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我說夏夏,你這是怎麼回事?怎麼好端端的會來醫院呢?還弄成了這樣?」俞笙一驚一乍的,讓盛夏有些無語。

慕白扯了一下俞笙,在一邊坐下道:「沒看見夏夏頭上還包紮着么?動作輕一點。」說完就扭頭看向了盛夏問道:「醫生怎麼說?嚴重嗎?」

盛夏搖搖頭笑了笑,不想讓他們擔心,開口道:「沒什麼大事,在醫院裏休養幾天就好了,你們怎麼知道我在醫院?」

俞笙嘆了一口氣道:「你的事情都已經上了新聞了,我們怎麼可能不知道?」

「上新聞?」盛夏很驚訝,她怎麼不知道自己已經上新聞了?

盛夏打開手機看了幾眼,的確在頭條上看見了關於自己的新聞。

新聞上說的是自己遭遇綁架,然後被言景祗救回來這一系列的過程。盛夏仔細看了幾眼,這篇幅還不短呢,其中一大部分都是盛夏被關押時的消息。

盛夏很無語,明明她才是那個被綁架的人,她所經歷的這些事情怎麼到了別人的嘴裏就不一樣了?這些記者也實在是太能說了些。

最關鍵的是,文章上還貼出了言景祗抱着自己離開時的照片,雖然只是背影,但依舊能認得出來到底是誰。

雖然盛夏已經清楚是言景祗救了自己,但是當她看到這張照片的時候覺得心裏有些悸動。還真別說,言景祗這樣真的挺好看的,很有擔當。

「聽說綁架你的那個人已經被送到警察局去了,剩下的事情其他人會解決的。不過人是言景祗送進去的,想必這日子不會好過。」

俞笙趕緊點頭表示贊同慕白的看法,她咋咋呼呼的說道:「夏夏,別看言景祗是個花花公子,可在這件事上他還真是個爺們兒!還知道去救你,也算不錯了。」

。 看了眼坐在樓邊,正津津有味吃著爆米花的林長青,夜鷹也是沒多說什麼,然後繼續臉色認真的朝下望著。

看著底下的那些學生已經開始了小規模的摩擦,一旁的蕭院長也是掏出手機,然後打了個電話。

「老李,現在可以開啟司夜統治大陣了,範圍的話,就將青校區全部籠罩吧!」蕭院長吩咐完后,就掛斷了電話。

對於這場考核最終到來的學員大亂斗,明珠校方肯定是不可能沒有防備的。

這個能覆蓋住整個青校區的司夜統治大陣就是校方敢讓這群學員大亂斗的底氣所在。

通過暗影系的魔石,以陣法方式釋放出來的司夜統治大陣,那威力也是比往常能提升數倍,甚至數十倍!

相對來說,那些被司夜統治大陣所籠罩的學生,那釋放出來的魔法威力也是會有不同程度的消減。

當蕭院長命令下達之後,青校區周圍那些深埋在地下的暗石也是一顆接一顆的亮了起來。

隨著司夜統治大陣的啟動,半空里一隻黑暗巨手也是緩緩在青校區上空出現,感覺這整個青校區都被這突然出現的黑暗巨手所籠罩。

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司夜之神正伸著一隻手掌朝著地面那落去。

隨著這黑暗統治之手的出現,深埋在地下的暗石,那一道又一道的暗色光芒像是被牽引了一樣,紛紛朝天空中那黑暗巨手投射而去。

這些投射到黑暗巨手上的暗光,也開始勾連起一條又一條的暗色星軌。

當成片的暗色星軌勾連結束后,那一條條暗色星軌又開始互相交織、描畫起來

很快一副又一副的暗色星圖也是在統治之手上勾畫了出來!

隨著黑暗之手那一幅幅巨大的暗之星圖的呈現,正在地面上的學生也都忘記了動手,抬著頭滿臉不可思議的望向半空里那漂浮著的一幅又一幅的巨大星圖!

下一刻黑暗之手上描畫出來的星圖也是紛紛動了起來,巨大的暗色星圖一幅又一幅的開始完美銜接起來。

當暗色星圖徹底銜接完成後,一道莊嚴龐大的暗之星座赫然浮現在了半空!

這幅龐大無比的星座正是暗影系星座,司夜統治!

本來天空里那連續呈現的巨大暗影系星圖已經夠讓學生們震撼了,但是當最終那龐大無比的暗之星座呈現后,底下的學生都是一臉不可思議的望著這座巨大的暗之星座!

星座魔法,他們不是沒見過,但是像現在那麼龐大的星座魔法,他們還真是頭一次見到。

比如說斗獸大賽的時候,出現的光系星座陣法,光落漫丈!

那出現的金色星座大小隻有半個斗獸館那麼大,而現在呈現出的這副暗之星座,幾乎是將整個龐大的青校區給覆蓋住了!

「我去,這詭異的黑暗氣息讓我渾身都起雞皮疙瘩了,這什麼玩意!」其中一個學生身體也是下意識的顫抖了一下,這頭頂上無盡黑暗,給他的感覺很不好。

「咦,我這星子連接速度怎麼那麼慢!!!」一個想要連接光系星軌的學生感受著精神宇宙里那龜速連接的星子,也是滿臉的不可思議。

「我倒是能釋放出火滋,可是這還是火滋嗎?這t的是火苗吧???!」

說話的是一個手上散發著微弱火苗的學生,微弱的火光剛出現,下一秒就被無盡黑暗給吞沒!這搞得他很無語。

「我知道了,這是星座!這是高階的魔法大陣!司夜統治!!!」有反應過來的同學也是趕緊開口道!

司夜統治大陣,魔法威力減弱只是其中的一個效果。

另一個效果是司夜大陣里會出現司夜迷宮,進入司夜統治大陣的人,會陷入到一個像是黑暗迷宮之中的地方,組成迷宮的黑暗之牆會成為阻礙你走出迷宮的障礙!

當底下的學生再抬頭時,發現那巨大的統治之手彷彿在一點一點朝下融化著一樣。

那融化的黑暗幕帳也是化成了一整片的黑色斗篷樣,這黑暗鬥篷也是朝四周籠罩而下,最終將整個青校區給罩在了裡面。

暗色星座最終消失,司夜之神所化的黑色斗篷也是已經徹底籠罩住了青校區!

天上的星光消失了,遠處城市的燈火也看不到了

此刻在司夜統治大陣里的學生也是伸手不見五指,被司夜統治所籠罩的青校區,有的只有無盡黑暗。

這黑暗給人一種莫名的不安,這些內心深處的不安又會被一點點的挑動,放大

原本現在的時刻就是黑夜,現在再被這司夜統治大陣一籠罩,整個青校區真的可以說陷入了一片徹徹底底的漆黑之中,黑加黑等於不一般的黑

如果有人在大陣外面看過來,會發現此刻的青校區像是一個漆黑近乎實質般的黑洞一樣!!

如果有人能看清的話,從司夜統治大陣的高處往下看。

會發現司夜統治形成的司夜迷宮就像是由無數的小迷宮組成,這些小迷宮裡也是分散著數量不同的學生。

有時候說不準一個拐彎,就能碰到別的隊伍。或者說,轉角遇到愛……

而莫凡則是略帶意外的打量起這像是黑暗牆壁一樣的迷宮,這是給其他學生增加挑戰難度啊,不過對自己來說簡直是如虎添翼!

現在這個位置就他自己一個人,在司夜統治大陣完成後,離著他較遠的兩女也是被司夜迷宮給分割開了。

因為司夜統治的原因,得到加強的暗影妖獸也是被它掙脫束縛給逃跑了,現在也不知道藏在迷宮的哪個角落。

「幸好我讓小泥鰍在暗影妖獸身上留下了印記,要不然真不好找!也不知道學校里有沒有黑教廷的成員!」莫凡也是嘀咕了一聲,感嘆起自己的英明跟機智!

隨後讓小泥鰍感受著留在暗影妖獸身上的氣息,莫凡也是順著小泥鰍的指示,開啟了遁影,然後開始在這個黑暗迷宮裡穿梭起來。

司夜統治大陣對那些不會暗影系魔法的學員來說,是一種限制,也是一種禁界。

只要身在司夜統治大陣裡面,每時每刻都要受到大陣的影響。不但包括戰鬥力這方面的,還包括心靈層面的。

但是對莫凡來說,簡直是如魚得水!他也是覺醒了暗影系的,這司夜統治不僅壓制不了他,還給了他很大的增幅提升,像現在他就可以在這裡面無限穿梭,當然必須得暗影系魔能充足。

對別人來說那黑暗之牆是一道阻礙,對莫凡來說卻是最方便的出入大門。

開啟遁影后,就可以輕鬆的穿過這些黑暗之牆。

可以說覺醒了暗影系的人,在這個司夜統治的迷宮裡簡直是如魚得水,來去自如!

海書網 沈怡沒有拒絕,坐上了葉一寧的車子回老宅。

兩個人的運氣不錯,今天剛好沒什麼客人,只有葉家二老,正在客廳里看着兜兜玩兒變形金剛。

見到她們兩個回來,連忙站起身:「回來啦,晚上在家住吧。大過年的,你看誰家裏像我們這樣冷清,跟空巢老人似的。」

葉一寧笑道:「媽,我們是回來拿東西的。」

葉夫人蹙眉,卻又不得不對沈她們笑了下:「你嫂子懷着孕,人家喜歡清靜。你們兩個去人家看看也就行了,還是回來住吧。家裏陡然缺了這麼多人,我怪不習慣的。」

葉一寧挨着她坐了下來,笑着道:「等我拿到文憑,往後就一直留在帝都,給您老人家招一個上門女婿,天天陪着您逛街喝下午茶好不好?」

葉夫人瞥她一眼:「寧修羽啊?」

葉一寧也隨之而笑:「這年頭喜歡當上門女婿的可不多哦,即便有,也多半都是些歪瓜裂棗。像他這個條件的,已經很不錯啦!」

言語間,無限放到了寧修羽肯上門的優勢,大有為他洗白的架勢。

她這是在乘勝追擊,趁著現在父母對寧修羽的印象好轉了些,趕緊把寧修羽的優點和他們念叨念叨。

葉夫人伸手摸了摸她的捲髮,然後又抬頭看着沈怡,說:「既然這樣的話,那你們晚飯在家裏吃吧。」

沈怡想了想,然後點頭:「好啊,這事兒我聽伯母的。」

於是,兩人暫且在老宅呆下來,準備吃過晚飯之後,再開車回葉崢嶸的別墅里去住。

晚飯是沈怡最先吃完的,她先上了樓,拎起自己收拾好的行李箱,帶好了證件,直接從後門溜了出去。事先叫好的網約車已經在那裏等着她了,可以直接送她去機場。

而樓下,葉夫人還在和葉一寧大廳沈茜的事兒:「……她最近好不好?這個月份的孕婦食慾都好,她應該挺能吃?」

之前葉崢嶸反覆囑咐過,不要讓家人知道沈茜住院的事兒,所以葉一寧也就只能點頭:「一切都挺好的」,她又擔心自己多說多錯,索性也把碗筷一放:「我吃飽了,你們慢用!」

說完,就起身上樓去了。

一推開門,就看到自己的卧室空空的,沈怡不在。

她又去花廳和別處找找,都沒有人。最後再回到卧室,看到沈怡之前收拾好的皮箱子不見了。

葉一寧雙手掐腰,看着自己空蕩蕩的屋子,忍不住有些懊惱:這人,都不跟自己打聲招呼就走!

她拿出自己的手機來,給沈怡打了個電話過去:「你跑哪裏去了?怎麼一聲兒不響的就走了?」

「我去機場了!」

沈怡坐在計程車的後排座位上,她轉過頭看着街邊飛逝而過的景色,道:「這些天住在你家和你哥哥家,算是很叨擾了。等回到美國,我請你吃飯,也隨時都歡迎你帶着家人來我這裏玩兒!」

葉一寧忍不住揉了揉頭髮:「不是都說了,到時候大家一起回紐約的嗎?我們原本就是一起來的,也應該一起回去。」

「好啦,別生氣了」,沈怡笑着哄她,又說:「我知道我這次的事情有點欠妥當,但是我真的是想回去了。再說,你哥有你嫂子,你每天和寧總在一起——我覺得我的存在,就是一個多餘的人,我不想繼續當電燈泡了!」

葉一寧深深吸氣:「好吧,等回了紐約再說。」

「嗯啊」,沈怡很痛快的應聲:「等你和寧總回紐約了,直接來我家,我親自下廚給你們接風!」

沈怡回美國了,所以葉一寧吃完飯後,是一個人開車回的哥哥家。

「沈怡回紐約去了!」

葉一寧一進門,就是這句話。

她一邊換鞋,一邊嘆了口氣:「也怪我們,只顧著自己恩愛,除夕夜在街上把人家給弄丟了,平時也忽略了她。」

葉崢嶸原本正站在水族箱旁邊餵魚,聽了她的話,略微感到驚訝:「回去了?」

好幾次計劃都沒有成功,不再嘗試一下嗎?

印象中的於佳音,可不是這麼輕言放棄的人!

還是說,美國那邊有什麼東西勾着她,讓她不得不回去?

寧修羽微微擰眉,不知不覺就把手裏的魚食給撒多了,葉一寧趕緊提醒他:「魚快被你撐死了……」

他這才回神,低頭一看,水族箱裏的水已經變混了,不少魚兒競相來吃。熱帶魚都很嬌氣,萬一撐壞了,在新年期間怪晦氣的,寧修羽情急之下,趕緊用漁網把裏面的魚都給撈出來。

葉一寧自然也沒閑着,一路小跑着去了洗手間,接了盆水過來,讓他將魚給放了進去。

一番手忙腳亂,總算是將這群魚給安置妥當了。

葉一寧雙手扒在水族箱上,看着裏面清澈的水和一條條小魚,像是鬆一口氣似的:「這下好了,不用擔心被撐壞了!」

寧修羽也轉過頭,看到她的側臉,被水族箱裏的等待照耀,越發顯得柔和,莫名就讓他有了種歲月靜好的感覺。他想,自己和她,往後大概也是這麼生活的:一間房,兩個人,養一些有趣兒的小東西……

他也轉過身去,一手摟住她的肩膀,和她一起站在水族箱前:「等我們有了自己的家,也養幾條小魚,沒事兒足不出戶就可以玩兒垂釣。」

葉一寧轉頭看着他笑了,忽然想起自己之前在家裏和母親的聊天內容,忍不住道:「對了,今天我回家的時候,順便和我母親確認了一下你的上門女婿地位——這個,你有疑問嗎?如果有的話,現在還來得及哦!」

寧修羽聽了,略微驚詫:「你說什麼?伯母答應了嗎?」

「當然」,葉一寧有些自鳴得意,在吹捧寧修羽這件事情上,她倒是挺在行的呢。

寧修羽深深看着她,嘴角的笑紋越來越大,最後索性將她打橫抱了起來:「我們可以結婚了……」

世事經年,寧修羽希望的結婚,不再是偏僻海島上的一束花和一枚草環戒指,而是潔白的婚紗,莊嚴的禮堂或者是浪漫的海邊,盛大的婚禮,兩人的父母家人,都在旁邊祝福着他們……

以前老是覺得別人的目光並沒有那麼的重要,但是,他希望一寧在擁有自己的同時,仍舊可以擁有她的家人——

而不是生活里只剩下了自己這麼一個人!

。 這句話,讓小端妃心中高興不已,捧著趙帝的臉,輕輕吻了上去。

她的身子骨向來柔弱,幾乎能完全掌控了趙帝的慾念。

趙帝一把將她抱了起來,大步流星的往床榻而去。

宮人們一個比一個識趣,全部都退了出去,還關上了房門。

「娘娘真是有本事。」

「是呀,是呀,後宮之中誰有比得了娘娘呢?」

「對,我們娘娘才是最厲害的。」

「娘娘失寵不過幾個月,現在又寵冠後宮了,陛下已經好幾日歇在了我們宮中了,真是叫人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