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她好幾次尋死覓活,都被察覺阻攔下去。

她在牢里過著生不如死的生活。

而這些,唐柒柒全然不知。

還因為寧檬這麼好的人死掉了而惋惜。

她也沒有多餘的時間去憂心,醫生說她身體不知什麼緣由,竟然漸漸好了起來。

他們面臨的難題也自然沒了。

她現在沉浸在懷孕的喜悅中,臉色都好了許多。

周姐是生過孩子的,她沒事就取取經,而譚晚晚知道她懷孕的事,二話不說請了一個多月的假回來。

「我還要做孩子乾媽,這個沒問題吧?」

「這個當然!你永遠是我孩子的乾媽!」

「真好,也不知道是男孩女孩,要是兩個男孩子,萬一以後面臨爭奪家產……」

「別胡說,他們不會的。」

「你就這麼篤定?封景可不是你親生的,那是時清靈的兒子,你都不為自己的孩子打算打算嗎?」

「噓,小聲點,在家裡別這麼說。封景年紀是小,但心思卻很重,聽到這些肯定會胡思亂想的。我倒希望是個女孩子,以後封家歸封景管。就算是個男孩子,我也不會讓弟弟和哥哥爭的。」

「封景更適合接管封氏集團,除非我肚子里的這個是個天縱奇才,不然還是算了吧,我覺得小景挺好的。他也是我的兒子,你也是人家的乾媽,你能不能別這樣?」

「好吧好吧,就你心地最好了。希望那孩子能夠孝順懂事點,也沒有白費你的心意。」

。 「!」

趙青葵看到司寧鬆動了開始透露哥哥的消息。

不由得勾起嘴角,默默掀開被子跑到了司寧的床上。

病床只是一米二的小床,容納一個人剛剛好,再多一個就擁擠了。

但天寒地凍的小葵花穿的又淡薄,看到她擠上來,司寧也沒轍了,只能給她騰位置。

於是小葵花就這麼順勢扒拉到溫暖的寧寧子懷裡。

感受著司寧的體溫,某葵享受地深深吸一口氣,這才抬頭看著木乃伊似的動也不動的司寧。

「所以,我哥哥到底去辦什麼事情?你知道的對不對?」

「護士說了不能亂動。」司寧答非所問。

「你沒動呀,是我在動。」某葵認真的回答。

司寧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不知該不該起來阻止這個可怕的話題。

「你記得不要激動哦,等會傷口裂開了護士來怪我。」

某葵霸道地惡人先告狀。

司寧認命地閉了眼睛,選擇眼不見為凈。

借著月光,看司寧刀削般俊美的臉龐,趙青葵頗為賞心悅目地就著他的下顎親了一下。

「好寧寧,你就告訴我吧,我哥哥去幹什麼了?是不是跟劉大明找刺繡有關?」

這件事都快把她折磨死了,到底為什麼要找刺繡。

「莫非這刺繡大有來頭?牽涉到我的身世?」

想到原主母親的刺繡,趙青葵也曾想過,也許母親不是普通人,莫非還真是這樣?劉大明知道了這朵刺繡的來歷,所以才想知道它的出處?

本來司寧還在為小葵花那輕輕的一吻心神蕩漾,但下一秒某葵已經發散性思維地來到破解身世之謎的大門之前,司寧也終於清醒了。

他無奈地抬手揉揉趙青葵的腦袋:「明天就知道了。」

「可是人家想現在就知道嘛。」某葵在司寧的胸前畫圈圈。

司寧受不了她這樣,默默握住了某葵的爪子。

「如果你再亂動,我就要請你回去了。」

「那不行。」賣色失敗的某葵老實躺平:「醫院的被子太冷了,我蓋了一中午都不暖,我可是為了你才留下來的你得收留我。」

司寧無奈地嘆氣,不知該拿她怎麼辦。

「而且我又不做什麼,你也做不了什麼,咱一人一個被窩那叫資源浪費,還不如整合到一起互相取暖呢,對吧。」

趙青葵原本是想用美色讓司寧老實交代的,奈何美色不管用,而他的被窩又實在是溫暖,某葵只好退而求其次,得個便宜的暖爐也不錯。

司寧聽著她絮絮叨叨頭頭是道,心軟的想:只能十分鐘,十分鐘一到就讓小姑娘回去。

趙青葵得到司寧的默許,高興地差點在他懷裡轉圈圈。

不過考慮到某寧的傷口很脆弱隨時會裂開,她只能乖乖的躺著。

就在司寧數著時間,等待把小姑娘提溜回去時,懷裡的小姑娘爪子動了,她扯了扯他的衣擺。

「司寧,你今天有沒有感受到竹筐嫂子她們身上有一股奇怪的味道。」

「什麼味道?」

回想了竹筐嫂子她們,除了熱情與關切,司寧並未感受到什麼異常。

。這個時候,看到王文功開口說話了,就見他笑著說道:「各位籌碼都拿出來了,那就別耽誤時間了,快點開始吧。」

他話說完,便是安排荷官開始洗牌,接著按照順序依次給三個人,發行手中的撲克牌。

在將三張牌留底后,荷官對著三個人說道:「請叫牌!」

按照之前的發牌順序,林辰來是第一個可以叫牌的人。他將手上的牌整理了好之後,想了想開口說道:「第一把牌,我就叫一分吧。」

在林辰來叫完后,第二個輪到余老闆,似乎……

《逍遙小醫仙》第289章試探 仲夏點了點頭,道:「自是當真,千萬年前,氹響國名為梵城,確是一座深不可測的頑城,那梵城佛陀眾多,卻也聚集些道士阿彌,便是這些佛陀與道侶,將這梵城的修行大業提升到了獄界的首位!」

「倒也是光鮮至極,必受其害,卻聞一場天地間難數的大戰,將這梵城消亡了,直至幾百萬年前,梵城再次被諸方勢力重建,卻也無了當時的盛景,只是那符印之術倒也寄存下些許!」

仲夏說完,長嘆了口氣,道:「倒是可惜了那枯木鑰匙,爺爺曾囑託我定要去那三岔幽羅界望一望,卻也不知為尋些什麼,他倒是也從未多言過!」

於尊淡淡地點了點頭,道:「我想罷,除了那枯木鑰匙,也定有其他的法子打開那扇大門罷!」

仲夏淡淡地搖了搖頭,一臉哀愁道:「爺爺曾說過,那三岔幽羅界,唯有尋得枯木鑰匙才能打開,倒是那佛陀古界有諸多妙法可以打開!」

於尊淡淡地點了點頭,道:「三岔幽羅界,我自會幫你打開,倒是佛陀古界乃是我與琪兒相聚的妙法,我卻不能先顧之三岔幽羅界!」

仲夏臉上帶着一絲燦爛的笑意,道:「哥哥,我何時要你去三岔幽羅界了,若是哥哥能與琪兒姐姐重新相聚,美滿團圓,仲夏便是失了任何,也定心底安愉!」

於尊心底略有些疼痛,長吁了一口氣,道:「仲夏妹妹,你既是我妹妹,我怎會看你不開心的模樣!倒是於尊,心裏苦些也就罷了,我怎會讓你比我先苦?」

這時,仙弦忽道:「公子,我記得師公說過,這氹響國似有一道密符不知是封印何方小世界的,我等即便在這啰嗦些許,倒不如去尋得那道密符,去探窺一下新的世界如何?」

方成亦坦言道:「於師哥,那小世界裏卻也盡皆存在些妙法符印,若是機緣巧合,倒也能尋得些大世界的符印!」

於尊點了點頭,道:「仲夏妹妹,於尊定會助你去往三岔幽羅界,此刻,我需你等的力量,卻也是無可奈何,望通情達理,勿要與於尊爭辯!」

仲夏、仙弦、方成盡皆笑道:「何來的爭辯,大師哥願去往哪裏,便去往哪裏,我等自是無些異議!」

仲夏亦道:「確是如此,哥哥願去往何方,仲夏自是鐵心追隨就是了,哥哥心底無需做些忸怩,我等便是些乾脆利落的豪雄!」

仙弦笑道:「於大哥,你說如此話語,卻也忘記我等為何追隨你征戰天下了,於大哥既實現了自己的願望,我等自也實現了我等的願望,這皆是一致的!」

於尊捶胸大喝道:「既如此,你等皆我於尊至親,便隨我於尊一同討伐天下罷!」

這一日,眾人離開了井城,卻也是這一日,南澤起了一場大戰。

乃是游風國與赤侶國引起的,而戰爭的起因,乃是一方寶物所致,至於是何寶物,卻無一人知曉。

那鳳仙守在宮闕中,蠟炬上的燭淚已堆疊了好厚的一層,晦暗的燈火,在大殿中煢煢孑立形影相弔,一官差忽喝道:「啟稟娘娘,前方有密保傳來」

鳳仙淡漠道:「念!」

那十數語卻令這位孤瘦的女王,心思複雜了許多,那絕美的側臉,在恢弘的燈火下,漸漸刻下一道好看的輪廓,垂在那宮門上,卻又是一陣寂寞空庭晚。

鳳仙——氹響國第十八代女王,執掌氹響國超十餘萬年,確是一位武道了得的完人。

此刻的她,心底竟有些蹊蹺,卻是因那封密報所致。

若是至多時候,她乃是一位愁緒滿懷溫文爾雅的女王,此刻的她,心底卻漸狠了些許。

那傳信的密探,在離開之時,便被她用秘法,攪亂了其神經,倒也不會再記得那秘書了究竟是何物了。

而今,站在氹響國最高的城池上,她落寞的容顏上,略有些淚痕,順着那白皙的皮膚,一顆顆墜在了闌幹上。

她大喝了一聲:「來人啊」

確是十幾位曼妙的女子,道:「不知姐姐尋我等來所為何事?」

鳳仙臉上略有一分苦澀,道:「找你定不是些好事,你等亦懂!」

那十餘位女子,皆笑道:「姐姐何來的客氣,我等追隨姐姐十餘萬載,卻也經得起些風雨與烽火,倒是姐姐一次次偏袒妹妹們,才令我等存活至今!」

鳳仙略有一絲凄楚,道:「那你等可知此次我尋你等,所為何事?」

眾女子皆點了點頭,道:「自是知曉,姐姐心底的暗疾,由來已久,如今能幫姐姐破了這頑疾,妹妹們自是可矣!」

鳳仙苦澀的笑道:「可這一次,我等可能是相聚的最後一次,你等亡故,我也必會追隨,想罷去了那鬼蜮界,卻也不定再會遇見各位!」

眾女子朗笑道:「姐姐何必如此惆悵,我等既隨姐姐心愿,定是有些把握,姐姐不必太過憂懷!」

鳳仙點了點頭,道:「既如此,你等去辦罷,願妹妹回歸,再次與我執掌天下!」

眾女子淺笑吟吟,道:「自會隨了姐姐心愿,姐姐勿要挂念我等,我等隨去隨來!」

這時,那宮闕外的一方閣樓里,傳出了一首《空庭晚》,「訣別杏花雨,誰與棲,棲烏雀聲聲慢,誰往來,定不負韶華探春時,探那宮中明闕慌慌,此去空庭挽別離,勿要些千蹤覓事,老往!」

這一夜淚灑闌干,寂寞空庭晚,那女王單薄的身體,似一道圓弧,將那古今多少事,赴往笑談中。

而此時,在那氹響國中央一座城池的於尊等人,已看到了一條深刻的痕,確是一個國度的命痕。

那寂寞的瀟瀟雨歇停望眼,那斑駁的垂垂白髮凋碧樹,那一片片璀璨的過往,只剩下一息感嘆。

好罷!這只是人生賦予你的一切。

鏘!鏘!鏘!

那一架架弓箭拉滿了弦,飛射而出,倒似是一條條狡黠的游龍般,穿插著燈火輝輝的城池夜空。

風漸歇,一滴晨珠順着竹葉啪嗒一聲砸落在地上,那晨珠四濺,變成了幾株飛花,浸潤在早起的晨色中,愈發的冷傲與孤艷。

狹窄的巷弄里,本就廖無人煙,置上那清濡的苔蘚,倒是令這巷弄變得更加孤單寂寞了些。

那晨珠砰的一聲,砸在鬢角上,少年的白髮,順着歲月的滄桑逆轉,而漸多了些。

嗖!嗖!嗖!

那天上的鏑箭划著風而去,之後釘在一幢幢恢弘的大殿木門上。

鏘!鏘!鏘!

其音格外嗆耳,卻也不覺多時,那宮門上業已釘上了數萬具弓箭,那弓箭足有一人身長,極為的粗悍鋒利。

於尊等人望着長空,聞着那街市上比比皆是的惶恐與愁楚。

此時,幾人正處於氹響國第二都城——曉城!

卻也有些箭鏑墜落在地,聞着些烽煙滾滾的怒嘯,這箭鏑噼里啪啦的射在街邊巷陌,一些運氣不好的城民恰好成了那箭鏑的靶子,卻也不知是何人在遠方,歡呼高喝,稽首跪拜。

於尊心底一愣,忽道:「仲夏妹妹,此城定是與井城有所關聯!」

仲夏愣了愣,頓時大驚失色,道:「哥哥指的是枯木鑰匙?」

於尊點了點頭,幽幽道:「不然呢?這世間的個中道理,卻不僅僅是我等明了些,卻也有些參差巷陌有下位者知之」

仙弦略有些猶豫,頓聲道:「於公子,你當真想求那柄枯木鑰匙?」

這時方成臉上亦帶着一分苦澀,道:「於師哥,你若真想去三岔幽羅界,我倒是可以給你一個建議」

「哦?大橙子你有何看法,但說無妨!」於尊臉上雖掛着笑意,心底卻漸多了些糾結,道是這三岔幽羅界難道有何秘辛?

方成一臉苦澀,道:「於師哥,這三岔幽羅界,根本就不是人待得地方!」

「哦?何以見得?」於尊心底漸多了一絲恍惚,道。

他知覺接下來方成所要述的可能與琪兒有關。

方成觸了觸鼻子,打了一聲阿嚏,道:「三岔幽羅界乃是魔王們所居之地,漫天荒風,滿地朴屑,倒是些荒兒蠻兒去了倒還好,那魔王對些荒兒蠻兒無些興趣,若是於師哥去了,那恐怕難以脫逃了!」

於尊點了點頭,一臉笑意,道:「那又如何?」

方成又打了一個噴嚏,卻是因這連日來陰雨綿綿的天氣所致,道:「於師哥,當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