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在火圈外圍,又零零散散地撒出去一些哨兵。這樣一來,就是有人想過來,也極容易被發現。

彭少輝見越軍們不顧一切地睡倒了,心內十分著急。

李志明只是讓他們原地休息,並未說在這裡過夜,如果這樣一睡,一覺還不知睡到何時。而且,部隊好久沒吃飯了,補充能量便顯得非常重要。

於是,他叫來這股越軍的連長,連連催逼他命令部隊抓緊時間吃飯。

越軍的飯食很是簡單,如果不是在營房內,他們基本上不埋鍋造飯。人人手裡都有現成的米糰子。從兜里掏出來,大口吞下即得。

很快,睡倒的人群中傳來那名連長的喲喝聲,「先給老子吃飯。吃完了再睡。」

他不這樣說,也是沒辦法。明著讓人家休息,總得讓人家坐下或躺下。眼皮又不是屬於別人的,睜開與合上,當然是自己說了算。不少越軍在越軍連長的催逼之下,硬是半睜著眼把飯糰子啃了下去。

如果事情就這麼下去,也就算順利了,可它偏偏不。就在彭少輝坐在一棵大樹下,也準備打個小盹時,林子里突然響起了槍聲。

槍聲一響,剛剛休息下的越軍便炸了窩,慌忙之間拿起槍,便朝圈外跑。

倉惶之間,彭少輝一個翻滾便落到了樹后,舉著槍朝槍聲方向看。

槍聲並不是很激烈,打過幾個點射后立時便靜了下來。

「什麼情況?」彭少輝向跑過來的那名越軍連長問。

「哨兵發現前面有人在活動。」越軍連長還沒到近前,便把這情況說了出來。

彭少輝一聽,心裡很是高興,這說明他們離北寇很近了:「通知部隊立即出發,追上北寇。

就在越軍不停地折騰時,吳江龍帶著偵察大隊已經走出了這片叢林。叢林之外,是一道峽谷,峽谷對岸便是一道高高山樑。面對此情此景,吳江龍不止一遍地看過地圖。他對這裡太熟悉不過了,那不是別個—正是八里河東山。

吳江龍笑了,李森笑了,跟著他的所有隊員都笑了。

各分隊做好準備,準備過山。

山是讓人攀的,可是,守山的人卻不一定讓你過去。現在,吳江龍他們所處的位置並不是國內,在沒有翻越這坐大山之前,這裡仍然屬於越南境內。所以,過山並非那樣簡單,沒有一場苦戰,很可能便過不去。弄不好,還真有可能血潵這片土地上。

吳江龍拿下望遠鏡,對趕上來的的李威說,「李威,你的那個班回來沒有?」

「還沒有。」李威一臉苦相。

「派人去接,」吳江龍瞪起了眼。眼看回家在即,他說什麼也不能再把自己的戰友丟下。吳江龍又問,「電台沒聯繫上嗎?」

這是吳江龍特意為後衛準備的電台。為了不讓這些戰士們跑來跑去耽擱時間,他特意給他們配了部電台。

「從昨天晚上就聯繫不上,不知是壞了,還是他們出了問題。」

「命令部隊停止過山,救出我們的人。」吳江龍意識到可能是這些戰士出現危險,所以才做出這個決定。

。喜走在路上,想到卓草前不久所提之事倍感無奈。正好李斯今日也在,等他知曉卓草計劃后恐怕後面也就睡不著了。還好,這事和他無關。

此刻夜已深,能聽到些許蟲鳴。李斯帶著李鹿走在最後面,父子二人走在鄉間小路倒是頗為難得。望著又張高些許的李鹿,李斯忍不住長嘆。

這小子,終究是長大了。

《大秦:開局錯把秦始皇當爹》第164章蘇荷的朋友,超大壇! 方牧一連捏碎了近百顆各種丹藥之後,他種下的這一片千丈竹才終於有了成型的跡象。

絲絲縷縷的靈氣自千丈竹的竹葉上溢散而出,在指天山的山頂凝聚出了一層薄薄的霧氣。

然而方牧卻並沒有打算就此罷手。

他再次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了幾十顆品質稍差一籌的丹藥。

將這些一股腦的捏碎並撒了出去之後,他這才對著一旁的萬山青揮了揮手道:

「行了,現在護山大陣的核心已成,你繼續下一步吧!」

「哦……哦!」

萬山青愣愣的點了點頭,才意識到自己的事還沒有做完。

他略略穩了穩心神,便用自己手中特製的法器一劃。

周圍的道韻一陣震顫后,他提前布置好的陣基便于山頂那片千丈竹勾連在了一處。

隨著那片千丈竹所釋放的靈氣越來越濃郁,整個護山大陣的框架也越來越清晰。

方牧看著那一處處亮起的陣基,滿意的點了點頭。

萬山青如今實力大損,身軀與靈魂也沒有完全匹配,但他這一手陣法造詣卻依舊冠絕蒼琅界。

這短短三天的時間,他所布置的這個護山大陣,便足以擋住太玄境修士的狂轟亂炸了。

雖然這個防禦能力,在方牧看來仍舊有些低了,但在蒼琅界卻仍舊是獨一份。

能擋住方牧一巴掌的護山大陣實在是不多,所以他也就不再苛求太多了。

方牧沒有等待護山大陣徹底激活,便繼續擺弄起了手中的儲物戒指。

這次他取出的,是一方無曇木。

無曇木的品質比千丈竹差了許多,無法為護山大陣提供靈氣,但用來蓋房子卻是綽綽有餘了。

隨著他一根根扔出,一座座由無曇木搭建的房屋漸漸成型。

初時,下方那些修士還瞠目結舌的數著無曇木的數量。

到了後來,他們就漸漸麻木了。

當最後一間房舍蓋好了之後,山頂那片千丈竹也已經大半成型。

雖然它們還沒有徹底成熟,但在百多顆靈丹的滋潤下,卻已經將根須深深扎入了地底靈脈中。

用來給護山大陣靈氣已經綽綽有餘了。

千丈竹所展現出的神異,完全對得起它頂級天材地寶的身份。

短短的片刻中,竹林上中溢散出的靈氣就已經凝聚成了一層薄薄的霧氣。

這些霧氣緩緩下沉,漸漸朝著山腰下方的那些房舍蔓延了過去。

方牧看了片刻,卻覺得好像有哪裡不對勁。

他又琢磨了一會兒,才猛然意識到,自己蓋的這些房子沒有窗戶。

於是他又取出了一枚儲物戒指。

這枚儲物戒指中裝的,都是空靈玉。

跟仙緣玉相比,空靈玉的品質要差上幾個檔次。

一塊人頭大的空靈玉中即便吸滿了靈氣,也只夠紫雲境修鍊一日而已。

不過這種玉勝在儲量極多,幾乎各個門派都有許多存貨。

方牧當時特意收集了不少。

他隨意取出了幾方,一頓切割之後,便將每個房屋都裝上了窗戶。

雖然房屋不少,但所用的空靈玉卻並不多。

方牧取出的這幾方竟然沒用完。

於是他琢磨了片刻后,便重新將這些玉切割了一下,在這些房屋之間鋪了幾條甬路。

當儲物戒指中的空靈玉只剩下最後幾方的時候,房屋周圍的甬路已然貫通在了一處。

此時,山頂上那由靈氣凝聚成的薄霧,也蔓延到了此處。

在靈氣的澆灌下,由空靈玉鋪設而成的甬路散發出了淡淡的光芒,看起來讓人頗為舒暢。

不過這種讓人心曠神怡的光芒,卻讓山下的一小部分修士慌了。

他們看著自己手中那由空靈玉雕刻而成的賀禮,又看了看頭頂那片發光的甬路,不由有些莫名的心虛。

方牧卻並沒有在意。

他早就知道那些小門派拿不出什麼像樣的賀禮。

他凌虛而立,看著下方那霧氣朦朧的指天山,不由頗為滿意。

不過他看了片刻后,發現下方的指天山美則美矣,卻似乎缺少了一些點綴。

於是他再次取出了幾個儲物戒指。

這些儲物戒指中,裝的都是那些即實用,又能點綴門派的寶材。

一番播撒之後,指天山才漸漸豐滿。

此時,下方那些修士已經徹底的麻木了。

就連身形虛幻的翟衛林也差不太多。

他的本體雖然也已經在曜真界開宗立派,卻同樣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多的天材地寶。

眼見著方牧彷彿不要錢一樣將各種頂級的寶材一通亂扔,他也漸漸從最初的震驚變得有些麻木了。

直到方牧將一塊通體翠綠、足有數百噸重的玉石扔到一片空地上的時候,他才驟然瞪大了眼睛。

翟衛林將這塊玉仔仔細細看了好幾遍之後,才一臉的不可思議道:

「這,這不是我門前的那塊壓山玉嗎……」

他話音剛落,方牧淡淡的聲音便在他耳邊響了起來:

「不錯,這正是我從你手裡借來的壓山玉。

這東西放在指天山,可還合適?」

翟衛林:「……」

他沉默了好一會兒之後,才一臉僵硬的點了點頭道:「合適!」

方牧笑道:「你僅僅是本體的一縷靈識,按理說沒有資格來此觀摩。

你可知,我為何要送你一張請柬?」

翟衛林聽了,心中頓時一緊。

作為一縷神識,他之前雖然緊張,卻也並不太害怕。

畢竟他即便在此界身死,也不會影響身在蒼琅界的本體。

可這方壓山玉的出現,讓他忽然意識到,只要方牧願意,隨時都可以去耀真界把他徹底拍死。

翟衛林想到這裡,連忙恭敬道:「不知魔君有何吩咐?」

方牧嘴角微微上揚道:「沒有什麼吩咐,只是想送你一場機緣!」

他說話的同時,一枚晶瑩剔透的丹藥,憑空出現在了翟衛林的身前。

翟衛林先是一愣,不過當他看清楚這枚丹藥之後,整個人便激動得微微顫抖。

他猛然抬起頭,望著頭頂的方牧道:「這,這難道是天魔反生丹!?」

方牧淡淡道:「不錯,服用了它之後,你便有機會擺脫曜真界中那個翟衛林的控制,成為一個真真正正的活人。

這個機緣,你覺得如何?」

身形虛幻的翟衛林下意識將天魔反生丹握在了手中,口中卻忍不住問道:

「魔君為何要將如此珍貴的丹藥送給我?」

方牧笑了笑道:「我就是想看看,上界修士分化出的神識,到底能不能反客為主。」

。 「喏!」

臨時統帥都已經發話了,其他的貴族們自然也不好再多說什麼。兼之他們也不相信淮夷會那麼聰明,真的聚在一起搞聯合偷襲的戲碼,因此在聽到統帥的話之後,他們紛紛應了一聲,而後緩緩起身,準備回到自己的家中動員士兵。

「哎~」

眼見其他人如此舉動,子權也不好再說些什麼。只能無奈地搖了搖頭,學著他們的樣子離開了會議室。

「哼!」

望著子權遠去的背影,臨時統帥不由冷哼一聲。而後轉頭看向南邊宜國的方向,眼中閃過一絲精光:

「別以為你女兒長得漂亮就能助你登上君位,宜國遠在江南,就算真的因為你女兒而支持你,其支持力度也是非常有限的。真想奪取君位,靠的還是本族在國中的實力!」

……

翌日,清晨。

天剛蒙蒙亮,奄國的戰士們就已經全部從睡夢中醒來。在簡單地吃過早餐之後,所有人都聚攏在了奄國城外的空地上,等待淮夷軍隊的到來。

等待的時間並沒有持續太久,約莫半個小時之後,進犯的淮夷部隊也都抵達了戰場。在兩邊的首領於陣前撕逼無果之後,隨著一聲令響,雙方軍隊正式衝殺在了一起。

奄國人口約莫三千多,由於這些人大多是在戰敗之後逃亡至此,而男性的逃生能力又要強於女性的緣故,因此奄國人口中成年男性的數量還要多於女性,達到了整整1500人。至於剩下的那1500人,則是被女人小孩和老人瓜分。

如果從長期來看的話,一個缺少女人的部族是很難能夠發展起來的。但是單就從生存能力來看,一個男人佔主導的部族反而不容易被敵人攻滅。也正是因為這樣,雖然自己初來乍到,人生地不熟,但是奄國的貴族們卻絲毫不怕淮夷的進攻。原因很簡單,雖然東邊那個淮夷部落的總人口數量和奄國持平,但是單看成年男性數量的話,奄國還是要完爆東邊那個淮夷部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