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家飛宇雖然老實,可你也不能這樣說人家呀。

我告訴你說,你要說你就說我鐵牛哥哥得了。

你要知道,欺負老實人那是有罪的。」

張之若聽了一陣冷笑。

「我說梅娃子,那趙飛宇他是老實人嗎?

我看他睡著了也不老實吧!

就那麼一個小滑頭,誰說他是老實人呀。」

趙飛宇和黑牛才不願意聽她們倆閑扯呢,兩個人轉身從廚房裏退了出來。

兩個人回到自己的屋子裏,立刻回到床上練習內功去了。

也就過了一頓飯的功夫,張之若扯開嗓子喊道:「黑牛、飛宇,你們倆別在屋子裏修鍊了,現在飯已經做熟了,趕緊過來吃飯吧!」

趙飛宇和黑牛聽到了張之若的喊聲,立刻就從屋子裏走了出來了。

兩個人走進廚房裏,只見那晚飯已經端上桌子了,那是大盒的狼肉,還烙了好幾張大餅,另外就是米飯了。

今天可能是時間比較緊,也沒有弄那個涼拌竹筍。

四個人坐好了以後,立刻就開始吃飯了。

今天晚上改善生活,四個人都吃的狼吞虎咽的,吃飽了飯以後,趙飛宇和黑牛就回他們的那個屋子裏去了。

張之若看了看天,對梅娃子說:「這天氣不太好,一會兒咱們把馬匹牽到屋子裏去吧!

弄不好今天晚上又要下雨了。

院子裏曬的那些蘑菇,咱們倆一會兒也把它收進屋子裏去吧!

等將這外邊收拾乾淨了,咱們倆就可以回屋子做靴子去了。

他們兩個人是北方人,他們對咱們這裏的氣候還是不夠了解的。」

梅娃子聽了點了點頭。

「嗯,那好吧!

那一會兒咱們就收拾吧!收拾好了以後,咱們姐倆就回屋子做針線活兒去吧!」

。 「給我講講這場比賽」洪譚有些好奇,周鴻宇是怎麼擊敗李星宏的。

「老師,我起初···然後···」

「最後是六枚神文齊齊爆發,加上無極鍾突然現身一擊,獲得最終勝利。」

······

洪譚一陣無語,這講的沒有一點想像空間啊。

洪譚也不再糾結了,這事怎麼說呢,贏了就是好事。

「你這前四枚神文都是先天神文,說說你這後面勾勒出的兩枚,勾勒的哪個種族的?」

「若果對這個種族神文比較契合,勾勒的較快,我讓你師兄多找點這類萬族原本。」

周鴻宇一時不知道該不該講實話,最後心裏一想,還是實話實說。

「老師,後面兩枚神文也是屬於先天神文,是折和凝。」

「同時屬於空間系的神文。」

聽到周鴻宇的話,洪譚皺起了眉,又是兩枚先天神文。

這小子都6枚先天神文了,先天神文有那麼好領悟嗎?

「你之前有嘗試勾勒過萬族神文嗎?」

「老師,之前沒有嘗試過這些,就是萬族原本也沒有看。」

「因為什麼,有問題嗎?」顯然洪譚覺得這裏面有些不對。

「老師,之前我還不到養性,加上年齡小,已經有了4枚先天神文,怕神文太多,意志之海崩潰就沒有嘗試勾勒。」

周鴻宇的話都是真話,只是之前他自己也不想勾勒萬族神文,何況養性之前也勾勒不了多少神文,4枚先天神文已經很多了。

聽到周鴻宇的回答,洪譚也算是認可的點點頭。

只是這兩枚先天神文,又是怎麼勾勒的呢?有些東西也不好一而再,再而三的追問。

他記得周鴻宇勾勒神文戰技模板的時候還是四枚先天神文,在帶去參加趙立的考核時就已經是6枚神文了。

當時他還以為是陳永給的萬族原本中勾勒的,看來也不是啊。

「你這段時間試着用你陳永師兄,給你的意志之文去勾勒神文,看看勾勒一枚完整的時間需要多久。」

「你不能指望月月都能領悟到先天神文吧,這個太看資質和運氣了。」

「有的人一輩子,也領悟不到一枚先天神文。」

聽到老師的吩咐,周鴻宇心想:我還真想嘗試一下,如果全部都是先天神文組成的神文戰技,會不會有什麼變化,又有怎樣的威力。

只是這些不能說出來,畢竟太過驚世駭俗了。

「好的老師,回去后我就嘗試通過意志之文勾勒神文。」周鴻宇點頭答應。

「嗯,你這次成為了百強榜人員,也算是宣傳了我們多神文一系。」

「徒弟,你想要什麼獎勵。」洪譚決定給弟子一些獎勵,畢竟1個月就進入百強榜確實挺驚世駭俗的,給點獎勵不為過。

聽到老師要給自己獎勵,還讓自己去提。

周鴻宇一時沒想到自己需要什麼,沉吟了一下后,他想到了廢棄神文室,他準備要廢棄神文的研究權。

就在他準備回答老師時,抬頭的他看到老師身後的一幅字,一副很長的字,掛在老師身後牆上。

字帖題名山海尋幽。

看到這幅字體,周鴻宇張口要說的話停在了耳邊。

廢棄神文室隨時都能拿到許可權,裏面的東西也不會丟。

但是老師的這些東西,說不準哪天就會被二師兄偷偷拿去賣了,畢竟原着他有前科存在。

正好他也需要一門腿法武技,天階中級無敵武技剛好合適。

「老師,那就將你身後的這幅山海尋幽貼獎勵給我吧。」

洪譚聽到周鴻宇的話有一些詫異,身後這幅山海尋幽貼是他自己所書寫,雖然他對自己的字跡非常滿意。

只是不明白周鴻宇要這東西,崇拜我?喜歡我的字?

思考間洪譚將身後的山海尋幽貼取了下來,拿在手裏。

看着手裏的東西,這玩意在他手裏幾十年了,也沒什麼變化啊。

沒有想出個所以然的洪譚,將山海尋幽貼遞給了周鴻宇並說道:「既然徒弟你喜歡這幅字帖,那老師就將這幅字跡當做獎勵送給你。」

白楓看着兩人的動作有些目瞪口呆,心想:不是師弟,你要這玩意做什麼,老師的字雖然不錯,又是山海境強者書寫的,也有一定價值。

但是這玩意不是意志之文啊,還不如讓老師給你寫一篇意志之文,實在不行就按照山海尋幽貼的內容寫一份。

用完之後,等意志力消散了,也可以當字帖保存啊····

「謝謝老師。」接過字帖的周鴻宇,將這幅山海尋幽貼卷好后,收入了自身的空間戒指。

周鴻宇沒有辦法,當場告訴老師這幅山海尋幽貼中藏着的秘密,但是可以等過一陣時間后說是自己研究出來的。

也可以讓師兄們學習,這樣也能做到物盡其用。

看到周鴻宇收好了山海尋幽貼,洪譚沒有在糾結這些。

看了看時間,發起已經快中午了。

「快到中午了,我們一起出去吃飯吧,白楓你去一趟藏書閣把你師兄也喊上,我們一起去菊下樓吃頓飯。」

聽到老師發話,要一起去吃飯,周鴻宇和白楓點頭答應。

隨後三人一起走出文譚研究中心,出來后白楓直接騰空飛起,去找陳永師兄了。

周鴻宇看到這一幕,一拍額頭,很是無語。

老師讓你去找大師兄,你不會打電話啊,平時挺精明一人,怎麼一到吃飯的時候就開始犯蠢了呢。

看到已經遠去的白楓師兄,周鴻宇也就沒有開口提醒。

看到周鴻宇拍額頭的動作,以及白楓騰空而去的身影,洪譚也發現自己好像口誤了,白楓這傻小子還真的要去一趟藏書閣了。

周鴻宇和洪譚慢悠悠的走向菊下樓飯店。

飛在空中的白楓,朝着藏書閣的方向趕去。

其實起飛的白楓聽到了周鴻宇拍額頭的聲音,也猜到了對方想的什麼。

他其實也是故意為之,正好可以離開老師洪譚和師弟周鴻宇身邊。

他想趁著機會,問問師兄陳永,是否知道這個山海尋幽貼藏有什麼秘密。

因為在老師的辦公室,他看到師弟當時抬頭想要說什麼,但是抬頭的一瞬間看到了山海尋幽貼,停頓了一下才選擇的這幅字帖。

你們以為我犯傻,其實我白楓聰明的一批

·······

PS:新的一月開始了,過往的一切數據也煙消雲散。

各位書友的推薦票和月票如果可以一定要投給我啊。

如果有能力打賞的書友,我更是感激不盡。

大家記得一定要追讀,你們的支持就是對我的鼓勵。 六條精神絲對季柚的演技很有信心,季柚卻對自己的演技沒什麼信心,因為眼前的情況,顯然也不是光靠演技,就可以糊弄過去的。

紅·耀·石給自己的結構圖做了手腳,定然是紅·紅·石私下的吩咐。

且,這份結構圖不僅僅是做了手腳這麼簡單,要不是季柚的精神力特殊,搞不好根本就看不懂。

這些,全都是一團亂麻,猶如天書,換在一般人身上,就算是沈長青、岳棲元在此,也絕對看不懂。

季柚其實也沒法第一時間看懂,她需要藉助六條精神絲來梳理后,才能明白這張結構圖。

看懂只是最基本的,季柚的考驗還在後面。

因為,這張結構圖還有很大的錯誤,比如,訓練室這邊的一些機關,明面上標註的東西,實際上的用途很有可能天差地別。

這也需要季柚與精神絲一起努力,將之全部梳理清楚。

所以——

季柚需要一定的時間,且,也不能一直待在訓練室內,她需要找借口到處走動,否則,她沒法對其他的地點進行糾錯。

於是——

安靜的坐了一會兒后,季柚左摸右碰,始終搗鼓不出這張結構圖的具體情況來,她似乎很生氣,就開始用上蠻力,只是,才做了幾下,忽然嘴角一歪,就要往地上倒。

紅·耀·石一愣:「龍傲天閣下?」

它伸手要去扶季柚,但似乎想到了什麼,略有些猶豫,就在這短暫的猶豫之中,季柚沒有支撐點,一下子栽倒在地。

「砰——」地一聲響,季柚那五大三粗的身材,直挺挺的倒在紅·耀·石的面前。

紅·耀·石直愣愣地瞪着眼,張著嘴:「龍傲天閣下,你怎麼了?」

季柚似乎意識到了它的呼喚,想要轉過頭,然而,徒勞無功,紅·耀·石就見她眼白一番,歪嘴斜眼著,沒了聲息。

「???」

「……」

「!!!」

紅·耀·石從滿腦袋的問號,到無語的說不出來話,然後,又似乎想到了什麼,驚訝的合不攏嘴。

「死……死了?」

它蹲下來,抬手,放在季柚的鼻息間,發現她還有呼吸,但已經十分微弱,顯然處在極為危險的處境中。

「龍傲天閣下……」紅·耀·石嘗試着叫了一下對方,然而地板上歪倒著的人一聲不吭,已經進氣多出氣少……

「真要死了?」紅·耀·石倒也不緊張龍傲天這個人死不死,畢竟它跟龍傲天不熟,也沒什麼交情,反而還被龍傲天氣得不行,龍傲天早點死了,它反而覺得出了一口惡氣。

然而——

此時此刻,正值首領奪取青一族魂力的關鍵之期,絕對不能出任何的岔子。而這個龍傲天已經跟首領正式談妥了合作,也互相交換了合作的條件,首領對龍傲天似乎頗為重視,也頗為忌憚的樣子……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