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上,您沒事吧?太好了,太好了!」

一張蒼老的臉出現在他面前,滿面淚痕,像是哭得很慘。

其餘人都圍了過來,跪在地上,泣不成聲。

「你們是什麼人?」秦楓看到這幾人身着奇裝異服,一臉錯愕之色,「你們是在演戲嗎?」

話剛說完,他腦海嗡得一下,記憶如潮水般湧來。

「我是秦楓,南江大學延畢的學生?」

「不對,我是秦楓,南域雲靈州梁國之主!」

很快,兩段截然不同的人生經歷如同放電影一樣,在秦楓腦海中迅速劃過。

轟!

半晌之後,秦楓感覺一股熱氣衝上頭頂:我穿越了!

他從普通的南江大學學生穿越成了梁國的亡國之主!

這裏諸侯爭霸,王權至上。

儒法兵陰陽,諸子百家,皆為王權驅使。

人蠻妖靈仙,六界三道,皆有王權統治!

而他,秦楓,亡國之君,命不久矣!

「王上快跑!」

「賊寇已經殺上西山,請王上快撤!」

山下傳來一陣刺耳的喊殺聲。

「快,扶著王上走。」老宮人慌慌忙忙地喊道。

其餘幾人慌慌張張地扶起秦楓,往西山南側跑。

但很快,又有一陣極盡囂張的大喝聲響起:「將軍有令:生擒小梁王,賞良田五百畝,金百兩,封千戶!」

「斬小梁王首級者,賞良田三百畝,金五百兩!」

「活捉小梁王!」

「活捉小梁王!」

喊殺聲迅速逼近。

西山地動山搖,飛沙走石。

好幾個宮人直接嚇得癱在地上,如爛泥般不堪。

「你們給我起來,帶王上走!」

老宮人握著一柄劍,狠狠地踹著那幾個宮人,恨鐵不成鋼。

而敵軍速度很快,瞬息間將他們團團包圍。

「都統,這就是小梁王!」

「哈哈哈,生擒小梁王,當立大功!恭喜都統,賀喜都統!」

一眾敵軍圍着秦楓等人,肆無忌憚地大笑起來。

秦楓看着一張張囂張至極的面容,還沒緩過神來:我剛穿越過來,沒享受過半天的帝王之福,就要遭受梟首之禍,憑什麼?

「我不甘心!」他心裏怒火蹭得燃燒起來,怒吼道。

亦或是小梁王的記憶讓他對這群敵寇充滿了憤怒!

「哈哈,你們聽到了嗎?這小梁王說他不甘心。」敵寇都統大笑道。

「哈哈哈,亡國之君有什麼不甘心的?」

「待我們取了他首級,讓他的不甘心都見鬼吧!」

他手下肆無忌憚地嘲諷起來。

嗡!

秦楓看着眼前之人只覺得光影陸離,而後天旋地轉,眼前一切都變得模糊。

蒼茫之中,似有一道浩蕩之音傳來:「叮咚,天運召喚系統正在覺醒……系統正在綁定……10%……20%……80%……」

「叮咚,系統綁定成功!」

「初次綁定系統,贈送宿主氣運500點。」

「是否開啟天運召喚?」

秦楓身形一震,暗自握緊拳頭:天降系統,這就是穿越者的金手指嗎?果然天無絕人之路!

「開啟!」

他心裏默念。

腦海中登時光影流轉。

而後,霞光大作。

「叮咚,初級召喚消耗500點氣運,獲得一套高級武技:萬夫不擋神拳!」

下一刻,秦楓感覺渾身充滿了力量。

他下意識地握緊拳頭,雙眸如虎狼般掃過四周的敵寇。

「哼,敗軍之將還敢瞪老子,拿下!」

敵寇都統感受到秦楓的敵意后,臉色陰沉,當即一聲令下。

「是!」他手下立馬張牙舞爪地衝過來。

「保護王上!」

老宮人大喝一聲,護在秦楓面前。

幾個膽大的宮人慌忙圍了過來。

噗嗤!

照面的交鋒,就有宮人不敵,直接被對方挑起,刺得肚破腸穿,血濺三丈。

砰!

老宮人砍翻兩個敵寇之後,也被敵寇的巨槊掃飛出去,砸在十丈開外。

「王上!」

他一臉不甘之色,滿是擔憂地看着秦楓,嘴角沁出血水,艱難地想要爬起來。

「哈哈哈!」

敵寇笑得更加肆無忌憚。

銳利的槍刺直指秦楓。

「給本王滾!」

秦楓猛然抬起頭,雙手如有萬鈞之力,一把抓住一位賊寇刺來的槍刃。轟然之間,巨力爆發,直接將對方摜倒在地。

「看本王神拳!」

砰砰!

雙拳開合之間,爆發出如質的氣爆,直接將衝過來的敵寇連人帶馬地轟成了肉泥。

什麼?

老宮人如遭雷擊,身形劇震:這……這怎麼可能?王上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強了?

對面的敵寇都統也是一臉懵逼:不是說小梁王只有煉血境實力?怎麼可能照面便轟殺自己手下的精銳。

「哼,本將倒要看看你葫蘆里買的是什麼葯!」

都統臉色陰沉,拍馬而來。

秦楓眼瞼微動,胸口劇烈地起伏着:這具身體只有煉血三境實力,在萬夫不當神拳的加持下,卻爆發出堪比開元三境的實力。

系統出品,果然是精品!

殺!

他心潮激蕩,再次施展萬夫不當神拳去,拳影所過之處,血濺三丈。

那敵寇都統直挺挺地倒在地上。

場中一片死寂。

「沒有死的,就跟本王下山!」

秦楓暗自吐了口濁氣,大步流星地朝山下衝去。

老宮人艱難地站起身,不明所以地跟着秦楓下了山。

……

山下,沖入宮中的敵寇四處燒殺搶掠,無惡不作。

堂堂梁國王宮被他們弄得烏煙瘴氣,空中瀰漫着濃郁的血氣,極為刺鼻。

「大王!」

被敵寇追殺的宮人看到秦楓,都慌忙不迭地跑過來。

「快,是小梁王!」

「哈哈哈,小梁王的首級是老子的!」

「千戶之位,老子來了!」

敵寇看到秦楓都紅了眼,爭先恐後地沖了過來。

老宮人握緊劍,雙腿微微發顫。

「不知死活的東西!」

秦楓冷冷開口,雙拳悍然揮出,接連不斷的爆鳴聲響起。氣浪交錯疊涌,所過之處,敵寇應聲暴斃,無一合之敵!

砰砰!

拳影交織,氣浪更迭。

很快,幾十人倒下。

一眾宮人見狀,烏泱泱地跪在秦楓面前。

「王上威武!」

「天佑我大梁啊!」

許多人泣不成聲。

「別哭了!大敵當前,國禍臨頭,哭有什麼用?所有能動的都拿起兵器,隨本王一同殺敵!」秦楓擲地有聲地喝道。

「是!」

「遵命!」

四周宮人、婢子紛紛拿起兵器。

秦楓帶着他們殺入王宮,憑藉萬夫不當神拳,所過之處,無一合之敵,連敵寇的先鋒大將也被他照面轟殺。

很快,在他身邊聚攏起不下上千人。

「傳令下去,本王既得天佑。所有辱我大梁者,死!」

秦楓站在正威殿前,看着跪在面前的宮人,朗聲開口。

他映着落日餘暉,如天神降臨!

。 對於進入法則海洋這種事,王牧已經輕車熟路,而哪吒因化道感悟的關係,比他也慢不了多少。

只是看到哪吒意志在海洋中肆意徜徉的畫面,王牧知道,他對哪吒的化道痕迹還是低估了。

若是不管不顧,哪吒只怕會徹底消失在法則海洋中,與法則融為一體。

王牧拿出了因果之鑰,也是此次處理哪吒問題的關鍵所在。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