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他跟唐柒柒報備一聲,說不回去了,就趕往譚家。

譚母看到他還挺開心。

「晚晚還說你以後都不來了呢。」

「怎麼會呢阿姨,我有幾道數學題不會,我想求教晚晚。她在家嗎?」

「還沒回來呢,你等一等吧。晚晚說晚上不回來吃,我們就吃過了,廚房也沒什麼菜,你餓不餓,要不阿姨給你下碗面。」

「不用了,我也吃過了,不餓,我在客廳等她吧。」

唐幸乖巧坐在客廳,一直盯着門口,恨不得望眼欲穿。

譚母也陪着等了一會,打了電話都是關機。

「這孩子也不知道去哪兒玩了,估計手機沒電了。」

「阿姨,天色不早了,你先回房休息吧,我繼續等她。」

「你直接去她房間等,她還不知道鬼混到什麼時候。」

譚母絲毫不覺得夜深人靜,等譚晚晚回來孤男寡女有何不妥。

她很信任唐幸的人品,年紀雖小但十分穩重,而且這麼點大的孩子能有啥想法,她往那方面想都覺得褻瀆了唐幸,覺得自己罪孽。

唐幸略微思索了一點,點了點頭,就去了譚晚晚的房間。

譚母給他倒了杯蜂蜜水,讓他等到十二點還沒回來,就回客卧睡覺,床鋪都已經收拾好了。

譚母一點都不拿他當外人!

。 等待,有時候真的是一種煎熬。

明明李天王發來消息還沒到一分鐘,趙信卻感覺好似這段時間要比一個世紀還要長上許多。

他反覆的拉出屏幕又收回。

期待著李天王能夠儘可能的早些回復。

叮咚。

突然間,耳畔中的聲響讓趙信神情一凝,將虛擬屏幕調出,就看到上面赫然是李天王的回復。

李靖:仙尊,已經聯繫上了。

都還沒來得及回復,在消息那裡就多出個『1』,從聊天框中退出就看到是順風耳的消息出現在屏幕上方。

順風耳:仙尊!

順風耳:仙尊,我來了。

順風耳:實在是對不住,仙域這的事兒實在是太多了,我和千里眼一直在執勤,也沒倒出功夫去看通訊器,沒有及時回復仙尊的消息萬分抱歉(後面跟著一排淚目的表情)

在消息的下面,還跟著一個作揖的表情包。

回復了!

看到順風耳的消息,趙信不由自主的長吐了口氣。

趙信:無妨。

順風耳:仙尊您找我是有何事啊,都聯繫上李天王找我們了(疑問表情)

趙信:給我查個人。

順風耳:您說。

趙信:廖明媚,洛城人。

趙信:對了,她不是活人是魂體狀態,但養壽未盡沒有去到地府,你和千里眼能查到吧。

順風耳:簡單。

順風耳:只要是在這九天十地,就沒有我們哥倆查不到的。仙尊您稍候,我和千里眼這就給您去查。

趙信:儘快,我著急!

順風耳:您瞧好吧(奮鬥表情)

從聊天框中退出,趙信看到何仙姑也給他發了消息。

何仙姑:仙尊,順風耳回復了。

趙信:知道。

趙信:我已經跟順風耳聯繫上了。

何仙姑:那就好。

何仙姑:仙尊您也別太擔心,明媚她看上去就是個有福氣的人,吉人自有天相,絕對不會有事情的。

何仙姑:如果有任何需要我幫忙的,您儘管說。

趙信:謝了。

簡單聊了幾句后,趙信就從聊天框中退出開始了他所認為的漫長等待。

該回來的都回來了!

唯獨廖明媚至今未歸,要說不擔心她那是不可能的。從他進酒店到現在,左藍都沒有說廖明媚的消息,說明她在雷城應該是沒有找到廖明媚的蹤跡。

如果她找到的話,肯定會告知趙信。

說曹操,曹操到!

就在趙信琢磨著左藍那的消息時,左藍也從客廳來到陽台。

「你果然在這。」左藍笑吟吟的走了上來道,「趙信,我差點忘了跟你說,你讓我找明媚,雷城城區我大概找了三圈,沒有看到她。」

「想到了。」趙信低聲道。

「啊?」

左藍眼中縈繞著不解,趙信抬手摸了摸她的頭。

「回來這麼久都沒有跟我說,還能有什麼結果?」

「這樣啊。」左藍點了點頭道,「那現在要怎麼辦,要增加搜索的範圍么,以我的能力能夠在兩天之內將整個江南都找一圈。」

「不用,你可以休息了。」趙信笑著開口道,「我找了專業人士。」

「多專業?」

「絕對的頂尖專業。」

「哦?」左藍皺著小臉很是不服,她在空間系的造詣可是不俗,在她的面前竟然還敢自稱頂尖。

轉瞬間,她就又恍然大悟,偷偷看向客廳壓低聲音道。

「你……聯繫神仙了?」

「聰明。」趙信抬手颳了下左藍的小鼻子,「我聯繫了仙域的千里眼和順風耳,他們倆在定位這方面難道算不上是頂尖么?」

「如果是他們的話,那……勉強承認是頂尖吧。」

左藍翹著小嘴兒,故作為難似的應了一聲,低語道,「那……他們能找到么,明媚她不是魂體么?」

「沒問題的。」

就在趙信話音落下時,虛擬屏幕上千里眼發來個定位坐標。看到定位的瞬間,趙信蹭的一聲從座椅上起身。

「怎麼了,怎麼了?」左藍驚愕道。

看著屏幕上千里眼發來的坐標位置,順風耳的消息也接踵而至。

順風耳:仙尊,千里眼給你發坐標了。

趙信:收到。

趙信:等有空我到仙域請你們倆喝酒。

順風耳:好嘞。

從聊天框中退出,趙信也一臉興奮的抓住左藍的肩膀。

「找到了。」

「在哪兒?我跟你一塊兒過去!」左藍小臉也縈繞著興奮和躍躍欲試,趙信笑著拍了拍她的小腦袋,「不用,我自己去就行了。」

看著千里眼發來的定位。

距離不遠。

不出意外的話,應該就在雷城周圍的城區,都已經勞煩左藍在雷城奔波了一天,趙信哪兒忍心讓這姑娘跟著自己再折騰一趟。

「你就好好留下來休息。」

看著左藍有些不太情願的神色,趙信伸手在她的小臉上掐了一下。

「好吧。」沉吟半晌,左藍抿著嘴唇嘟囔道,「說好了搭檔要一起行動,總是自己偷偷一個人往外跑。」

「這又不是任務,這不是接明媚回家嘛。」趙信苦笑道。

「切……」

左藍一臉不爽的白了趙信一眼,卻是也沒有再多堅持,旋即皺眉道。

「那你可注意安全,早點回來。我手機一直都開機,如果有什麼緊急情況趕快聯繫我,我空間系去的老快了。」

「沒問題!」

趙信伸手拍了拍左藍的小腦袋,看向一旁早就已經蓄勢待發的靈兒。

「靈兒,咱們走。」

話落,趙信轉身就朝著酒店門外跑。

客廳中冷楓已經將周沐言給抓住,就是從局面上來看好像冷楓的事情終究還是被曝光了,看他扭捏站在吧台前好似在接受審訊的樣子就大概能猜出個七八。

「老五,你來的正是時候!」

看到趙信從陽台跑出,邱元凱就一臉興奮的揮手。一臉的八卦相。

「來看看,大八卦啊,冷楓這小子女朋友長的還挺好看,有點像明星。不,應該就是個明星!」

「是嘛,等我回來再看。」

趙信應了一聲就跑到門前,一直笑意盎然的柳言也在這時皺眉。

「這麼晚又要去哪兒啊!」

「有事兒,很快就回來。」

趙信回頭笑了笑一把將門推開。

咚!

酒店的門被重重的關嚴。

客廳中眾人看著趙信離去的身影,柳言更是回頭看向剛從陽台走出來的左藍。

「小藍,小信是要去幹嘛,知道么?」

「去接明媚。」左藍笑著說道,「明媚的位置剛剛已經被找到了,趙信現在就去接明媚回來。」

「對呀,一直沒看到明媚。」柳言這才恍然朝著客廳看了一圈,又側目看向肖樂渝道,「樂渝,明媚沒有跟你們一起回來?」

「沒……」

肖樂渝搖了搖頭。

「我們當時還以為明媚是跟著你們走了。」

「知道明媚在哪兒么?」柳言又側目看向左藍,左藍搖了搖頭道,「不知道,說是很快就能回來,應該不會特別遠吧。」目送境老離開后,周鴻宇思量了一番,還有一個人要見。

洗漱了一番后,保持這飽滿的狀態,周鴻宇離開了養性園的別墅,向著趙立的研究所走去。

趙立的研究所

周鴻宇又來了。

趙立看到周鴻宇直接開口道:「不是說一個月過來一次就行了嗎,說,有啥事?」

趙立之前叮囑

《萬族之劫之劫難重重》第一百四十三章師父的禮物 離開酒館之後,還沒有走出多遠,那少年一把鬆開白少塵的手,急聲道:「公子,你快跑吧,你打傷了李家公子,李家人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他們家大業大,萬一被他們抓住,那可不得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