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喬父注意到李哲這小子的手很不老實的在摸女兒腿,就直皺眉,在看到他親女兒(臉)后,更是忍不住想說他兩句。

不過,他還是忍了下來。

而喬母在看到李哲和女兒親昵后,倒是很欣慰,倆人感情好,這是好事啊!

看完了兩集電視劇,時間就到了晚上9點多。

喬母笑着對李哲說:「小哲,要不今晚你就在小瑾那屋將就一宿?」

「阿姨,你太客氣了,談不上將就,我家的條件也很普通。」

對於李哲的話,喬母只當他是客氣。

她把兒子從房間趕了出去,幫李哲收拾房間,換上了新的床單被套,為了防止屋裏有蚊子,還點了蚊香。

李哲住便宜小舅子的房間,而筱瑾則去主卧和喬父一起住。

至於喬母是和女兒一起住。

李哲躺在單人床上,翻來覆去。

他今天睡了一下午,根本就不困。

於是李哲拿起手機來,發消息,和周子瑜、劉凱月、沈歆一她們三個……不對,還有欒筱琳,是四個人,聊起天來。

一聊就聊到了12點多。

周子瑜、劉凱月、沈歆一先後都睡了,最後只剩下欒筱琳。

她今晚又拍夜戲。

為了烘托恐怖氛圍,《詭域》的絕大部分戲份都是在夜裏。

就在他和欒筱琳聊天的時候,外面突然有人輕輕敲門。

李哲起身下床開門。

門外小喬只穿件粉色的睡裙,長度剛到膝蓋,露出纖細白皙的小腿。

她鬼鬼祟祟的小模樣,看門一開,立刻鑽進了屋裏。

李哲好笑的看了她一眼,在自己家怎麼還跟做賊似的。

「你不是和阿姨一起住嗎,怎麼跑過來了?」

「我媽她睡著了。」

說完,小喬小聲撒嬌說:「老公,我是怕你孤單,特意過來陪陪你。」

李哲一看小喬搖尾巴……,不對,是撒嬌,就知道想做什麼。

她又想讓他給她做按摩。

上午不是按摩過了。

這個會長,一點都不知道體諒他這個按摩師的辛苦。

「怎麼,你不想我啊?」見李哲無動於衷,小喬主動抱住了他,接着撒嬌說。

「叔叔、阿姨,可就在隔壁。」李哲也摟住了小喬。

這個小房間是隔出來的,一看隔音就很不好。

「我們動靜小一點就好了。」小喬踮起腳尖索吻。

動靜小一點?

夜深人靜,稍微弄出一點動靜來,就會傳出很遠。

何況小喬撒嬌還很有特點,鼻音很重。

李哲摟着小喬來到床上。

雖然他不想,但女朋友想,又能怎麼辦呢?

李哲其實明白,小喬會半夜跑過來,更多的是圖刺激。

但半夜做個按摩,有什麼可刺激的?

真拿她沒辦法。

「唔!」小喬把嘴裏的東西吐出來,有些不滿地說:「你幹嘛?」

原來,李哲把枕巾塞進了她的嘴裏。

「這是新枕巾,就枕了一會兒,你就別嫌棄了。」李哲又把枕巾塞進了小喬的嘴裏。

「咬住了,別出聲!」

他就是給她做個按摩,要是動靜大了,驚動了喬父、喬母,再讓他們誤會了,他倆是在做別的事。

那他可就太冤枉了!

次卧里。

喬母翻了個身,直接翻到了床的另一邊。

睡得迷迷糊糊的她,隱約覺得哪裏不對,下意識就開始想哪裏不對。

然後喬母就醒了。

她也想明白哪裏不對了。

每次睡覺她一翻身,把胳膊腿搭在丈夫身上,他都會推她,這次沒人推她。

喬母睜開眼睛卻發現,這不是主卧,而是女兒的房間。

她這才反應過來,想起來,今天女兒把男朋友領回家的事。

想起來,她是和女兒一起睡得。

不對啊!小喬去哪了?

難道去衛生間了?

喬母伸手打開了燈,看了眼牆上的時鐘,發現是凌晨12點半多。

她記得和女兒聊悄悄話,聊到了11點多,也就是說她剛睡了不到一個小時。

五分鐘、十分鐘、十五分鐘,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卻始終不見女兒回來,喬母不禁有些起疑了。

她起身出了房間,穿過客廳,來到衛生間。

卻發現衛生間里沒人。

小喬沒來衛生間,那大半夜的她去哪了?

喬母腦中突然冒出一個念頭來,不會在李哲的房間吧?

想到這裏,她猶豫着來到小卧室門口,貼著門聽了聽。

她聽到了點動靜。

喬母愣了一下,臉不禁有些紅,然後笑着搖了搖頭,在心裏說了句胡鬧。

回到房間,閉了燈,喬母躺在床上等好一會兒。

她估計最少有半個小時,也可能有40多分鐘,小喬才回來了。

她輕輕的打開門,輕手輕腳的走進來,看了眼還在(裝)睡的喬母,上床在喬母身邊躺了下來。

小喬是真累了,一躺下很快就睡著了,但她身旁的喬母,看着她卻失眠了。

第二天,半夜才睡的喬母起晚了。

她醒來的時候,已經是7點多了,兒子小瑾已經去學校了,喬父也起來了。

「今天怎麼起晚了,你昨晚沒休息好?」喬父問。

「有點失眠。」喬母有點猶豫,想了想還是沒把昨晚的「發現」和丈夫說。

「好端端的,怎麼還失眠了?」

「對了,小喬醒了嗎?」

「她太累了,讓她多睡一會兒吧。」

太累了?

喬父有點沒聽明白,難道是昨天她娘倆聊太晚了?

「叔叔,阿姨,早上好!」這時,李哲從小卧室里出來了。

他精神很好,看起來睡的不錯。

喬父對李哲點了點頭,打個了個招呼。

喬母也和他打了個招呼,只是眼神卻有些異樣。

她這個女婿身體不錯啊!

喬父吃完早飯,就也去學校了。

喬母接着打掃房間的機會,去小卧室看了看,在發現垃圾桶很乾凈后,她忍住又在心裏說了一句胡鬧。

小喬是8點多,快9點才醒的。

她慵懶的走出房間,來到李哲身邊剛要坐下,就被喬母叫到了主卧去。

「媽,你找我有事?」小喬有點疑惑的問。

喬母沒說話,而是把幾個小包裝袋塞到了她手裏。

小喬看清楚牌子后,不禁小臉一紅,撒嬌說:「媽,你給我這個做什麼?」

喬母看了她一眼,意有所指的說:「給你這個做什麼,你心裏應該很清楚吧。」

小喬一聽,頓時明白她昨晚是被發現了。

「媽,你誤會了,我昨晚就是去李哲屋裏,陪他待了會兒。」

「好了,別解釋了!」喬母擺了擺手。

「你和小哲,剛在一起沒多長時間,有些貪戀也很正常,但要注意做好防範措施,要不然出意外了該怎麼辦?你倆都還在上學。」

小喬聽了,沉默了幾秒鐘,說:「媽,我想好了,要真出意外了,我就休學。」

喬母沒想到女兒會這麼說,一聽愣住了。

7017k「從現在的地理位置來看,沒有誰比我們更有優勢了。」

那黑衣人也不知道姜晨是從哪得出來的這個結論,反正他是沒看出來。

倒是那個洞里神獸放出來的威壓越發強烈,明顯就是被這洞口的打到激怒了。

「我說打野,我竟然已經領你到這兒了,……

《我的師尊超級無敵》第一百二十三章爭奪接下來的事情自然沒什麼可說的。

交錢、簽合同、辦理手續…

隨着一整套厚的跟書一樣的合同手續被錄入電腦,並蓋上官方的印章,艾文的新管家先生就算是正式到手了。

從此以後,即將獲得楓葉國正式居民身份的塞巴*斯爾迪先生,將以每年一楓葉幣的代價,被「薩穆羅」先生長期雇傭,且不

《我的魔獸不對勁》第206章女探員拍電影有人想看嗎 江龍再次回到芒關之內,已經過去了大半個月了。

當時去芒關的時候,和現在對比,江龍的實力已經有了一個很大的變化。

而且,當時他可是靠着雙腿跑過來的,而現在,他終於有了代步工具。

江龍坐在大白鶴的背上,向著下面的荒野不聽飛掠而過。

現如今這片荒野對於江龍來說,就如自家後花園一般安全。

相信他這種想法,很多芒關里的進化者都會有。因為同芒關相比,這片荒野之中的喪屍根本算不了什麼。

這些不過是從芒關那邊漏過來的一些喪屍罷了。

「林名倒是跑得快。」

江龍想。

林名是一名王級進化者,如果江龍要是沒有二號的追蹤異能作為幫助的話,能夠在短時間找到他,簡直想都不要想。

而且林名不僅是惜命,還很相當謹慎,竟然會那麼果斷的選擇逃跑,江龍忽然還挺佩服他,一個王級被王級以下的進化者嚇得跑路,還跑的這麼果斷!

江龍的大白鶴從大大小小的基地市上空飛掠而過,自然也驚擾到了不少人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