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人數下降到某種程度的時候,我一聲令下,要求所有人實行抓捕行動,對於收尾結束工作。陸瑤走在後面,把玩着手中的匕首對着似乎有拖延症的白老頭,冷聲說道:

「白老頭,我可沒有對一個畜牲尊老愛幼的習慣,所以你最好給我老實點,趕快走,要不然白志他們就是你的下場。」

聽到陸瑤的話,劉興林幾個也馬上把手中的對準了不願往前走的眾人,小瑤說的對,這些都是畜牲,對這些作惡多

《帶着空間在異世》第181章了結 c斑駁的月光灑在了高聳的宮牆之下,一人捲縮在牆角是撕心裂肺,如同野獸一般哭嚎。

一人立於他的身前,路過的人想要多看幾眼,迫於昭王的威嚴,連餘光都不敢掃向痛哭流涕的人。

顧知鳶不知道宗政景曜什麼時候回來了的,她只記得,那一夜,宗政景曜摸黑上了床,一身酒氣地躺在自己的旁邊,他伸手小心翼翼的抱着自己,帶着幾分醉意地說道:「本王不枉此生。

她還沒有來得及追問,旁邊的人便發出了酣聲。

第二日一早,起床的時候,宗政景曜便不在身邊了,床榻微熱,應是剛剛走。

「娘娘。

」秋水端著盆子走了進來:「王爺和六殿下去御書房了,再過兩日是公主大婚,陛下大赦天下,給眾人都放假了,王爺倒是得不到閑。

顧知鳶從秋水的話中聽出了幾絲埋怨的意思,只怕是埋怨宗政景曜不陪着自己,冷風也不能和她一起立在外面了。

「你這是急了,等到穩定了,就放你與冷風成婚,免得你每日如同深宮怨婦一般。

秋水的臉一紅,卻沒有反駁,只是將盆子放在了旁邊,可見她是願意的。

「昨夜六殿下也歇在了長思宮?」

「是了。

」秋水回答:「六殿下本不勝酒力,卻又要與王爺對飲,愣是把自己喝吐了好幾回,將王爺喝的半醉,麗妃娘娘擔心的很,派人來勸說,倒是被王爺攔在了外面。

說着說着,秋水噗嗤一聲笑了:「昨夜王爺當真醉了,攬著六殿下的肩頭對青梔姑姑說「兄弟二人喝些酒算什麼,叫母妃不必擔心」,青梔姑姑都愣住了,一副見鬼的模樣跑了個沒影。

顧知鳶一想,也跟着笑了,宗政景曜是誰啊,叢陽威嚴的不苟言笑的戰神,能做出這種事情,青梔只怕要告訴麗妃,昭王或許受到了刺激了。

「還有呢?」顧知鳶笑了一聲問道。

「還有啊。

」秋水的臉一下子紅了起來,低着頭捏着手帕:「昨夜……」

顧知鳶眨了眨眼睛,看來昨夜自己錯過了許多的好戲,可惜了,可惜了。

秋水一副難以啟齒的模樣,卻還是開口了:「昨夜王爺突然問,奴婢願不願意嫁給冷風。

顧知鳶:?

看來,宗政景曜真的喝多了。

「奴婢回答願意。

」秋水抬頭盯着顧知鳶,眼眶都紅了:「王爺,王爺將城南的一出宅子,還有十間鋪子,一個莊園給了奴婢,說,說是聘禮。

顧知鳶瞪大了眼睛。

「王爺說,冷風無父母,他便做家長,替冷風議親。

「然後你?」顧知鳶坐直了身體:「他怎麼沒問你的家長願不願意?」

「王爺說,奴婢是您的人,您是他的人,算起來,他也算奴婢的家長,這種事情,就不勞您費心,他做主便是。

顧知鳶:?

離譜。

什麼邏輯,合著,他一人,大手一拍,就把二人的婚事給定了?

宗政景曜若不是喝多了,絕對做不出這種離譜的事情。阿瓦隆!

告別古月與唐舞麟后,趙明宇站在了高山之上眺望著遠方,整個人都如同木頭人一樣。

「邪魂師越來越多了,是不是危機就要來臨了,真是不讓人安心,接下來又有的忙了。」趙明宇的眼神緩緩閉上,用手拍了拍臉。

「好了,今後要更加努力的修鍊。」趙明宇就地盤坐下來,天地元氣不

《龍王傳說之聖劍使》十三、三年級都這麼話嘮的嗎?「沒什麼,沒什麼,你都好了是嗎?好了我們就出發。」

人要臉樹要皮,劉沁裝傻不知道,那我把話說出來就是真的傻了。

不過這事好像對她沒有什麼影響,包括她知道我有女朋友后也沒有流露出多大的失落。

想想也是,才認識一天,我不能……

《控魂》第二百二十四章拍賣。。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半夜赤楚歡還在等自家兒子來,好在這兒子還算有良心來了。

一見她還忍不住怪罪道:「母后,這夜半三更的您不睡覺啊?」

赤楚歡翻了個白眼:「我在南疆的時候就天天睡,回了大周現在還天天睡,我哪來那麼多覺啊?」

薛越無奈,道:「過幾日我讓人給你送些安神香吧。」

「不要安神香。」

薛越一怔,這擺明是有所圖啊!

頓時好笑道:「那您要什麼?」

赤楚歡忽然抬眼看他,直接起身開門見山道:「你能先跟長歡成了親再的登基嗎?」

薛越臉色一僵,赤楚歡立馬皺起眉頭來。

還以為是自己兒子居然為了皇權不要媳婦了,於是立馬變臉罵道:「臭小子,人家長歡為了你身子搞成這樣,到了如今頂多頂着側妃的名號,與你成親穿的還是粉色衣裳!」說完忽然又情緒崩塌哭了起來,抹着眼淚哭道:「要是長歡就這麼帶着遺憾走了,我有什麼臉再見她啊!」

赤楚歡哭着還上來捶打薛越的肩膀,罵道:「長歡成這樣那都是因為你,你要是因為一個皇位辜負了她,叫她不開心,我一個把你給廢了!」

薛越覺得心涼。

「母后,我到底是不是你親生的啊?」

「就是因為是親生的,我生的也打的!」

就是不講理了。

薛越搖著頭笑道:「我本來就沒打算登基為皇。」

赤楚歡頓時一驚,哭都來不及收回去了,瞪圓了眼睛看他:「不打算當皇帝,那誰當啊?你老子都發詔書了。」

那些個老臣她最了解不過了,一個個那嘴皮子就跟加特林似的,嘚吧嘚吧說一堆念的人頭疼,不妥協都不行。

他們就認死理,要是薛越不幹,他們也不幹了。

薛越笑笑:「各位叔叔都還沒有走呢。」

赤楚歡迷茫:「那些孩子你還沒還回去?」

「在路上了,只是有一件事情還沒做就沒告訴他們。」薛越說着已經走到椅子邊上坐下。

赤楚歡也坐到他對面,一臉疑惑道:「你要幹什麼?」

薛越笑笑:「母后,你覺得當今天下誰有治國之才?」

赤楚歡剛要開口忽然想到了什麼,猛地瞪薛越一眼,道:「我才不幹政呢,趕緊說。」

「此次內亂外敵各地都有發生兵變暴亂的跡象,然而蜀中卻祥和安寧,若要說是因為地勢原因也不全是,倒覺得蜀王有治國之才,能當以重任。」

赤楚歡覺得他說的有道理。

畢竟眼見為實,蜀中之前一直是個貧乏之地,離京都城又遠,路又難走,沒幾個藩王看得起過,而她所見的蜀中是百姓安居樂業,自給自足,安逸自在的樣子。

若是這大周都如蜀中那般,誰還敢來進犯?

赤楚歡蹙眉:「可你父王下了詔書是你登基,如此就算薛城有才恐怕那些老臣也不會認的。」

薛越笑着,似乎並不覺得這是個麻煩,並且道:「所以才要各位叔叔留下來,那些大臣可以有嘴巴,我那些叔叔也不是啞巴。」

既然還有能壓榨的機會,那就多壓榨點,不吃虧嘛!

赤楚歡放下了心。

既然薛越早就有了自己的打算,自己做娘親的也只能接受才是,所以話題又落到婚事上,嚴肅道:「所以,婚事什麼時候定?」

薛越想了想,翹了二郎腿頭往後靠,好像這是什麼天大的煩惱事,比剛剛誰做皇帝還難。

最近那些老臣已經天天在催他登基大典的事情了,每日都在他耳邊念着什麼國不可一日無君,讓他早點做好準備,甚至搬出各種古今典籍來說教。

要不是當時心裏想着顏長歡的病情,他早就叫人把他們都給扔出去了。

而如今他若是忽然宣佈要成婚辦婚禮,那些老頭子還不得把他的王府給拆了?

思忖半晌,轉頭看赤楚歡道:「秦晞和徐正言還沒成婚呢!」

「你管人家做什麼?」

薛越搖頭:「我的意思是,徐太尉和秦磊代表的一文一武的朝臣,只要他們答應一同成婚,那些朝臣還能有話說嗎?」

赤楚歡恍然大悟:「你是要兩家一起成婚?」

薛越點點頭,又呼出一口氣道:「長歡如今無父無母,叫她這麼嫁給我倒是可憐了她,有兩位老人家坐鎮不顯得冷清。」

「你想的沒錯。」

只是薛越還沒想好怎麼才能讓這兩位老人家答應,比較徐太尉看不上秦磊,秦磊看不上徐正言,要他們倆答應二人的婚事,那屬於是找罵了。

赤楚歡自動攬下這活兒,道:「那兩個老頭子我去,畢竟是舊相識總得給我些面子不是?」

說着還有些驕傲的抬了抬頭。

薛越只怕這兩個老東西連薛宗離的面子有時候都不顧,萬一讓赤楚歡吃了閉門羹遭罪的可能是自己。

於是道:「不用母后操心,我安排媒人說親,這二人都是迂腐的,兒女成婚自然需要媒人,您就陪長歡操持其他事宜。」

赤楚歡想了想道:「也行,長歡的嫁衣和婚禮流程必須我說的算!」

薛越點頭答應。

過了幾日,太尉府和大將軍府門口各停了一頂轎子,太尉府門口的轎子走出來的是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花娘,大將軍門口出來的人是葉欽天。

葉欽天是屬實沒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還能跨行當媒婆,想想還有點刺激,腦子裏過了一遍昨日跟花娘對的詞兒,而後胸有成竹的進去了。

二人與各家家主寒暄沒多久就開始開門見山了。

花娘說:「這京都城啊剛剛度過劫難,到處都死氣沉沉的,您說要不要辦個喜事兒洗洗晦氣的好?」

葉欽天說:「秦將軍,我看你老當益壯身體素質不是一般的好,怎麼會只有一個女兒呢?我之前學過一些風水,剛進府我就發現您這是宅子裏需要衝喜啊!」

徐太尉擰眉:「辦喜事兒洗晦氣?」

秦磊有些好奇:「沖了喜,能生娃?」

花娘、葉欽天:「那當然了!」

徐太尉、秦磊:「什麼喜?」

「您看啊,這秦晞和徐正言怎麼說也是兩情相悅,經過了重重考驗,可謂是在天鴛鴦在地連理枝,我看令女、郎這些日子神不守舍頗有些苦色,想來是這段感情一直得不到您的支持,再這樣下去,危咯!」 十號,夜。

今天的晚上,幾乎是所有的天賜粉絲們或者那些漫畫迷都已經瘋狂了。

而且發生在陳華身上的事情,也同樣是發生在了許多人的身上了。

此刻,大家也都開始紛紛的上網,開始瘋狂的發泄著自己的不滿的情緒了。

「哎呀,我靠!這第六話就沒了啊?為什麼第一話就有著五十多頁,而後邊的那幾話才只有二十多頁呢??告訴我,這是為什麼啊?!」

「是啊?!還有那第七話呢?誰告訴我鳴人在最後,能不能抓到那個卡卡西呢?!」

「還有那些什麼替身術和影分身之術,這簡直是太酷了啊!還有到底在接下來還有什麼神奇的忍術呢?天賜哥,你不能總是這麼吊人的胃口啊!對吧?」

「說出來你們可能不信,這部《火影忍者》在一開始其實是我準備買給我兒子看的啊,結果我不小心先看的入迷了,誰告訴我,這第七話什麼時候出啊?」

「哈哈!我也是不小心的看的入迷了,本來我也只是單純的想要支持一下天賜哥的,沒想到天賜哥的東西竟然都是這麼有魔力的,《火影忍者》這部漫畫書,真的是一個非常神奇的世界啊,那新穎的故事,讓我彷彿找到了童年那種看漫畫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