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他現在怎麼就敢把棍子交給別人?

詭異,很詭異!

大將軍不停的思考着,他也在等著孟有房說出反悔的話。

可惜,他的想法並沒有實現。

孟有房當然沒有反悔,他把棍子放在了祭台上,然後慢慢的走向了祭台邊那些好朋友的身旁。

大將軍這一下更困惑了。

孟有房真的放棄了那根棍子,而且他也放棄了對陣心的控制,這有些不太對啊,故事的走向不應該是這樣的!

相比於讓別人控制陣心,當然還是由他自己控制更加的保險。

可這孟有房放棄的實在是太過爽快,爽快的讓他都覺得這是一個陷阱,很大的陷阱。

可是…

要放棄這個機會嗎?

通天之路有讓人成仙的機緣,可以說這是他一直以來最大的願望,現在機會就擺在眼前,到底要不要上?

大將軍在猶豫,他也在掙扎,成仙這個詞很誘惑。

向著孟有房瞪了一眼,大將軍冷冷的一喝:「哼!孟有房,我不會上你的當!你的棍子只有你能控制,別人不行!」

孟有房沒有回頭,他依然在查看着好友們的傷勢。

慢慢的走到木那的身邊,孟有房又是笑了笑:「大將軍要是不信,可以找個人試試呢?」

大將軍哈哈大笑:「哈哈!孟有房,你會後悔的!」

話音一落,大將軍的身影已然是來到了祭台中間,他把棍子一拿瞬間就插在了那處陣心上。

「嗡!」

「咻!」

「嗯?」

「嗯!!」

不只是孟有房,陣心處的大將軍也是一愣:「孟有房,你怎麼會過來的?!」

孟有房雙手攤開:「你以為我想?」

無論他們想或者都不想,反正陣心已經是打開,九條龍迅速的從棍子中竄出,它們圍在了祭台的周邊。

「吼!!!」

九龍咆哮,聲震寰宇。

還未等兩個人搞明白是怎麼回事,就見天空之中已然是凝聚出三道雷電漩渦。

大將軍又是一震:「怎麼可能會是三道漩渦!」

渡仙劫也好,打開通天之路也罷,亦或是獻祭了眾生遭受天譴,頂多那也就是兩道天劫的事,無非就是天劫的強度增大。

可現在,居然有三道天劫!

就憑着獻祭靈石仙國這點人,真的已經罪惡到了空降一道天劫的程度了嗎?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大將軍咆哮著,他實在是不敢相信會有三道天劫,更何況,獻祭眾生到現了也沒有獻祭了多少人,不可能有天劫!

大將軍吃驚,孟有房同樣的也吃驚。

其實他和大將軍一樣,開啟回家之路肯定會有困難,他也是預估會有兩道天劫,而且這兩道天劫會很強。

可現在看來,這預估的還是有些保守了。

最主要的是,孟有房發現,他和大將軍已經被捆綁在了一處,他們兩個誰都離不開這個祭台。

這算什麼,皂滑..不是,造化弄人?

就在孟有房不解之際,天空中一聲雷音響在了他的耳邊:「歐呦,孟老闆,原來你也在!」

「嗯?這聲音很熟啊!」

孟有房抬頭一瞧,嚯!

果然是很熟,這已經是熟的不能再熟了。

人生四大喜事之一,他鄉遇故知,這下好了,天上的劫雲是朋友,這事就好辦多了。

孟有房很是驚喜的打着招呼:「劫雲大哥,原來是你,你怎麼跑到這裏來的?」

天上的劫雲晃了晃雷體,它不無驕傲的說道:「最近手頭寬裕擴展了一下業務,又承包了一片劫區,這不今天過來做交接。」

聽到劫雲這麼一說孟有房心思一動,難道說三道雷劫是因為這個原因?

只是他還沒再問,劫雲又是給了他一記重擊:「對了,順便也做個小任務,幫這位大哥一道忙。」

「幫忙?」

劫雲打出三擊閃電:「頭一次見三道天劫一起的,大哥沒實力,所以,我來湊個數。」

孟有房心中苦笑不已,問了半天,敢情真的是三道雷劫。

只是…

這三道雷劫到底是誰的啊?

眼看天雷就要劈下來,孟有房向著劫雲直接問道:「劫雲大哥,三道天劫都是誰在渡,你能透露一下嗎?」

劫雲轉了兩轉低聲說道:「等會兒,我查查記錄。」

電光閃起,片刻之後劫雲驚訝的瞅著孟有房:「孟老闆,你這是要逆天啊,一道是那個傢伙,另外兩道可全都應在你身上。」

孟有房:「……」

默默無語兩眼淚,耳邊響起雷鳴聲。

「轟隆隆!」

雷劫沒有再給孟有房機會去發問,天上的三道漩渦同時劈出了雷擊,只不過,一道劈向了大將軍,另外兩道全都劈在了孟有房的身上。

為啥?

無數的疑問從孟有房的心底泛起,他不知道事情怎麼會變成了這樣,只有那雷擊猛然的轟擊着他的軀體。

旁邊的大將軍把著陣心,他先是一愣,隨後狂喜:「哈哈哈!孟有房,孟仙人!獻祭的業障果然全都落在了你的身上!」

孟有房並未答話,他極力的抵抗著雷擊。

業障也好,天劫也罷,說實話孟有房一點都沒怕過,想要回家,這條通路必須要打開,無論前方是什麼,一切阻攔力破之!

只是孟有房不明白,為什麼會有兩道雷劫他得獨扛!

一道道閃電不停的劈在孟有房的身上,他身上儲存的靈氣也是向外激蕩,身體內的靈氣運行線路里也是佈滿了電光。

在一個不起眼的小角落,一條線路赫然連到了寵物空間之中。

寵物空間之內,劍如雪依然保持着人劍合一的狀態,她的身上古井無波,只是那些電光卻順着線路不停的被吸到了劍體上。

孟有房在那裏扛着雷擊,旁邊的大將軍沉下了臉色。

他抬頭看了看天上,在那裏有着一層禁制在反光,那就是限制整個靈石仙國的絕強禁制,只要打開它,成仙之路必將再臨!

不過…

現在還不是真正動手的時候。

大將軍驅散了身上的雷擊,他的手中閃現出一朵黑蓮,把黑蓮向著天上一扔,天上的劫雲都被沾染上了黑焰。

「轟!轟!」

劫雲被激怒,三道雷擊帶着黑焰就轟了回來。

孟有房心裏那個草,這大將軍要幹嘛,為什麼要去激怒劫雲,老老實實的渡劫不好嗎?

可惜,他這話根本就沒機會問出口。

兩道雷擊又給他的身體上帶來了新的電光,那電光之上黑焰燎燎。

大將軍不動了,他定在了那裏,手上握著棍子一直在給陣心提供靈氣,可他的眼睛裏全是戲謔。

孟有房身上的黑焰燒的更猛,他感受到了來自大將軍的惡意。

「媽蛋的大將軍,你這是把人往死里整啊!」

心中怒罵一聲,孟有房也是趕緊動用內府的靈氣梳理著那些電光,最主要的是把那些黑焰給掐滅。

黑焰,燃燒的可是靈魂。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孟有房也終於是折騰完了,就在他剛要輕鬆一下的時候,雷電再臨,這一次居然是三道天劫。

「轟!轟!轟!」

一聲雷鳴,三道天劫全都轟在了孟有房的身上,讓孟有房不由的噴出一口鮮血。

他轉眼一看,只見大將軍筆挺的躺在了地上。

。 第八百章你還在生我的氣?

王小竹?

陸景深眉頭一皺,連忙解釋道:「不是你想的那樣……」

「別解釋了,我懂得。」洛梓顏眨巴了一下大眼睛,「就算有了女朋友,也不許對女朋友比我好哦!」

陸景深一愣。

洛梓顏突然莞爾一笑,「逗你玩的啦!我先走了,你接電話吧!」

說完,她就拎著包包轉身朝著大門那邊走了過去。

陸景深看著她的離開時候那搖弋生姿的背影,沉默了半響。

直到手機鈴聲安靜了下去。

陸景深回過神來,發動引擎。

只不過,車子才剛剛走出大門口,還沒來得及拐上馬路,電話再一次響了起來。

叮鈴鈴,叮鈴鈴!

清脆無比。

陸景深瞟了手機一眼,發現還是王小竹的電話。

那張英俊的臉上,出現了一絲不耐煩。

他將車停在路邊,按下了接聽鍵:「喂?」

不知道為什麼,心情突然變得不太好,所以說話的語氣也不太和善。

電話那頭王小竹聽到這個聲音先是愣了一秒鐘,隨即立刻反應了過來,「陸景深,你在搞什麼啊?我剛剛打你電話為什麼不接?」

聽到她這質問的語氣,陸景深不耐煩了,「你到底要幹什麼?」

王小竹咬唇。

不過很快氣勢又上來了,「你以為我願意給你打電話啊?要不是那天你自作主張吻我,也不會被別人拍照,更加不會被發到網上去!」

陸景深臉色一變,「你說什麼?」

「我說,因為那張你強吻我的照片被發到了網上,半個小時之前,有一個莫名其妙的女人跑到我家裡來威脅我離開你,還揚言要搞垮我們王氏集團,你現在說,怎麼辦吧!」

「莫名其妙的女人?」陸景深眸光一閃,立刻反應了過來,「你現在在哪?」

王小竹憋著滿腔的怒火,「我在醫院。」

「在醫院旁邊找個咖啡館待著,半個小時之後,我過來。」

說完這話,陸景深就直接將電話掛斷了。

「喂?喂?」電話那頭,王小竹看著黑下去的屏幕,有些不甘心。

一想到剛才那個潑婦一樣陰陽怪氣的女人,她就恨不得手撕陸景深。

幫她打發相親對象有很多種辦法,為什麼偏要選最蠢的那一種?

雖然心中充滿怒火,但是想到待會要跟陸景深見面,王小竹還是下意識的來到了洗手間,整理了一下髮型,補個妝,抹了一點口紅才走了出去。

***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