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人群中央則是有着一株巨大古藤,枝幹極粗,宛如水缸,藤蔓一株株垂下,數以百計,彷彿蓋上了罩子,藤蔓之間有着一朵朵花苞,卻是有着七、八百朵。

據說,這株古藤已經存活數萬年,每五千年開一次花,每次都能引來諸多強者爭奪。

那七、八百朵花苞不會全部綻放,據說只有不到十分之一能夠成功綻放,其餘的都會成為那綻放花朵的養料,在它們綻放之際而枯萎。

綻放的花朵會散發出花粉,若能將之吸入體內,可以滋養身體,甚至可以增強自身對於元素的親和力,能夠加強吸收元素的速度,也就是修鍊速度。

而每朵奇花的花瓣則擁有着濃濃的能量,堪比中級靈尊,每朵都有着四五瓣花瓣,合起來堪比六重天巔峰靈尊了。

這奇花對於秦楓本身已是作用不大,但對其控獸有益,而且對於另外三女,特別是剛突破到靈尊的王璐瑤而言,是不可多得的至寶。

四人沒有太靠前,在外圍尋到一處人少之地休息,並仔細打量著四周。

「看,是倪混與倪沌。」王璐瑤發現了倪沌兩姐妹,對秦楓三人輕聲說道。

秦楓朝那望了眼,只見倪沌二女待在人群前方,沒有收斂氣息,都是高級靈尊,這等實力在這裏算是極強了,四周空處一圈,時不時有目光落向她們,帶着忌憚、帶着驚艷、帶着猜疑,而她們卻是渾然不覺。

距離奇花綻放還有兩日多的時間,秦楓等人一邊修鍊一邊探聽消息,同時也隨時關注著四周的變化。

龍鷹宗的人馬極為醒目,距離古藤最近,足有百餘人,其中靈尊有着近三十人,實力不容小覷。

而另外三大頂尖勢力也紛紛到場,不過與這作為主場的龍鷹宗相比卻是差了一些,每個勢力都來了八十多人,而靈尊有着二十來人。

除了四大頂尖勢力之外,具備一定實力的大勢力也來了不少,其中較強的有着六個勢力,基本都來了六、七十人,而靈尊也有着十五、六人。

但更多的是一兩名靈尊帶着十來名靈宗,這等實力相對弱些,但也有着渾水摸魚,搶奪奇花的資格。 浮光自從把花朧月救下來之後就一句話都沒說,她就像是一個背景板,但是卻是一個十分漂亮的背景板。

花東勛微微歪頭,目光就落在浮光的身上。

他眼睛一亮,眸中掠過一抹驚艷。

如此美人,便是宮中都不常有。

他正要說什麼,花朧月卻擋住了的花東勛的目光,說道:「剛剛過來的時候瞧見幾個人和刺客在纏鬥,是你們的人嗎?」

花東勛一聽這話,立即想起來還有人在給自己賣命呢。

他立即點頭,說道:「是卓大將軍,小……寧公子,可否請你救救他們?」

花朧月面無表情的說:「價錢翻倍。」

這下子不緊急是花東勛懷疑花朧月缺錢,就是浮光都不由得懷疑起來。

她之前是缺了小可憐吃食?

怎麼這麼缺錢?

【氣運子要干大事,估計花銷比較大吧。】萬靈書說道。

見縫插針的007:【小仙女,你的小可憐居然問別人要錢,這對我敗家系統是一個奇恥大辱,請小仙女……】

浮光渾身散發著危險,她說:你想說什麼?

【小仙女,這兒子也是需要富養的,你看看,別人家孩子有的,難道你不想你家孩子也有?】

浮光很認真的想了想,忽然覺得007說的是十分的有道理,於是就答應了下來。

在花朧月把事情處理完,正打算和浮光解釋一下就和花東勛走的時候,浮光忽然說道:「你晚一點隨他進宮。」

花朧月聞言,愣了一下,對浮光這話有一點點的意外。

但他還是點頭應了下來。

花東勛並非好色之徒,但是這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更何況還是這樣一個大美人。

「姑娘要一起進宮嗎?」花東勛友好的說道。

花朧月看向花東勛的目光有點冷了。

花東勛撇撇嘴,他還沒做什麼呢?至於這麼盯著他嗎?

「那邊的人我已經救了,你們直接過去就好。」浮光對花東勛說完就拉著花朧月走了。

花朧月本以為浮光會對他說什麼,或者說質問他這些事情。

這會兒已經接近中午了,浮光拉著人去了京城最好的酒樓,先是去吃飯。

「寧家主?」掌柜的似乎認識浮光,看見浮光就很和善的打招呼。

浮光優雅的笑笑,點頭,「掌柜認識我?」

掌柜笑笑,說道:「實不相瞞,這酒樓是林家旗下的,家主早就吩咐過,寧家主來用膳不必花錢。」

浮光莞爾一笑,還不等她說什麼,花朧月就說道:「不必了,浮光和林家主也什麼關係,如此一來反倒不好。」

掌柜的並不認識花朧月,只是這一看這人生的器宇軒昂,俊美無儔,一看這氣度,便是那王公貴族,也是分毫不差。

可是,此人和寧家主,又有何關係?

他需要稟告家主嗎?

「掌柜的,來些酒菜,銀子我照付,有什麼問題讓林星洲來找我。」

花朧月可不喜歡聽這話,他乖巧的被浮光拉上樓坐下,這才發表自己的不滿。

「姐姐,這林星洲是故意敗壞你名聲嗎?」

。 阿德里安徹底傻眼了,喃喃自語道:

「短短几個小時而已,價格就瘋漲五十倍,這個世界怎麼了,人們都瘋了嗎?」

與此同時,他內心深處不禁產生了一種父權不保的焦慮感!

難道自己一輩子的辛苦,也抵不上兒子在互聯網挖礦半個月的收穫?這太荒謬了!

要說沒有壓力那是假的,阿德里安此時只想說,壓力山大啊!

非但阿德里安,同在現場的另外幾個人,也全都愣住了。

直到陳宇和伊蓮跑遠,他們方才醒來。

緊接着,博杜安就急切地問道:

「雷諾那個傢伙說的是真的嗎?阿德里安,左岸幣難道真的在幾個小時之內就暴漲了五十倍?這實在太瘋狂了!」

阿德里安轉頭看了看他,然後面色凝重地點說道:

「肯定是真的,雷諾是茱莉亞的學生,我對他有一定了解,他知道我在國會財政委員會工作,這種事情不會胡說!」

「既然是真的,那咱們就要認真討論一下這件事了,重新認識左岸幣,說實話,幾小時瘋漲五十倍的貨幣,我從未見過,連聽都沒聽說過!」

博杜安接茬說道,表情非常嚴肅。

跟阿德里安一樣,他也是法國國會財政委員會的一員,而且是領導人之一。

財政委員會負責的,就是法國財政和金融政策的制定與實施,自然包括貨幣的發行,以及金融市場的穩定。

幾個小時暴漲五十倍的貨幣,他們哪裏見過?

這是有可能引發金融動蕩的重大事件,他們能不關心嗎?

此時的他們,哪裏還有心情跑步啊!

阿德里安點了點頭,隨即掏出手機,開始跟自己的秘書聯繫。

電話轉眼就已接通,阿德里安沉聲說道:

「早上好,伊莎貝爾,你立刻搜集所有與左岸幣相關的資料,包括最新價格和交易情況,上班時我要看到這些資料!」

另外一邊,博杜安也掏出手機,在給別人打電話。

「多米尼克,別休假了,立刻來國會,發生了一件大事,法國出現了一種全新的虛擬貨幣,叫做左岸幣。

今天凌晨兩點,左岸幣剛剛上線交易,幾個小時就暴漲五十倍,咱們必須討論一下這件事,看怎麼應對!」

打電話召集人手的阿德里安和博杜安哪裏知道,就在他們打電話的這個時候,左岸幣的價格再次暴漲,已經衝到一美元了!

如果讓他們知道左岸幣已暴漲一百倍,估計就要一路狂奔,衝進國會大樓了!

他們擔心左岸幣會引發金融動蕩的同時,,世界各大虛擬貨幣交易平台、以及眾多虛擬貨幣論壇上,卻是一片狂歡,早已徹底沸騰!

對左岸幣而言,價格達到一美元無疑是個裏程碑式的事件。

這意味着,它已經超越絕大多數虛擬貨幣,正式披上了明星光環!

……

跑完步回家的路上,巴斯蒂安再次打電話過來,陳宇卻沒有接,只是笑了笑,就掛斷了電話!

這個傢伙打電話過來要說什麼,不用猜也知道。

無非就是通報左岸幣的最新價格,在電話里瘋狂叫喊一陣,釋放一下激動的情緒,並分享成功的喜悅!

陳宇偏偏不讓他如願,故意讓這個傢伙憋著,看他能忍多久!

回到家裏之後,陳宇和伊蓮就去洗漱了、然後吃早飯,並沒有再去查看左岸幣的最新價格和其它信息!

想都不用想,現在所有虛擬貨幣交易平台、以及所有虛擬貨幣論壇上,肯定都在談論左岸幣,氣氛熱烈的如同一座座火山!

時間來到上午九點,陳宇開車把伊蓮送去公司上班,然後返回了塞納街,準備開門營業!

打開古董店門的第一件事,他就把那塊白板上的廣告改了。

他將使用左岸幣付款的折扣,從八折降到了六折,折扣力度非常可觀!

當然,這只是個噱頭而已,現階段根本就沒有幾個人會用左岸幣付款,之前倒是有人想從他這裏收購一點左岸幣。

改完白板上的廣告,他又把店門鎖起來,然後來到隔壁咖啡館,找到了老闆費力克斯,直言不諱地說道:

「費力克斯,之前我不是說過嗎,如果有人在你這裏用左岸幣付款,我願意溢價10%收購,現在我再提高十個點,溢價20%收購!

也就是說,如果有人在你的咖啡館里用左岸幣付款,只要你把那些左岸幣轉讓給我,就可以多賺20%的利潤,你看怎麼樣?」

聽到這話,費力克斯的雙眼驟然亮了起來,直放光芒。

但是,他並沒有立刻給出回應,沒有答應或拒絕,而是思考起來。

沉吟片刻,他才好奇地問道:

「雷諾,你為什麼要這麼做,讓我白賺百分之二十的利潤,這樣的好事我以前從沒碰到過,我不是很理解,能解釋一下嗎?」

陳宇並沒有隱瞞這位鄰居,而是如實相告。

「原因其實很簡單,費力克斯,今天凌晨兩點,左岸幣正式登陸法國最大的虛擬貨幣交易平台,可以在線上交易了。

到早晨六點,左岸幣的價格就從一美分漲到五十美分,暴漲了五十倍,現在價格肯定更高,或許已經超過一美元!

在所有虛擬貨幣交易平台上,根本沒人出售左岸幣,迄今為止只成交了一筆,我想試試能不能在線下收購一些!

所以我才來找你,非但你的咖啡館,塞納街上其它商家我都會一一拜訪,開出一樣的條件,看能否達成合作協議!」

再看費力克斯,已被震撼的目瞪口呆,愣在了原地。

「我沒聽錯吧?幾個小時就暴漲五十倍,甚至更高,簡直是瘋了,搶銀行也沒這麼快啊,這究竟是虛擬貨幣,還是黃金?」

費力克斯喃喃自語着,兩個眼珠子都已經綠了,跟美元一個顏色!

看着費力克斯這副模樣,陳宇不禁笑了起來,他早就料到是這種結果,這正是他想要看到的!

事實上,通過塞納街的這些商家收到大量左岸幣,他壓根就沒奢望過,能收到最好,收不到也沒關係。

他真正的目的,是通過這種方式讓左岸幣以最快速度進入巴黎的現實支付場景,跟現實世界緊密結合起來,進一步提升價值!

再者說了,塞納街這些粘上毛比猴都精的商家,哪裏會把到手的左岸幣轉讓給他,肯定也是持幣坐等升值!

事實正如他所料!

清醒過來的費力克斯,立刻迫不及待地說道:

「雷諾,你能不能給我介紹一下左岸幣的情況?如果左岸幣確實有很大的升值潛力,我這家咖啡館也可以接受左岸幣付款。

可以的話,我想請你幫忙註冊一個虛擬貨幣交易平台賬號,並教我一下收付虛擬貨幣的流程,那樣我才能接收顧客支付的左岸幣!」

「當然沒問題,費力克斯,這些東西並不複雜,很快就能學會!」

陳宇點了點頭,答應的非常痛快。

接下來,他先是打開ZEBITEX,看了看左岸幣的最新行情。

此時,左岸幣的價格已經來到一點二美元,價格上漲的那條趨勢線,陡峭的如同九十度懸崖!

看到這一幕,費力克斯立刻陷入了瘋狂,眼珠子瞬間就紅了!

隨後,陳宇就開始教他如何註冊虛擬貨幣交易賬號,如何進行交易,如何在店裏進行收付等等。

非但費力克斯,這家咖啡館的所有員工都涌過來看熱鬧!

當他們看到左岸幣的最新價格,了解左岸幣的瘋狂漲幅之後,一個個也都紅了眼,每個人都想註冊一個虛擬貨幣交易平台賬號!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