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犯錯並不可怕,只要能改,就註定是能成大事的人!

更何況這次拍賣會,他可算是幫了張玄一個大忙。張玄可都記著呢!

「哈哈,也是時機湊巧而已!我其實也沒做什麼!張神醫,這次你要是看上了什麼藥材,儘管說。錢的事你不必擔心!」歐少辰笑著說道。

「我先謝謝歐總的好意,不過錢的方便應該沒什麼大問題!對了,歐總你也就別神醫,神醫的叫了。你叫我張玄或者小玄都行!」

張玄總覺得讓他這樣一位大老闆叫自己神醫不太妥當。而且今天來這裡的大人物這麼多,要是傳出去的話,那估計他以後會麻煩不斷了。

「行,那我就託大叫你一聲小玄吧,你也別叫我歐總了,怪生分的。叫我歐少辰或者歐大哥吧!」

「你們兩個,這就叫大哥老弟了?要不幹脆就拜個把子義結金蘭算了!」郭曉笑著打趣道。

「只要小玄沒問題,我沒意見!」歐少辰十分豪邁的說道,哪裡有幾十億身價的架子?

「行啊。只要歐大哥不嫌棄我是來自農村的孩子就成!」

「小玄你何必妄自菲薄呢,出身根本不能說明什麼,只要有本事,總有一天會闖出屬於自己的天地的不是!那就說好了啊,我們以後就兄弟相稱!」歐少辰爽朗的笑了起來。

「沒問題!」

歐少辰的助手開始幫他們倒酒。

可就在這個時候,張玄的目光卻被外面的一道異光給吸引過去了。

原來在他們談話期間,拍賣會的前兩輪拍賣品已經被拍下了。

「接下來,我為大家介紹今天的第三件拍賣品。這是一隻百年人蔘!」

。 朱元田依舊是笑呵呵的,只是他內心沒有想到,林贊殺伐果斷,居然能夠直接把許凱員給殺了。

看著林贊明顯在研究自己,朱元田也不再浪費時間。

輕輕的拍手。

「那就恭喜大宗主了,如今許凱員已經死了,那我這就帶人撤退了。」

看樣子他的目的達到了,林贊不知道他做了什麼事,但是現在如果放朱元田走的話,對自己就是一種損失。

「你以為這裡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

「那大宗主想怎麼樣呢?」

林贊才懶得出手對付朱元田,要上也是讓自己的弟子出手。

「那就看你有沒有本事出去了。」

林贊往後退了一步,宗門弟子也都知道林贊的意思,蜂擁而上。

「就你這幾個蝦兵爛將,還想要跟我斗?」

朱元田眼神中也完全的都是不屑,對於被踐踏了的許凱員完全都不在乎,他死有應得,再說了這麼個廢物留著也沒任何作用。

兩隊人打在一起了。

弟子們的實力要比魔宗的高的很多,但魔宗身上所帶有的魔氣對弟子們也都是一種反噬。

但凡沾染魔氣的人都感覺渾身不舒服,像窒息一樣的,讓人難受。

朱元田眼看著就要跑走了,林贊這個時候再也坐不住了。

朱元田剛要走,林贊一個劈掌。

然後就被林贊攔住了去路,朱元田連連後退。

「沒想到,我居然值得大宗主親自出手?」

「呵呵,來過我這嗎?怎麼說你也是門派掌門人,我總不能無視你吧。」

林贊言簡意賅。

為了防止朱元田使用卑鄙手段,所以林贊速戰速決。

林贊的每一招都非常的狠力,但又表現的完全不費力氣。

朱元田剛開始的時候還招架得住,但是後續就感覺有些費勁。

眼看著就要一招致命的時候,朱元田突然大喊了一聲。

「慢著!」

「大宗主,你沒想到吧,我可是綁架了木宗主的人,若是你想讓木宗主活命的話,就停手!」

隨後朱元田利用幻術,給林贊看到了木宗主所在的具體位置。

「怎麼了?還不放我走嗎?我告訴你,如果你想讓他活命的話,現在就得讓我走。」

「卑鄙!」

林贊並不生氣,只是冷漠的說了兩個字,但是朱元田得意的笑了,覺得林贊只是沒有想到異於常人的手段而已。

「我沒有十足的把握,怎麼敢來招惹你呢,所以我先走了。」

所以扭頭就要走,但這個時候林贊依舊攔住了她的去路,所以說沒有對他動手,但危險的氣息也讓朱元田發怵。

門派弟子覺得就這樣放走朱元田不值得,並且他們都付出了那麼慘痛的代價,弟子傷的傷死的死。

「宗主,不能輕易放他走呀,要是放他走的話,咱們的弟子不就白受傷了,再說了他也未必是真的呀!」

聽著弟子們的呼喚,林贊怎麼會不知道?這可能是朱元田的鬼把戲呢,但是自己最近並沒有見到木宗主。

如果這一切是假的倒還好說,但若是真的把木宗主給綁架走了,到時候又是白白的犧牲。

「讓他走。」

林贊簡單的命令讓眾弟子像是蔫了的氣球,朱元田看了看眾人。

「你們跟我都還差了一截,要怪就怪你們的大宗主沒有想的周全!」

沒辦法,林贊只能為了木宗主放朱元田離開,可是水宗主這個時候顯得不樂意了。

木宗主應該不會觸碰到被朱元田抓走的地步。

「慢著朱元田,咱們兩個人在比試一場如何?若是你贏了我的話,我這就放你走,絕無二話,但若是你輸了,就必須得帶我們去見木宗主。」

朱元田知道林贊的心緒已經被自己打亂了,所以也不害怕這個水宗主動手,他也想會會水宗主,看看他有幾分的實力。

「好,既然你已經把話放在這裡,我就陪你打一架,但是我不希望林贊插手,而且你們也不要使用卑鄙的手段妄想控制我。」

朱元田說的倒是信誓旦旦的林贊,忍不住的嗤笑。

到頭來是他先耍陰招的。

這反而又說的好像別人很卑鄙似的,林贊帶著眾弟子往後退了幾步,留出了一大片空地給朱元田和水宗主。

「其實你不用在這裡做無謂的掙扎了,根本就沒有用,我早就綁架了木宗主是你們沒想到的,如今你還想要跟我動手,難道你不考慮木宗主的安危了嗎?」

但明顯的水宗主並不搭理朱元田,只是牟足力氣要和朱元田打一架。

朱元田知道自己這是惹上了個麻煩事兒。

「你以為你就能夠輕易的拿捏我嗎?我先跟你約法三章,若是你敢動木宗主一根頭髮的話,到時候我滅了你們魔宗!」

水宗主早就很氣憤了,都怪林贊太顧全大局,所以才會放任這樣的人為非作歹。

「若是能夠剷除你,犧牲一個木宗主又算什麼?」

水宗主已經有些殺紅眼了,所以這話脫口而出,朱元田聽著更覺得林贊他與自己也沒什麼兩樣,只不過是成王敗寇佔了優勢。

兩個人在飛速的交手,朱元田也不再廢話,但是水宗主的本事確實是落了魔宗一截。

朱元田也是求准機會一個掏心爪。

就對準了水宗主的脖子,林贊及時出手制止,朱元田被打的連連後退。

「點到為止,我們不再追究,你走吧。」

朱元田揉了揉被林贊震的生疼的胸口,知道林贊這是在給水宗主找台階下,同時也在放他走。

如果是水宗主真的殺紅眼的話,恐怕根本不給他反手的機會,只是如今木宗主在他手裡,所以有所忌憚。

朱元田也是識時務者為俊傑,扭頭就走了,他可不想在這裡浪費時間。

水宗主還想去追。

林贊一下子就攔住了他。

「何苦跟他浪費這麼大的時間,就算木宗主真的在他手裡,他也不敢輕舉妄動。」

林贊的實力眾人都是知道的,若是真把木宗主殺了,林贊立馬就帶人掀了他魔宗的老巢。

「可是這小子太猖狂了!」

「你感覺怎麼樣?傷的重不重?」林贊現在只關心水宗主一個人。

「多謝大宗主關懷,並無大礙。」

朱元田則表示自己綁架了木宗主,用幻術給男主看木宗主所在具體位置,男主沒成想自己大意,為了木宗主放朱元田離開。

。 「不喝了,酒量太差。」

「不會啊,姐姐喝多了很可愛啊。」林凡說完后看了看入口,等了半天,道:「怎麼,封先生沒有來?這麼大的慶功宴,封先生不陪姐姐一起嗎?」

「他……最近很忙,大家趕緊吃菜吧。」

她岔開話題。

座上的人都能喝兩杯,唯獨唐柒柒滴酒不沾。

所以服務員就上了一瓶飲料,她一個人喝著還挺舒服。

有的人喝多了,她叫代駕把人送回去,不知道地址的就在樓上開一間房休息。

林凡喝多了不肯乖乖和經紀人回去,非要拉著唐柒柒的手。

「姐姐,你不送我回去,我就不走了。」

林凡跟個孩子似的,弄得經紀人也沒轍了,只能祈求的看著唐柒柒送到樓下。

她點點頭,林凡也幫了自己很多,酬金也不多,希望下次還有合作的機會。

唐柒柒跟著上了保姆車。

因為堵車,開得很慢,停停晃晃,林凡一個沒忍住直接吐在了車上,也弄髒了她的衣服。

「你沒事吧?真是對不起,林凡難得這麼高興喝得太多了。他進入這個行業太早了,規矩太多,也把他逼得太緊了。你別看他嘻嘻哈哈的,實際上……他一點都不開心。」

經紀人趕緊給她擦拭衣服,也多說了幾句。

「林凡也不過二十歲而已,十二歲入圈,一路走來取得現在的成就。外人看到他任性妄為的行徑,只說他耍大牌,可其中苦楚只有我們自己清楚。這次和斯蒂西合作,是林凡最開心的一次了,如果可以的話,簽約五年的合同也可以。」

「真的?」

「是的,林凡要面臨轉型的問題了,二十歲,在模特圈裡已經不小了,所以等時機成熟,我希望他轉行娛樂圈。」

這也是林凡願意給斯蒂西代言走秀的原因,而且沒有開出天價報酬。

如果只是斯蒂西這個品牌,林凡不會考慮。

可斯蒂西背後是整個封氏集團,含金量瞬間高了很多。

所以林凡才給了這個機會。

唐柒柒也意識到合作的真正原因,各取所需,利益所致。

「好,那等林凡醒來我們商定具體的細節。」

「真的太好了,我先謝過唐小姐了。」

很快保姆車到了小區樓下。

唐柒柒衣服髒了,經紀人讓她上樓換掉。

「我這兒還有一些合身的衣服,可以給你穿。」

她有時候太忙,也會在這兒過夜,對待林凡,一直當做弟弟般照顧。

唐柒柒點頭,沒有推辭。

她到了林凡的私人住處,經紀人先是安頓了林凡,然後帶她去客卧洗澡換衣服。

她在裡面洗澡,外面傳來經紀人的聲音:「這兩套是乾淨的,我的尺碼應該比你大,你隨便穿一下吧,等會我叫人送你回去。」

「嗯嗯,麻煩了。」

她快速洗漱好,換上了經紀人的衣服。

她的衣服多半是工作的女士西裝,嚴肅古板死氣沉沉。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