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討好我也說點更加動聽的話呀。」

北條誠有些好笑。

「涼奈給你當狗。」

她眨巴著美眸忽然冒出了這麼一句話。

「不會說話就算了。」

北條誠頓時氣笑了,用額頭撞了下她的小腦袋,當然沒敢使勁。

「這裡……」

涼奈聽到她的話先是委屈地抿了下嘴唇,然後又被轉移了注意力,拉著他的手放到了自己溫熱的小腹上。

「肚子怎麼了嗎?」

北條誠輕捏了下的問道。

「餓了。」

涼奈語氣有些嬌憨的小聲說道。

「你在說什麼呢……」

北條誠先是以為她在說什麼大有問題的話,畢竟涼奈可是把他的手放到了孕育生命的地方,很難讓人不胡思亂想,不過他的話還沒說完,胃部的抗議聲就響了起來。

「涼奈說的就是字面意思啊?」

她有些茫然。

「咳——」

北條誠有些尷尬的乾咳了一聲,在涼奈天真眼神的注視下不由得有些自慚形穢,輕捏了下她的臉頰的哼道:

「需要我給你找一張人體構造解析圖嗎?這裡才是你的胃,笨蛋。」

他將手向上移了一下。

「不要在意這種細節啦。」

涼奈是不會想到他剛才是誤會了什麼的,美目中還是清澈乾淨,語氣單純的道:

「涼奈想吃東西。」

「我給你叫餐還不行嗎?」

北條誠白了她一眼,邁步來到了餐桌前,上面正放著一份菜單已經訂購電話。

「誠也一起吃好嗎?」

和他寸步不離的涼奈出聲問道。

「我也有點餓了,再說我還能看著你吃,自己等在一邊嗎?」

北條誠嘴上雖然並不客氣,但還是體貼地將餐品單遞給了她,隨後放緩聲音的道:

「要吃什麼自己看一下吧,不過現在已經很晚了,不可以點太多哦,會長肉的,你已經夠大了。」

「知,知道……」

涼奈倒是沒有為他的話而害羞,只是聯想到了牆壁上掛著的某樣用處糟糕的事物,又有點慌亂失措的把小腦袋往他懷裡鑽。

「不會欺負你的。」

北條誠想笑又覺得不合時宜,抱著她溫柔地安慰了一會後,才讓還是一張白紙的玉置老師稍微安分了下來。

「涼奈要吃番茄意麵。」

她仔細看了一遍手上的單子后很快就做出了決定,隨即乖巧地看向了北條誠,像是在詢問他的意見。

「可以哦。」

北條誠點了下頭,手還在把弄著她的髮絲,沒有多想的道:

「那我就要炸薯條吧,我們一起分著吃,你沒意見吧?」

他剛才就注意到涼奈的視線一直在菜單上的炸薯條上打轉,顧忌他剛才說的話不好多點,只能選了意麵。

「涼奈很樂意~」

她聽到北條誠的話,明媚的美目高興得都要彎成月牙了,不停地用臉頰在他身上摩挲著。

「那我就打電話讓酒店送過來了。」

北條誠說了一聲后,就用房內的座機撥通了點餐號碼,當他說完掛斷電話的時候,涼奈又把小臉蛋壓在了他的身上,她今天似乎特別想研究鴕鳥的行為方式。

「你想要抱著我到什麼時候啊?」

他看著涼奈這副從剛才一直到現在的膽怯表現,手都不太敢隨便亂捏了,生怕唐突佳人。

「一輩子。」

涼奈說著胡話的同時那摟在他腰上的手又收束得更緊了。

「是沒問題,你想抱著我的話隨時都可以,但也不用每時每刻吧?」

北條誠有些頭疼的說道。

「要多久才能吃到?」

涼奈笨拙地轉移話題,她像是忘記了來這裡的目的,就想著吃了。

「那邊說是十五分鐘左右。」

北條誠也不要求涼奈放手,就由著她越抱越緊,這傻瓜心裡估計還擔心著他等下會對自己「用刑」。

「那我們現在做什麼?」

她的語氣還是帶著一絲懵懂,讓北條誠都有點不太忍心做那些事了,不過到手的小肥羊是不可能放掉的。

「你說呢?」

北條誠湊到她的耳邊用意味不明的語氣說著。

「先欺負涼奈?」

玉置老師弱弱的道。

「也可以呀。」

北條誠忍不住笑出聲,抬起手自她的腋下穿過,抱著這具一點也不輕的嬌軀來到了橙色床榻的邊上。

「這點不管做什麼都不夠吧?」

涼奈縮了下小腦袋,不過見他沒有去拿牆上的器材的意思,才又略微放心的眨巴著眼睛發問。

「你也知道啊?」

北條誠瞥了她一眼,然後伸出手指著床鋪,命令道:

「坐下。」

「誒?」

涼奈明顯一愣,不過在他的霸權下,還是乖巧的照做了。

「一進房間就掛在我身上,鞋子都不知道換,就這樣還敢自稱長輩?」

北條誠說著就在涼奈身前蹲了下來,握住了她一隻還穿著黑色皮靴的小腳丫,輕柔地幫著脫鞋。

「這個涼奈自己來就好了……」

涼奈見他這麼做,下意識的就想要躲開,不過又被瞪了一眼。

「坐好。」

北條誠呵斥道。

「哦……」

涼奈頓時不敢造次,聽話的伸直了曲線優美的豐盈美腿,任由他擺弄。

「房間里暖氣這麼熱,都出汗了你還沒感覺,真是有夠笨的。」

北條誠看著眼前這雙覆蓋在纖薄肉絲下略顯嬰兒肥的嫩足,情不自禁地握了上去,輕緩地捏了一會,尺寸和熏學姐是一個碼,不過手感卻更加的肥嫩豐潤。

瑩潤的趾頭透過絲襪看得很清楚,有點肉嘟嘟的,很是可愛,足弓劃過的線條也極具美感,腳背上細嫩的肌膚所透出的青筋又顯出了幾分柔美。

或許是他的視線太直白了,一向不懂得什麼是羞恥的涼奈都紅了臉,想要縮回腳丫子可是又不敢,珠圓玉潤的腳趾都蜷曲了起來,帶著熱氣互相磨蹭發出絲質面料摩擦的聲響。

7017k 夜衾寒看到儲物戒指里滿滿當當的極品靈石,嘴角都咧到了耳根。

他手裏從來就沒有這麼多靈石過!

「我也覺得是最正確的決定。」奚淺笑着點頭。

雖然她不缺靈石,但好東西,誰都不嫌多不是?

「還有第四場,希望第四場還是咱們贏!」

「不過不是夜沒關係,贏了三場,我滿足了!」

「你太沒出息了,就憑淺淺的運氣,全部拿下那是必須的。」穆清璃一巴掌拍在夜衾寒的後腦勺。

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

「嘿,我……」暴起的夜衾寒,在穆清璃威脅的眼神下,怯怯的坐了回去。

好吧,旱魃他惹不起!

「對賭大會第三輪第最後一場,六號對七號!比斗現在開始——」擂台上,最後一場比斗已經開始。

六號是翩翩佳公子,七號是萌萌噠小姑娘。

是真的小姑娘,她骨齡才兩百歲!

當然,比起奚淺,她已經算是大的了,但在一堆上千歲的老怪物中間,她顯得那麼格格不入。

兩百歲的化神巔峰,絕對是在靈界排得上號的天才,且還名列前茅!

奚淺突然就坐直了!

她看着那個努力保持鎮定,眼底深處還是有一絲緊張的女子,心裏突然有種莫名的感覺。

她的緊張,似乎有點違和!

那女子緊張,是因為她第一次上擂台,但也可能是最後一次,因為,對賭大會的擂台,全部是生死擂。

也就是說,前面輸了的那些,實際上都是死了的。

就算沒死,也重傷,基本沒有以後。

角斗場的規則,就是這麼殘酷無情!

「轟——」

那女子沉不住氣,突然出手了,她抬手,釋放出了一道雷系術法!

紫色的靈力光照亮了整座角斗場。

現在是晚上!

「我踏馬的,竟然真的有雷靈根?!」

「怎麼可能?!」第一排,一開始就特別維護月神族的那個渡劫修士站起來。

其他人也都震驚的站起來。

雷靈根的誕生,足以讓所有人驚訝,靈界幾十萬年來,除了月神族的嫡系,從來沒有出過雷靈根!

「淺淺,怎麼回事!!」穆清璃原本懶洋洋的,突然坐直了。

「不知道。」奚淺眉頭微蹙,她總覺得,那女子的雷靈力有點奇怪!

但又說不出哪裏奇怪。

月夜和極夜所在的房間里,在那女子出手的瞬間,月夜「噌」的一下站起來。

極夜從來沒見過他有這麼大的反應,詫異的同時,心裏還有一絲緊張!

「怎麼了?!」

「雷靈根?!永樂城竟然真的找到了雷靈根!」

「這難道就是永樂城說的秘密武器?」極夜眉頭皺了一下。

「如何說?」

Add comment: