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又向前走了十多個小時的時間,小路變得開闊起來,還會路過不少洞口,而這些洞中也會出現一些會發光的石頭,看起來跟喪屍女王所在的那個大溶洞頂部的發光石頭很是相似。

甚至有些洞中還能夠看見從下面冒出來的岩漿。

江龍不由得精神一振,這是要到了嗎?

已經過去了整整十七個小時,後面他還走的更快了一些,他至少要走了有上百公里。

在通道中行走了上百公里,如果來算垂直距離的話,江龍感覺自己應該都已經深入地下二十公里了! 好在司徒海並沒有聽到什麼,只是奇怪地問:「你怎麼還在裏面?」

慕夏穩下心神說:「姨媽把我當成了妹妹,我想着,就讓她暫時活在她的世界裏,就配合她演了一下珊珊。她現在雖然還是認不清人,但情緒已經穩定很多了。」

司徒海點點頭,讚賞地說:「還是你最懂事。你姨媽那樣罵你,誤會你,你還能安撫她……難為你了,好孩子。」

慕夏委屈又堅定地搖搖頭說:「這是我應該做的,我們是一家人呀。一家人就是要相互幫扶著過日子的。我在鄉下的時候,身邊人都是這麼教育我的。」

司徒海「嗯」了聲,說:「看得出來,你在鄉下也被教育地很好,改天我們抽個時間,一起去你長大的地方看卡,順便感謝一下把你養大的夫婦。」

慕夏脊背一僵,仔細地打量著司徒海的眉眼。

她怕司徒海察覺,所以沒敢打量多久,但她分明從裏面找到了一些類似於懷疑的東西。

司徒海的疑心還是沒完全散去!

真是一個多疑難搞的人。

下一秒,只聽司徒海說:「公司那邊,你暫時先別去了。」

慕夏頷首道:「嗯,什麼都等妹妹下葬了再說。」

「不是……」司徒海乾咳一聲,道:「我是說,既然你已經跟夜少結婚了,公司那邊還是別去拋頭露面了。如果你真想學習點什麼,我給你安排一下大學,你以前讀的那個專科學校實在太差,我想辦法找個路子,讓你去名校進修,拿張好看點的學歷證書。」

慕夏聽到這裏,更加確定司徒海還是在忌憚她。

她雖然找了個簡醫生假扮老師,但她的聰明和學習能力還是讓司徒海害怕了。

只聽司徒海繼續說道:「這樣夜夫人那邊也會更容易接受你。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們結婚,夜夫人還不知道吧?」

慕夏點點頭,道:「嗯,夜司爵是瞞着伯母跟我結婚的。」

「那就是了!」司徒海嘆了口氣,道:「那個夜夫人,虛榮的很!曾經連我都看不起,更別提在鄉下長大的你了。也怪我,沒有早點把你找回來……」

司徒海一臉自責,慕夏心裏卻是一點波瀾都沒起。

司徒海的演技也完全可以去當個演員了。

慕夏也發揮自己的演技,搖頭說:「沒關係的,我這不是回來了嗎?反正我一切都聽您的安排。」

「乖女兒。」司徒海伸手揉了揉她的頭髮。

就在這時,夜司爵的聲音從樓梯口那邊傳來:「爸,車子已經到了,可以把馨月姨媽送過去了。」

夜司爵跟着慕夏,也不叫慕馨月「媽」。

如果不是為了配合慕夏,他連司徒海都不想叫一聲爸。

這種垃圾,配?

司徒海並沒有發覺夜司爵神情的異樣——事實上,他到現在也不怎麼敢直視夜司爵。

夜司爵成為他女婿這件事,他到現在都覺得是在做夢。

但他又清晰地知道,這是事實。

這都多虧了他的寶貝女兒慕夏,只是,希望她不要也懷着什麼壞心思才好。

反正不管有沒有,他先防備着總沒錯。

枕邊人都能背叛他,何況是從小都不在身邊長大的慕夏呢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神級兵王最新章節、神級兵王三藏大師、神級兵王全文閱讀、神級兵王txt下載、神級兵王免費閱讀、神級兵王三藏大師

三藏大師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神級保安、漢逆之呂布新傳、神級兵王、武道醫婿、絕世戰兵、兄弟你妹妹我惹不起、

。 他不喜歡沒事找事。

所以迪恩思量之下,決定放棄由自己去針對莫里森。

這樣風險會更低一些。

不過為了以防萬一,他決定把莫里森掌握著特殊傳送技巧的這個消息,透露給萊恩。

以騎士團的底蘊,如果他們有心想要留下一個人,那麼別管他有什麼手段,都別想逃出13區。

至於迪恩自己,則是把目標放在了血暴選育屋的身上,相比起那些單獨的目標而言,他對於這裏的興趣要更加濃郁一些。

而且縱觀整張名單,血暴選育屋也可以說是最適合他的目標了。雖然不排除這裏的魔獸身上可能會存在血源詛咒的可能性,但只要能撿到一兩隻沒什麼問題的魔獸,迪恩都算是穩賺不賠。

與莫里森手中的那些設備不一樣,魔獸的好處就在於身為活體它們並不會被歸類為需要管理的證物,就算迪恩不要,之後也會進入到騎士團的倉庫之中,作為戰利品進行銷售。

當然,如果他作為任務參與者提出要求的話,這個程序會直接進行簡化,只要迪恩帶着自己看好的魔獸到騎士團進行一次登記,就可以把它們帶回到選育屋了。

可以說是一條光明正大的進貨渠道。

迪恩還有點不知足地想着,如果血暴選育屋能爭氣一點,保留有一兩隻特殊魔獸就更好了,哪怕只有一隻,對他而言也是大賺。

再加上血液分析設備……

大體估算了一下自己能在資格戰中撈到的好處,迪恩沉吟片刻,臉上突然露出了十分微妙的表情。

好像有哪裏不對。

怎麼感覺別人來參與資格戰是為了競爭起源公會,而他只是單純來進貨的呢?

壓下這個古怪的念頭,迪恩強制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到了針對莫里森的偷家計劃上。

這件事,他準備交給專業人士去解決。

比如說某位看起來似乎不怎麼聰明的小刺客。

迪恩回憶了一下安切爾對他所屬組織的介紹,覺得自己這項任務,應該也在對方的接受範圍內。

或許會稍有偏移,不過以刺客對詭影娃娃的覬覦程度來看,估計是不會拒絕自己的。

但目前的關鍵性問題不在於刺客,而在於迪恩並沒有對方的聯繫方式,就算想要進行委託,也找不到門路。

難不成還能指望對方看到詭影娃娃大發神威以後,主動找上門來?

這個念頭在迪恩腦中一閃而過,本來只是調侃自己的玩笑話,結果誰成想當天晚上,這位「曹操」還真就找上門了。

「晚上好。」

敲了敲旁邊的窗戶,安切爾站在還沒修補的窟窿面前,禮貌地問道:「我可以進來嗎?」

迪恩回頭看了眼完好無損的大門,深覺這種禮貌是多餘的。

他無語了一瞬后,點了點頭,「進來吧。」

安切爾從窟窿處邁進來,走進了客廳里。

靠近迪恩的時候,他看了眼朝自己揮爪的卡娜,很有分寸地停在了一定距離之外。

「陰影告訴我,您需要我們。」

小刺客一張口,就來了一句迪恩聽不太懂的話。

不過他似乎也並沒有要解釋的意思,直接就進入了正題:「我這次來,是代表組織,來向您提出合作請求的。」

說着,安切爾雙眼放空,用一種背書般的口吻道:「詭影娃娃在獸潮之中的表現……」

「停!」

一聽對方這開頭就知道後面會是怎樣的長篇大論,迪恩頭大的打斷安切爾,招呼他坐到了一旁的軟椅上。

「我大概能猜到你的來意了。」

看着在自己對面落座的安切爾,迪恩開門見山道:「我這裏有一份委託,如果你能完成好的話,我可以考慮為你們組織留幾個詭影娃娃的名額。」

這種說話方式顯然更合安切爾的胃口,他瞬間拋開腦中剛剛背好的長篇大論,乾脆道:「什麼委託?」

「我需要你幫我偷一樣東西。」

思考了一下要怎麼描述血液分析設備的外表,迪恩抽了一張紙,按照自己對這種道具的大概印象畫了個草圖。

「一邊是注入和提取,會有很多試管和魔法關節……另一邊是顯像設備……」

「我知道血液分析儀。」

安切爾打斷了他的介紹。

「雖然不知道您對我們的教育程度產生了什麼樣的誤解,但是請信任我的專業能力。」

「基本的道具辨別能力,是每一名刺客的必修課。」

而血液分析儀的相關知識,就屬於其中的一部分。

「那事情就簡單多了。」

迪恩一點也不尷尬的折起草圖,放到了旁邊。

「目標的名字是莫里森,騎士團的一名精英騎士,具體的信息你們調查一下,應該能夠查到。」

「有很多信息我不方便透露,不過估計用不了多久,你們也會知道。簡單地說,我的要求就是在不驚動房屋主人的前提下,得到這套設備,能明白我的意思嗎?」

安切爾點點頭,「很熟悉的工作。」

如果面前的是倫貝爾那類普通客人,他的回應就到這裏為止了。

不過鑒於面前的是尊貴客戶,所以為了讓迪恩安心,安切爾難得開口,解釋了一下進行這種任務的一般流程。

「我可以利用陰影的力量製作出陰影體,來代替原本的設備。陰影體是設備在陰影世界中的投射,反轉到現實世界中,與本體在外觀上沒有絲毫差異,單純以肉眼來看,不會有任何破綻。」

「雖然陰影體只擁有外殼,無法代替設備運行,但只要目標不啟用設備,就不會發現任何問題。」

他簡單粗暴地總結道,「您放心,獸潮剛剛結束,目標大概率沒有使用設備的時機,就算他有,我們也會讓他沒有。」

迪恩一時間有點不知道要怎麼評價這個計劃。

又充斥着刺客的特色,又隱隱透露出一種奇怪的莽勁。

應該是靠譜的吧……

似乎是看出了他的遲疑,安切爾還十分真誠地建議道:「如果只是偷東西的話,我很快就能把目標帶過來。」

「您可以先付定金,等收到實物再付清剩餘款項。」

他伸出一隻手,在迪恩面前晃了一下。

「只需要十分之一只的詭影娃娃,就足夠了,真的是非常划算的委託。」

「而且不需要您付現金,我們組織可以為您開通特別計算方式,等到委託金累計至一整隻詭影娃娃的時候,再進行支付。」

這個計價方式倒是還挺有意思的。

迪恩心裏一動,有種發現了新大陸的感覺。

不過等他下意識地換算了一下價格以後,就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這價格,不低啊。

書閱屋 安瀾縣,縣衙,下午時分,臨近下班休息時間。

「老柳,等下下班了一起去耍耍怎麼樣?」

王二忽的向自己看來喊道,老柳是柳玉在衙門中的外號。

「去哪?」

柳玉聞言詢問,向王二看去,見王二和趙四一起,顯然兩人已經勾搭約上。

「嘿嘿,當然是去好地方。」

王二臉上立即對柳玉露出一個男人的笑容。

「清月樓,怎麼樣,看你小子細皮嫩肉的,應該還沒有碰過女人吧,正好我和老趙今晚帶你過去開開葷。」

清月樓就是安瀾縣最大最著名的青樓,王二繼續道。

「而且聽說最近清月樓剛剛新來了一個花魁,那叫一個水嫩,而且很大…..」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