝口中噴出,灑落在地面上,明王握著光明槍朝着兩人走了過來,前行中緩緩開口道:「惡龍,你不會要出手阻止本王吧。」

小金沉默不語。

明王笑道:「也對,你現在弱的和蚯蚓一樣,怎麼可能是我的對手,告訴本王,劍帝楊天在什麼地方,待本王實力恢復,一定要找他一戰。」

小金道:「兩千年前一戰,你連主人一劍都擋不住,就算你重回巔峰,一樣不堪一擊,又何必自取其辱?」

明王怒道:「今非昔比,本王實力是跌落了不少,但這兩千年時間裏,本王參悟了很多神通法則,再與楊天一戰,他未必能贏。」

「既然他沒有出現,先殺了你,算是收取一點利息。」

看着光明王走了過來,玉羅剎艱難站起身子,緊握掌中彎刀,「沒想到你這麼強。」

光明王道:「本王到底有多強,不是你能想像的。」

玉羅剎道:「你要想殺他,必須先殺了我。」

說話間,她身上氣息開始瘋狂飆升,修為瞬間提升到封神九重,一頭黑髮變成紅色,雙目紅光閃爍,彷彿擇人而噬的惡魔。

楚帝看着玉羅剎身上的變化,知道她運行了修羅鎮獄勁,強行把修為提升到封神九重。

這時。

玉羅剎獰聲道:「修羅煉獄,血刀無敵。」

光明王微眯眼眸,沉聲道:「看來你在遠古修羅族的身份不簡單,修羅族最強大的神通,你居然都掌握了,不過強行提升的實力,根本就是不堪一擊。」

「光明之界。」

「光明之刃!」

隨着聲音傳開,明王身影懸浮於空,整個人好像主宰一般,雙目睥睨,目空一切。

玉羅剎毫不示弱,倩影拔空而起,揮刀怒斬下去,一時間,兩道人影在虛空相撞,滔天的氣浪衝擊出去。

血光和銀光交錯在一起,好像兩輪殘月向空間四周擴散出去。

楚帝身影被氣浪掀飛,狠狠撞擊在牆壁上,口中鮮血再次噴出,兩名封神九重的強者鏖戰,根本不是他能夠插手的。

這一刻。

他腦海中一直閃動着,方才兩人的那一道攻擊,實在是太強了,如果不是劍殿的束縛,這一擊之下,方圓千里之內勢必會被夷為平地。

嗤。

明王掌中光明槍趨勢不減,繼續衝擊在玉羅剎身影上,後者被擊飛出去,跌落在楚帝身影一側。

「螳臂擋車,不自量力!」

明王提槍落下,出現在兩人面前,繼續道:「為什麼一定要如此?毫無痛苦的死去,不好?」

聲音落下。

他揮動掌中光明槍,朝着楚帝身上貫穿下去,玉羅剎想要出手,卻發現她已經無能為力了。

就在這時。

劍殿突然顫抖起來,上空一道亮光落在,籠罩在楚帝身影上,明王的長槍撞擊在亮光撒花姑娘,身影直接被震飛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